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三十二章 野外郊游

第三十二章 野外郊游

    卡德克的速度的确很快。www.00Ks.com

    只花了两天时间,他就召集了一只由五十个灰矮人所组成的队伍。虽然那个死灵法师有另外的想法,但是这并不代表卡德克没有自己的主意。这个敏锐的灰矮人执政官已经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机会,虽然私下里他和维尔娜都知道这次行动实际上是由詹恩发起的。但是稍加操纵的话,那么那些不知情的布兰登石城居民就会认为这是由自己牵头发起的一次针对地精的进攻。而那个死灵法师则是应自己的要求前来参加战斗………如果能够造成这么一个假象,对于卡德克统治整个布兰登石城还是很有好处的。毕竟私下里已经不止一次有人低声议论他们的执政官是否能够管的住那个居住在城外的死灵法师,而对于他们来说,这正是卡德克展现自己对法师的影响力的好机会。

    不过现在,望着站在不远处的詹恩等人,卡德克倒不是那么肯定了。

    “看来你准备的不错啊,卡德克先生。”

    望着眼前面带笑容的灰矮人执政官,詹恩对他点了点头。他今天并没有穿平日里那身法师长袍。相反,今天的詹恩打扮的和一个成功的贵族没什么区别。笔挺的长裤,缝有暗红色纹路的漆黑礼服,以及镶嵌着金边的斗篷,再加上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握着的漆黑手杖。与之前的形象可谓是大相径庭,如果说之前的詹恩看起来还像是一个传统的法师。那么现在的他倒更像是一个意气风发的贵族,两者之间唯一的共同点恐怕也就是在兜帽阴影下眼镜的反光。

    在詹恩的两侧所站着的,依然是埃诺娅和维尔娜。前者一如既往忠实的履行着副官的职责,后者也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一幅冷淡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漠不关心。只不过在她们的身边,还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法师长袍,有着银白色长发的少女。

    卡德克好奇的向她张望了一眼,但是很识实务的没有多嘴询问,法师大多都是神秘主义者,卡德克也没打算招惹太多的麻烦。所以他很快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詹恩的身上,堆起笑容热情的开口说道。

    “当然,大人,正如您所见,我已经召集了整个布兰登石城里最勇猛的战士!米拉巴之斧!”

    说着,卡德克猛然回过头去,意气风发的向着詹恩高举双手。只有这一刻,他放下了身为执政官的精明与狡诈,表现出了灰矮人应该有的勇武。

    “他们的刀斧无可匹敌,没有任何人能够完整无缺的站在他们面前。他们是灰矮人怒火的象征,那些该死愚蠢的多毛小杂种会在我们的刀斧下惨叫着死去的!”说道这里,卡德克大笑起来。“放心吧,大人,我保证这些矮人会为你筑起一道钢铁城墙,保证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情况的。”

    “希望如此。”

    对于卡德克的自吹自擂,詹恩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已经敏锐的发现,这些灰矮人战士虽然的确看起来勇武,脾气暴躁,而且符合一流战士的水准。但是他们的装备却是灰扑扑的黯淡无光,詹恩甚至敏锐的捕捉到了不少灰矮人战士盔甲间隙里残破的痕迹。看的出来,这些盔甲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精心的保养,甚至有些根本就有可能是仓库里翻出来的报废存品也说不定。

    很明显,这些矮人或许武勇,但绝对不是最精锐的战士———或者说不是卡德克最自豪的精锐战士。

    “站在最前面的是托格.撞锤者,他是我们布兰登石城的骄傲,法师。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说道这里,卡德克停了一下,他微不可查的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维尔娜,随后退了开去。“………石头在上,祝你们一路顺风。”

    伊丽丝安静的站在詹恩的身后,紧皱眉头。她其实并不理解为什么身为地下城之主的詹恩会对一小群地精如此上心,甚至还亲自去消灭对方。但是她却明白无误的察觉到一个事实,那就是詹恩对于布兰登石城有着非常强的控制力。他居然能够说动灰矮人执政官给他一群精锐的灰矮人战士去扫清那些地精,这在伊丽丝看来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但这也让伊丽丝更加忧心忡忡,很明显,地下城对于幽暗地底的种族来说不仅仅只是个传说这么简单。这也意味着,假如黑玛瑙石城再来招惹詹恩,那么他们的下场是可以预料的。

    与忧心忡忡的伊丽丝不同,埃诺娅则是不动声色的站在詹恩的身后,眯起眼睛注视着自己主人所导演的这出闹剧。在埃诺娅看来,詹恩最厉害的不是他的魔法,也不是他的战斗技巧,而是他的智慧。他总能够通过泄露众多信息之间的不对称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像现在所做的一样。他清晰的洞察了卡德克对于权力的贪婪,并且借此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而卡德克并不知道詹恩的真实身份,在他看来,这个法师仅仅只是个法师,也仅此而已。

    但是另外一方面,伊丽丝所知道的情报又有所不同,她知道詹恩是地下城之主,也下意识的认为这些灰矮人也了解这一点。因此在伊丽丝开来,卡德克将士兵借给詹恩的举动就变成了两个势力之间同盟关系的铁证。这就是詹恩最喜欢也是最擅长的东西,把握人心,玩弄人心,操纵人心。在他手上,这几乎成为了一门美妙的艺术,埃诺娅甚至认为,就算自己的主人没有他所说的那个什么“系统”,也依然能够在幽暗地域里做出一番事业。

    当然,埃诺娅还知道,詹恩所表露出来的消息,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

    不过现在的伊丽丝也没心情关心这些,因为对她来说,眼前还有件更加重要和麻烦的事情……………

    “唔……………”

    望着眼前詹恩的背影,伊丽丝低下头去,洁白的面孔上浮现出的红晕直达脖颈。但是即便如此,她依然环抱着自己的身体,向着两边张望。

    也难怪伊丽丝此刻表现的这么不安,因为现在在少女的身体上,除了那件法师长袍和一双皮靴之外,什么都没有,也就是说,伊丽丝再一次“真空”上阵了。

    这让少女简直是无比郁闷,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呢?之前明明是伊丽丝自己说的,让她做什么都行。但是伊丽丝也没想到詹恩居然会打蛇随棍上的给自己提出这样一个羞耻又不要脸的要求。詹恩只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穿那身比酒馆流莺还要暴露的衣服出去,要么就只穿一件法师袍出去。

    两个都不愿意?那就张开双腿,让我爽一爽吧。反正是你自己说的,只要能够做到的事情,什么都愿意去做。

    话不能乱说,饭不能乱吃,现在伊丽丝可算是切身体会到这句话中蕴含的真理了。

    所谓两权其害取其轻,最终,伊丽丝还是选择真空上阵。不管怎么说,至少从外面看起来还算正常不是吗?

    但是现在,伊丽丝已经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詹恩拿来的法师袍的确很好看,也很合身,做工精美,舒适。这的确算是件上等服饰,按照道理来说,伊丽丝不应该有什么不满才对。

    而问题就在于,这件衣服做的太舒适了,以至于很多时候,伊丽丝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穿一样,这使得伊丽丝不得不时时刻刻确认自己身上的确穿着件衣服,而不是赤身裸.体———如果她看过《国王的新衣》的话,那么伊丽丝一定会对那个国王深有感触。

    不过这样伊丽丝也不会感到多么舒服,她尴尬的伸出手挡在胸口,以遮挡住自己胸前那小小的凸起。精致的布料伴随着少女的动作在她的肌肤上滑过,瞬间伊丽丝就感觉到在自己的胸口,一种夹杂着酥麻感的电流传遍了全身,这差点儿让她尖叫起来。

    “那么,我们该出发了,伊丽丝小姐。”

    就在伊丽丝心慌意乱的时候,詹恩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耳边,抬起头向着前方望去,可以看见眼前的年轻男子正微笑着向自己伸出右手,姿态恭敬又优雅———一如贵族般的高贵。仿佛现在他们不是在幽暗地域的碎石堆里,而是在某个华贵的宫廷晚宴上,正在邀请自己一同共舞———这与之前他带来的印象完全不同,现在伊丽丝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男人了。他可以像个**般粗俗下流,也可以像个贵族一样高贵优雅,伊丽丝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矛盾的两种特性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他究竟是什么人?

    盯视着詹恩那张被兜帽遮挡起来,只能够勉强看见轮廓的脸庞。伊丽丝犹豫了一下,接着伸出手去,握住了詹恩伸出来的手。

    但是少女并没有察觉到,就在与此同时,一道鲜红色的光辉,从詹恩的眼中一闪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