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十七章 要想富,打劫是条路

第十七章 要想富,打劫是条路

    在幽暗的地下世界,白天和黑夜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地底生物也不需要用来计算白天与黑夜之间的区别。www.00ks.com这里是一个无法感受到时间流逝的地方,每个种族都有独自的时间计算方式,这也就意味着,当你在睡觉的时候,很有可能就是某些生物出行的时候………

    就像现在。

    “轰!!”

    耀眼的闪光照亮了黑暗的洞窟,炙热的高温撕裂了牛头人佣兵身上穿着的厚重皮甲,无情的刺穿了它的心脏。下一刻牛头人庞大的身体便夹杂着呼啸的气浪一起重重撞击在石壁上,滑落在地再也没有了动静。

    “呼……………”

    詹恩收回手指,像西部牛仔片里的角色那样轻轻吹了下手指上冒出的丝丝烟雾。接着他转过头去,望向此刻已经瘫痪在地底蜥蜴旁边的地精商人———此刻的他已经吓的面色惨白,浑身发抖。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这位商人先生,只要你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那么我就不会杀你。”

    “真,真的?”

    听到这里,地精商人急忙瞪大眼睛,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表情。这也难怪,他和他的商队正在地底洞穴之中休息,结果只听见一声巨响,那个地精商人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商队就已经遭遇到了毫不留情的魔法打击。飞舞的火焰与交错的闪电瞬间就把他引以为豪的战士们打的狼狈不堪。而紧接着出现的女妖与半兽人更是把他吓的魂飞魄散,石头在上,自己这究竟是倒了什么霉运了?!

    不过现在地精可没时间再去考虑自己的运气是好还是坏,四周冰冷的尸体和温热的鲜血正在提醒他,如果不能够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那么下一刻他就会变成这些腐烂肉块之中的一员了!

    “真的………吗?”

    “当然,我以无底深渊的名义发誓。”

    听到詹恩的回答,那个原本还瑟瑟发抖的地精商人立刻平静了许多。他战战兢兢的望了一眼詹恩,接着急忙伸出两只短小的手臂,飞快的在衣服里掏来掏去。很快,伴随着地精商人的动作,两三个小小的口袋就迅速摆在了詹恩的面前。里面装满了沉甸甸的宝石和金币,仅仅只是打开来向内窥视,也足以被那反射过来的金色光辉闪瞎氪金狗眼了。

    “这,这些是我仅有的了,尊敬的法师大人………”

    一面说着,地精商人一面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窥视着眼前的黑袍法师。

    “您也知道,我们是要和黑玛瑙石城进行交易的,那里……………”

    “不用说了,我明白。”

    但是,地精商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詹恩便挥了挥手打断了它的说话。此刻的詹恩语气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甚至带着无比的诚恳。

    “很抱歉,看来我们的确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不过请不用担心,我们也是有原则的,现在,你可以上路了。”

    “真,真的吗?”

    听到这里,地精惊喜的瞪大眼睛,从地面上站起来。他哆哆嗦嗦的站在詹恩的面前,有些慌张的向着对方行了个礼。

    “那,那,那么我就此告辞,请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

    但是,地精商人的说话也就到此为止。只见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忽然,埃诺娅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了地精的身后。紧接着她的手就忽如其来的抓住了地精那大大的脑袋,只听见“咔吧”一声轻响,那个大大的脑袋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伴随着腥臭鲜血的喷涌,地精的尸体就这样瘫倒在地,而那张有些滑稽的脸上,依然残留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幸庆与喜悦。

    只不过可惜的是,这只是一种错觉。

    面对这个结局,詹恩耸耸肩膀,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转过身去做了个手势,很快,只听见叽叽喳喳的声响,几只哥布林从黑暗的通道深处跑了过来。它们摆动着自己的小短腿,又蹦又跳窜到那些温顺的停在旁边,哪怕是激烈的战斗都没有能够动摇分毫的地底蜥蜴上,用力的敲打着木棍。而在听到木棍的拍打声之后,这些地底蜥蜴才慢吞吞的爬起身,向着哥布林们前来的那条小道走去。

    “卑鄙。”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维尔娜冷哼一声,手按剑柄不屑的望着那个黑袍法师。自从她再次醒来被詹恩俘虏之后,维尔娜就知道自己完蛋了。对此维尔娜早有心理准备,在幽暗地底,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维尔娜也不是没有想过在战斗中趁机黑詹恩一把,所以对方有同样的打算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不过就算是维尔娜,也不知道这个死灵法师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之前他把自己扔在黑石塔美其名曰看守(事实是詹恩的地下城系统里任何建筑都要驻派一个单位才会发挥作用),维尔娜还以为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她都已经做好准备面对老虎凳和辣椒水了。

    但是没想到转眼之间这还没过几天那个死灵法师居然拉自己出城?出城也就算了,这个死灵法师居然还搞拦路抢劫?!

    维尔娜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快要崩溃了。在黑暗精灵的城市里也不是没有法师,但是那些法师可大多都是高贵优雅,甚至是有些傲慢的。在维尔娜的眼中,一个合格的法师应该是整天躲在法师塔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时刻进行着神秘莫测的研究,拥有着可怕魔力的存在———嗯,之前的詹恩还是很符合这个印象的。

    但是现在这个抢劫商队还搞偷袭的强盗是谁啊?!

    石头在上,维尔娜还是第一次看见居然会有法师干这种勾当!当然,不是没有法师做过类似的事情,维尔娜也曾经好几次有过类似的合作。但是那些法师大多是负责“智囊”一类的幕后工作,而自己这些佣兵才是打头阵的。可是你什么见过挽起袖子亲身上阵“兄弟,给钱咱们啥都好谈”的法师?

    要不是詹恩指尖跳动的闪电魔力还没有消失,维尔娜甚至会认为他是一只蜥蜴人!

    更不说要这个法师还在自己面前出尔反尔,前脚还说要放了对方,结果转眼就杀掉了,就让维尔娜颇为有些看不顺眼。

    “卑鄙?”

    但是听到维尔娜的冷哼,詹恩却是轻笑一声,好整以暇的抬起头来望向对方。这个黑暗精灵被自己带出来已经有好几天了,不过她虽然完美的遵守自己的没一个命令,但是却从来不说话,简直和被詹恩转化成不死生物的那些佣兵没什么区别。

    本来詹恩还以为她受打击过大得了失语症呢———这是哪个玛丽苏电视剧的人设来着?

    “以深渊的名义,维尔娜小姐,我可绝对没有违反过我的誓言。”

    “是吗?”

    对于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主人,维尔娜显然没有一丁点儿的尊重。听到詹恩的回答,她反而傲慢的抬起头来———在黑暗精灵的社会,解释就等于示弱。此刻詹恩向自己低头,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在维尔娜看来,这就是向自己服软的动作。因此她反而更加傲慢的抬起头,注视着对方。

    “难道你不是说了,只要那个地精把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就让他离开的吗?”

    “这个当然。”

    听到维尔娜的质问,詹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接着点了点头。

    “不过可惜的是,有一样最重要的,而且就摆放在大家面前的东西,他却没有给我。”

    “哦?”

    面对詹恩的回答,维尔娜愣了一下。难道说那个地精还藏了什么宝贝不成?不应该啊?在之前詹恩和那个地精商人谈话的时候,维尔娜也是仔细盯视了一下,如果这个地精商人有隐瞒什么的话,那么维尔娜不可能注意不到的。

    更不要说詹恩还特地点醒是“摆放在大家面前的东西”。

    不过这次詹恩并没有让维尔娜多猜,而是很快给出了答案。

    “很简单,那就是他的生命………维尔娜小姐,难道你认为有什么东西比生命更值钱的吗?”

    “这……………”

    听到这里,维尔娜面色一沉。她没想到詹恩居然会如此强词夺理,不过仔细想想的确也没错啊………可是,维尔娜会就此认输吗?

    “说不定他本人就完全不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呢?把钱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家伙,在幽暗地域可不少见呢。”

    “那也无所谓。”

    但是这一次,詹恩却依然是一副摊开双手,百无聊赖的样子。

    “既然是一条不值钱的破命,那么怎么样都无所谓吧,更何况……………”说道这里,詹恩颇有深意的扫了一眼维尔娜。“………我的确没有杀他。”

    “……………”

    听到这里,维尔娜一愣,接着顿时反应了过来。的确,当时詹恩向那个地精商人保证的时候是信誓旦旦表示“自己”不会动手杀人,但是别人动手他肯定就管不着了啊!更何况在埃诺娅动手之前,詹恩甚至连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可以说,他完美的遵守了自己的誓言,不是吗?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你要是黑暗精灵的话,说不定很快就能够成为主母身边最宠爱的侍父呢。”

    咬住牙关,维尔娜还不忘在字里行间讽刺一下詹恩,不过可惜的是詹恩却依然不为所动。

    “能够从黑暗精灵的嘴里听到这句称赞,让我深感荣幸。”

    “你…………!!”

    有那么一瞬间,维尔娜还真想抽出自己腰间的细剑杀掉这个讨厌的法师。但是在看见埃诺娅之后,她还是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怒火。随后便看见黑暗精灵的目光在埃诺娅和詹恩之间游离片刻,便重重的一跺脚转过身去。

    “随便你,不过可要记住了!这只商队可是前往黑玛瑙石城的!那可不是布兰登石城这个破地方能比的!你要不怕自己的老窝被拆干净的话,就随便折腾去吧!!”

    看着维尔娜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詹恩什么都没有说,不过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冰冷的寒光。

    就怕他们不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