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004 亲自下厨!

004 亲自下厨!

    少女叫夏至,是楼下邻居的女儿。Www.00kS.cOm

    现在十六岁,读高一下学期。

    三个月前蒋飞失业那会儿,因为偶然的一次机会,成了她的物理、数学、化学三门功课的补习老师,然后就一直做到了现在。所以两人已经认识了三个月,倒是很熟悉。

    不过这少女正值青春叛逆期,有些厌学症,对于蒋飞这个补习老师很欠好感,总喜欢和他作对。

    譬如在称呼这上面,蒋飞不喜欢她叫他大叔,她却偏偏要叫。

    蒋飞嘴角抽了抽,进了门后没有关门,一边换鞋一边道:“进来吧!”

    夏至没有留她这个年纪女生最喜欢的马尾辫,她觉得太老土,以及太乖乖女了……

    她的头发,留的是萌萌哒的蘑菇头。

    乌黑的秀发梳理成顺直的短发,前面刘海刚刚盖过眉毛,却没有影响到一双大眼睛;两边的秀发尾端带着一微微的向里的弧度,刚好能看见耳垂。

    这个发型,再加上夏至的校服,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萝莉才对。

    可惜这个萝莉神态不太对,气质也不太对。怀里虽然抱着书本,走路却一抖一抖的,就像是社会上的混混。

    一双本来很漂亮的大眼睛,也总是充满了桀骜不驯。穿着打扮倒是不非主流,就是有太妹的模样。

    “大叔,你今天买这么多菜干什么,难道想要亲自下厨做饭?你有什么想不通的,也别自己给自己下毒啊!虽然我有不爽你,但我也不希望你死……因为要是你死了,我妈肯定还会给我找另外的家教老师,到时候估计更痛苦!”夏至也换了鞋,走到正在往冰箱里塞东西的蒋飞面前,斜着眼瞟了一眼,‘善意’地劝道。

    和蒋飞相处了三个月,夏至也清楚蒋飞的厨艺,也知道蒋飞的冰箱里面,以往只有啤酒和饮料,从来就没有蔬菜一类的东西。

    “做作业去!昨天我给你规定的几道题,做完了没有!”蒋飞没好气地道。

    这些女人,怎么都是一个德行!

    他现在心情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现在你对我爱答不理,等会儿我让你高攀不起!

    “当然没做!”夏至回答的理直气壮。

    随意将书本丢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准备顺手从冰箱拿出一瓶罐装啤酒,结果被蒋飞重重地拍了一下,道:“屁孩一个,酒量差就不要装高手,喝啥啤酒!”

    “谁我酒量差了!”手臂被打得有痛,夏至也还手拍了一下蒋飞,气鼓鼓地接过蒋飞递过来的绿茶,才做到旁边沙发上。

    “没做作业就现在马上做。我现在做饭,要是在我做饭之前,我发现你还没做,不要怪我通知你老妈。你知道,我也不想这么做。”蒋飞淡淡地甩出一句威胁语后,就不再理会这丫头,走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夏至虽然是青春叛逆期,但还是很怕她老妈.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乖乖地每天晚饭后,都来找蒋飞补习功课。

    每次蒋飞用她妈来威胁她,她就只能乖乖就擒了。

    而蒋飞,每个月收了她妈八百的补课费,虽然是个友谊价,但他还是要尽到一个做老师的责任。

    就像他做医生一样,给病人看病开药的时候,不会故意将病情重,也不会有便宜的药不开,专门开贵的药。

    蒋飞在某些方面还是有节操的。有时候在这个浑浊的世界,避免不了被污染。但是大多时候,他还是只赚该赚的钱。

    进入厨房。

    以前蒋飞以前的厨艺很差,但现在成为了大宗师之后,的确完全不一样了。不管是切菜,还是使用锅碗瓢盆,具是熟练无比,就像是一名工作了几十年的大厨一样。

    土豆丝切得几乎都成了头发丝,以前杀条鱼要半天的他,现在一分钟就将一条鱼完全弄干净。

    糖醋排骨、宫保鸡丁、西湖醋鱼、麻婆豆腐、红烧肉、土豆丝……

    一道道或难或易,不同菜系的菜肴,没过多久就被蒋飞驾轻就熟的做出来。而且色、香、味无一不全,整间厨房,连同着外面的客厅,都能闻到让人食欲大振的香气味道。

    以至于刚才对蒋飞不屑一顾的夏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顺着香味,像一条馋虫一样走进了厨房,眼睛有些发光地看着那一道道被弄出来的可口美味。

    啪!

    正在炒菜的蒋飞忽然伸手在旁边拍了一下,正好打中实在忍不住想要偷吃的夏至。

    “作业做完了吗?洗手了吗?刚才某人不是心被毒死来着吗?”蒋飞脸上带着笑意,一边炒菜一边道。

    夏至气得跺了跺脚,艰难地将视线从菜盘上移开,却嘴硬道:“作业做完了!神气什么啊,做出来的菜也就只有好看而已,也许味道根本就不怎么样。”

    蒋飞不中激将法,笑呵呵地道:“味道本来就不怎么样。所以等会儿你看我吃就好,不劳烦大姐你品尝!”

    终于所有的菜都弄好了。

    一道道被蒋飞端上了餐桌,而这时候的夏至却像一直跟屁虫一样,也跟着蒋飞来来回回,直勾勾的盯着菜肴,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停的吞着口水。

    这也不怪夏至太没出息,的确是蒋飞做出来的菜味道和颜色都太绝了,就算是所谓的名厨做出来的,也没有这么好。

    让人看了之后,产生了极大的饥饿感,就像是饿了十天半个月一样。

    “大叔……今天我晚上吃饭没吃多少,现在肚子饿了,给我吃一吧?”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夏至很没骨气地搂着蒋飞的手臂,开始撒娇了。

    蒋飞面带微笑,无动于衷。

    就在蒋飞只给自己盛了一碗饭,真的不打算给夏至吃的时候,她终于憋不住气了。管不得面子是什么东西,蒋飞不给她,她就自己拿了个碗,再拿了副筷子,坐在蒋飞旁边迫不及待的动了起来。

    “嘶~~~好烫!”夏至张着嘴巴,呼着热气。

    “啊~~~太好吃了!这宫保鸡丁比我妈做的都好吃几十倍!”夏至赞不绝口,全然忘记了刚才打击蒋飞的事情,脸上神采奕奕,双眼放光。

    这时候的她哪里还有她作为大姐头的‘矜持’,露出了她这种花季少女本来应该有的可爱一面。

    一边吃着,这丫头还一也不见外地贴在蒋飞身上,时而侧着身体,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大叔,你深藏不漏啊!这级别,简直就是神厨了!好吃……真好吃!”

    感受到夏至那规模不的胸部,以及自己有时给她补课时,看到的那不深不浅的沟壑,十六七岁的姑娘,似乎也不仅仅是可爱了……

    “太邪恶了!要是被这丫头她妈知道我这个心思,还不得杀了我……”蒋飞赶紧摇头驱散了这个念头。

    “现在知道好吃了?刚开始你什么来着?”蒋飞逗弄道。这丫头也是挺有意思,十六岁的年纪,没心没肺的。

    夏至眼珠子咕噜乱转,嘴上动作不停,含糊不清地道:“我了什么吗?我怎么记不清了呢?”

    “你我的菜是有毒,不能吃,还劝我也别吃。你现在是在干嘛啊?”蒋飞笑着道。

    “我叫你别吃,但是我没有我不吃。我正因为害怕菜里有毒,所以现在正在帮大叔你试毒呢!”夏至毫不讲理,强词夺理地道。

    蒋飞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伸手在她的蘑菇头上轻轻敲了敲:“年纪,也不知道跟随学的这么蛮不讲理。”

    “跟我妈呗……”夏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笑嘻嘻道。她妈在某方面的确是比这个丫头更加的蛮不讲理,要不然她也不会让蒋飞每个月收几百块钱,就给夏至做家教老师。

    现在的家教老师贼贵,哪里找这么便宜的家去啊。

    不一会儿的功夫,餐桌上的好几样菜,就只剩下残羹剩炙了。夏至虽然刚开始吼得厉害,但是食量只有那么一,没一会儿就吃撑得不行,这些菜大部分都进了蒋飞的肚子。

    夏至吃完饭靠在椅子上不想动弹,眼睛中尽是满足的神色,道:“太好吃了,太过瘾了!我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她看着蒋飞,双手搭在蒋飞的肩膀上,哀求道:“大叔,以后我晚上都来你这里吃饭吧,好不好?”

    “凭什么?”蒋飞瞥了一眼,不为所动。但是心里却是感叹,看来这些生活副职业技能还真是很有用。

    以前和夏至这丫头相处了三个月,她都很少对自己假以辞色。现在一顿饭的功夫,就直接将她给降服了。

    “因为你做的菜太好吃了呀!”夏至没心没肺,理所当然地道。

    蒋飞深深地无语。

    不过其实有人陪着吃饭,着笑着,感觉倒也是挺不错的,至少比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吃饭好多了。而且夏至这么一个姑娘,就算养着她,又能吃多少东西?

    不过蒋飞却没有立即答应,笑了笑,:“以后如果我在家里做饭吃,你来吃可以。不过嘛……我有个条件!”

    “条件?”夏至闻言双手抱胸,蘑菇头下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蒋飞,低声弱弱地道:“大叔……你该不会……我还是个孩子啊!虽然大叔你长得其实也挺帅的,个子也达到了我的标准。但……我还没有成年,你要是对我做那种事,是犯法的……”

    砰!

    蒋飞手指在她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怒声道:“丫头片子在想什么!我的条件是你以后不要叫我大叔,还有补课的时候好好听我话!”

    夏至一只手揉着头,一只手后怕地拍了拍很有规模的胸口,后怕道:“原来是这样啊。大叔,你吓了我一跳!”

    “你才吓了我一跳!”蒋飞没好气地道。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夏至继续在叫他大叔。

    习惯,就成了自然。

    大叔这个称呼,估计一时半会儿改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