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十六章 黑金商人

第十六章 黑金商人

    任何一个自成体系的地方都有着自己的商业系统,魔族自然也不例外。Www.00kS.cOm库利斯盖因商会就是专门为魔族所服务的商人,上到王族下到普通魔族,几乎所有人都是他们的客户。而事实上,詹恩也很清楚,这个商会在魔王仪式之中有着非同小可的影响和贡献。

    别的不说,魔族在魔界,那里可是亚空间。而幽暗地域则是在主物质位面,要想买点儿魔族特产什么的,如果不想耗费精力去打开空间门的话,不就得靠这个商会了吗?

    甚至很多时候,魔王地下城怪物的装备乃至怪物本身,就是通过库利斯盖因商会从魔界购买和雇佣的。

    作为魔王之子,詹恩自然也是他们的客户之一。不过詹恩很少和库利斯盖因商会打交道,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贪财了。

    在魔界有一个传闻———和库利斯盖因商会的女人亲热时,她会时刻牢记你的运动次数,并且

    “激情四射”的叫喊………进去一次五十金币,出来一次五十金币…………射在里面要加五百金币,如果是外面视位置不同会有折扣………

    虽然这个传闻有些夸张,但是也足以看出这个商会的特性。

    在魔界的时候,詹恩就很少和他们有来往,虽然他也是魔王的子嗣,但是因为不受宠的缘故,原本就没有多少可支配的财富。自然不可能随便乱花。更何况虽然库利斯盖因商会吹的天花乱坠,但詹恩前世好歹也是读过《资本论》的,那点儿把戏能哄的住他?

    所以在詹恩这里,库利斯盖因商会基本上都是无功而返,就算难得买几次东西,也会被詹恩把价砍的低低的,根本没什么利润可言。

    但是让詹恩没想到的是,这反而给自己惹来了麻烦———那就是克拉莉丝。

    她是库利斯盖因商会分部会的会长,也是库利斯盖因家族的成员,一个高等魔族。由于库利斯盖因商会在詹恩身上总是无功而返,这使得克拉莉丝对詹恩相当好奇,经常以“推销商品”的名义去找他,试图彻底攻陷这个“铁公鸡”。这让詹恩烦不胜烦,试想一个少女整天像是传销似的敲你家大门然后问“你知道安利吗?”

    这谁受得了啊!

    原本在开始魔王继承仪式被扔到幽暗地域之后,詹恩就认为自己和克拉莉丝的那点儿孽缘也该完蛋了。

    现在看起来,她居然还跑到这里来安利自己了吗?

    这还有完没完了?

    “我是商人,当然是来这里进行交易的。”

    面对詹恩的回答,克拉莉丝依然保持着非常热情的微笑———给詹恩安利十多年的她早已经习惯对方的冷漠,对此自然不以为意。

    “我说了,我可没什么钱。”

    听到这里,詹恩摊开双手,盯视着眼前的克拉莉丝。

    “正如你所看见的,我的地下城这么穷又这么小,可没钱买什么东西,就算你打折我也买不起。以前我记得告诉过你,时间就是金钱,克拉莉丝小姐,你还是去找其他的潜在客户吧。”

    “詹恩殿下说的很好,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我们库利斯盖因商会一直牢记在心,并且已经引用为了我们的座右铭,时刻提醒所有员工我们所恪守的信条。”

    你们的信条不就是有钱什么都卖吗?

    在内心深处暗自腹诽了一下,詹恩表面上却是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克拉莉丝最喜欢打蛇随棍上,自己要是开口说不定就被她套进去了。所以敌不动我不动,看看这家伙究竟想要干什么。

    而克拉莉丝也丝毫不受影响,她就站在那里,带着营业用的笑容开口说道。

    “今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向詹恩殿下您推销什么东西,而是您的两位妹妹通过我向您传话………啊,对了,埃诺娅小姐,我这里有魔界最新型的B**自动生长型**,现在只要998金币,就算是万年贫乳的不死生物也能够拥有自傲的身材,现在购买你还能够免费获得附赠的PAD………”

    “说重点。”

    看了一眼已经握住拳头的埃诺娅,詹恩急忙打断了克拉莉丝的发言。要是这货再不住嘴下一刻埃诺娅就直接揍上去了吧,你是来做买卖的还是来给我找事的?

    “好的,王子殿下。”

    克拉莉丝眯起眼睛,抿着嘴角向着埃诺娅望去。不过忠心耿耿的副官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带着如同往常一样的笑容站在詹恩的身边,好像根本就没听见克拉莉丝在说什么似的。而看到这里,克拉莉丝耸耸肩膀,然后她仿佛变魔术的魔术师般伸出了带着白手套的右手,接着一握一伸,很快,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掌中央就多了一块漆黑的,看起来像是鹅卵石一样的东西。

    传音石?

    看见那块石头,詹恩眉头一挑。传音石是一种魔族之间非常隐秘的信息传输方式,高等的魔族会把自己想要说话的凝结成实体以方便传递。只有在指定的人面前它才会发出声音,除此之外任何人拿着它都不过是块普通的石头罢了。

    克拉莉丝将传音石放在书桌上,随后微笑着站在旁边,而詹恩没有打算让她离开的意思,直接伸出手去按住了眼前漆黑的鹅卵石。很快,那漆黑的石头开始颤动,紧接着一个欢快,犹如旋风般的清亮声音响起。

    “哟,三哥?还活着吗?这是薇薇安哦?你要是听到薇薇安的声音说明你还活着嘛,怎么样?过的好不好?对了,你的地下城行不行啊。不行就来薇薇安这里好啦,薇薇安每天在这里敲碎那些地精的脑壳瓜子实在是太腻味了啊。听说地表世界那些人类猪猡的反应会很有趣,薇薇安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收拾一下了呢,听他们惨叫逃跑一定会比地底爬虫有趣。就像三哥你以前给我讲的故事里的那个叫什么………龙骑士?这世界上真有那玩意儿吗?薇薇安真好奇呢!好了,废话不多说啦,如果你混不下去就来找薇薇安吧,有薇薇安罩着你,大哥二姐五妹那群渣渣谁都不来找你的麻烦的!”

    说完这句话,只见眼前的黑色鹅卵石就这样“啪”的一声彻底破碎。而此刻克拉莉丝再次走上前来,变魔术般的凭空再次拿出一块湛蓝色的水晶放在桌子上,很快,另外一个仿佛泉水般轻柔,空灵的声音再次浮现,驱散了之前的残音。

    “啊……兄长大人好久不见,我是娜贝利乌斯。不知兄长大人近来身体可好?地下城的建筑还算顺利吗?我这边一切安好,还请兄长大人放心。地下城的建设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地底蛮族的清理工作也很轻松,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虽然我已经尽可能与那些可爱的宠物进行沟通,但是收效不大,虽然有些可惜,但是没办法也只好全部清理掉。不知道地面上的人类是什么情况?希望他们能够稍微比较好沟通一点,我对听话又可爱的宠物还是很喜欢的。对了,我的地下城位于不归峡谷,如果兄长大人有时间的话请来喝杯茶,我还是很喜欢兄长大人之前给我讲的关于人类的故事的。”

    伴随着娜贝利乌斯的声音的消失,书房重新归于平静,而在片刻之后,克拉莉丝才再次打破了沉默。

    “薇薇安殿下和娜贝利乌斯殿下都是很好的孩子呢,在这次的仪式中也备受期待和瞩目,我想她们一定能够在地表扎根,让那些地表的住民和神使再次感受到魔族的威严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詹恩不动声色的收回手去,推了下眼镜。而克拉莉丝也没有在意,微笑着继续开口说道。

    “其实我这次来之前还被两位殿下委托了呢,说是如果看见你狼狈到要死的样子的话,一定要把你打昏带过去给她们。哎呀哎呀,说实话在来之前我还真有些犹豫如果事情真的变成那个样子,我应该给哪边比较好。”

    “如果你不想死的那么早,最好离她们远点儿。”

    “请您放心,王子殿下,库利斯盖因商会向来是客户第一,我们永远将客人的需求放在首位,并且避免给他们带来任何不快。”

    “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让我很不快了,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那么你可以离开了吧。”

    “之前两位殿下吩咐我一定要向她们报告您的现况,看见您这么精神我也就放心了…………”

    说道这里,克拉莉丝再次行了一礼,接着渐渐后退。不过很快,她似乎又像是想起什么般抬起头来。

    “………如果可以的话,不知您能否将那个黑暗精灵和侏儒卖给我们?要知道在魔界不管是女性侏儒还是混血的黑暗精灵都是抢手货,我可以保证能够卖一个好价钱,到时候我们五五分成………”

    “我这辈子就喜欢女人,金钱和权力,你不会想要剥夺我这点儿小小的爱好吧?”

    听到克拉莉丝的说话,詹恩冷哼一声。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很明显,克拉莉丝对自己的地下城了如指掌,只要薇薇安和娜贝利乌斯给她足够的酬金,她会连自己的老底儿都卖给对方。而詹恩敢肯定,这钱她们是一定会出的。

    “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

    听到詹恩的回答,克拉莉丝再次露出了笑容,随后她拿出一个小小的咒符放在书桌上。

    “但是现在毕竟时局不同,我再次向您重复一遍,第三王子殿下,我们库利斯盖因商会向来都是王族最坚实的后盾。特别现在的情况还不比平时,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以最低价向您提供十位女仆作为地下城的帮手,我可以保证,她们年轻,漂亮,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子而且拥有精湛的技巧。并且能够很好的帮助您进行地下城的建筑与修缮工作,无论是白天夜间都会是您最得力的伙伴与助手,现在只需要33333枚金币,您就可以得到十位美貌女仆三百年的使用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想要的话………您知道怎么联系我的。”

    阴影再次开始扭曲,下一刻,虚无的黑暗火焰平地而起,将克拉莉丝包裹在了其中,只是片刻的工夫,少女就彻底消失不见了踪影。

    直到这个时候,詹恩才冷哼一声,重新靠在椅子上。

    “这个女人真难缠,没想到我都躲到这里了她还不放过我………”

    “我倒觉得不仅仅是这样……………”

    听到詹恩的抱怨,埃诺娅喃喃自语的说道,接着她停顿了一下,再次望向放在桌子上的符文。

    “主人,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克拉莉丝小姐的建议?”

    “…………………”

    听到这里,詹恩皱起眉头沉默片刻,随后才微微叹了口气。

    “让我考虑一下吧……………”

    随后,他再次开口说道。

    “毕竟一晚十个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挑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