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全能武侠系统 > 007 对面女人有麻烦(下)

007 对面女人有麻烦(下)

    “二十万?!”苏楠失声惊叫了起来。www.00Ks.com

    中年妇女恶狠狠地道:“怎么,还嫌多吗?嫌多你就将我婆婆唤醒,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你!”

    苏楠这时候再傻,也能反应过来了。

    这一对中年夫妇,从一开始就是打定主意来讹她,索要赔款的!

    要是他们索要的数额少,苏楠为了自己诊所的声誉,为了少麻烦,她估计也就认了。但是这两人却是狮子大开口,直接就要二十万,简直是抢钱!

    她这家诊所虽然生意火爆,开下去能衣食无忧,赚不少钱。但是她这才开张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哪里有钱来给他们?

    苏楠面色铁青,抱紧自己的女儿,怒声道:“二十万我没有!”

    听见没有钱,中年妇女不干了。

    伸手‘啪’的一下,就扇了苏楠一耳光,怒声道:“狐狸精,还想跟我讨价还价!二十万,一分钱都不能少!”

    被这么多人当众扇耳光,苏楠就算再怎么倔强,也忍不住了。本来发红的眼睛,顿时泪花泛滥,捂着脸道:“我真的没有钱!就算你打我,我也没有钱!”

    “不要打我妈妈,不要打我妈妈……”女孩的哭声也是悲惨。

    中年妇女粗眉毛一拧,考虑一下,:“现在没有钱,那就写借条!以后还也是一样。”

    苏楠哪里肯就范,道:“我不会写借条。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可以去医院做公正。如果责任在我,二十万我想办法给你。但如果责任不在我,什么我也不会给你!”

    中年妇女彻底恼羞成怒了,伸手又要去抓、去挠苏楠,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狐狸精想得到美!医死了人,还想不承认。今年要是不给个交代,休想离开这诊所半步。我将你这诊所给砸了!”

    中年妇女一声令下,同行壮声势的几个大汉也跟着大骂威胁起来,砸桌子,砸凳子。

    苏楠赶紧弯着腰,用身体护住自己女儿,不让她被这些人伤到,哭泣着大声道:“你们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报警?我倒要看你怎么报警!就算警察来了,你这杀人犯也跑不掉!”中年妇女拍打着,大骂着。混合着孙楠母女两人的哭声,场面十分混乱。

    而旁边围观的众人,竟然没有一个出面制止!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这些旁观人也不是傻子,肯定能看出事情不对劲来,但却就是不肯帮忙,不肯惹祸上身。

    这就是现在社会的普遍风气。闲事莫管,心惹祸上身。

    而蒋飞,一开始看见有人找竞争对手的麻烦,他也是挺乐呵、挺高兴的,觉得他最近运气实在太好。

    可是随着事件的慢慢发展,特别是女孩哭着跑出来的时候,他就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就算苏楠是他的竞争对手,但身份终究也是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无依无靠的,是弱势群体。

    蒋飞是想这个漂亮的少妇以后不再抢他的生意,只不过现在……似乎有些太过了!

    这孤儿寡母,被一群人欺负成这样子,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来找麻烦的一群人都顾着打人砸东西,担架上昏迷的老人,这时候只有一个年轻女人守着。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倔的,竟然宁死不屈!不过,也真是够愚蠢的。难道她就不知道变通,暂时答应,先将这帮人哄好,报了警再做打算吗?”

    蒋飞心里嘀咕道。

    看见今天事情的经过,他对于这位总喜欢在白大褂下穿黑丝高跟,搞得像卖笑一样的少妇,看法倒是有了一改观。

    叹了口气,走到老人身边蹲下身子,右手手指搭在了老人的脉搏上。

    “你干什么?!”年轻女人谨慎地问道,要将蒋飞推开。

    蒋飞微笑着:“我是对面诊所的医生,想给这位老人把一把脉,看看是情况怎么样。”

    年轻女人闻言不屑地冷笑一声,道:“哦。你就是对面那个没生意,快要关门的医生啊!我姑婆连市医院的医生都没办法,你还能看出什么来!”

    完,年轻女人倒也没有阻止,随便蒋飞把脉。

    蒋飞笑了笑。

    当他手指搭上老人脉搏的那一刻,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副画面。

    患者病症:脑血管破裂!病人已经昏迷十二个时,不加以救治,最多还能活两时!

    综合病因:高血压阴气的脑出血。中医又称为中风。

    建议治疗方法:针灸。六级的针灸术,能暂时留住患者的性命,将患者唤醒,不能完全康复。患者醒后,下半身将会瘫痪,并且患有运动障碍、认知障碍、言语吞咽障碍等后遗症。

    “果真不是医疗事故!”蒋飞心里大致能够猜到整件事是如何了。

    对于中风,蒋飞作为一名医生,自然很了解。

    脑血突然管破裂,是不可能因为吃了苏楠开的普通药,就会引发的。

    肯定是这位老人本来就是高血压患者,最近情绪不是很好,有些激动,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就诱发了。今天早上起来,就被家人发现已经昏迷,几近于死亡。

    而这对中年夫妻,既然已经去市医院检查过,肯定也知道他们母亲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当苏楠提出要走法律途径的时候,他们就害怕了,开始无理取闹。

    他们今天一开始,就是想要借着母亲的死,来敲诈苏楠一笔钱,哪里肯走什么法律途径。

    “二十万。胃口还真不啊。”蒋飞嘀咕了一句。

    实话,站在竞争对手的角度,他真不想管这件事。

    旁边这些围观的局外人,看见苏楠母女被欺负得不成样,都无动于衷,只是看热闹。更何况他这位同行‘仇人’呢?

    要是苏楠这次被这对中年夫妻收拾了,以后诊所关门,就再也没有人和他抢生意了,他就成了最大的赢家。

    可惜,就像三个月前在医院,他救下林茉莉时,虽然理智告诉他不要这么做,但是感性却驱使他做了。

    “住手,都住手……”

    蒋飞就算还没有学到武功秘籍,人物等级也没有来得及升级。但毕竟是一米八个子的男人,力气还是有的。

    他很快就挤开了人群,到了头发被抓落了不知道多少,脸上布满泪痕、伤痕,白大褂上已经有了不少污渍的漂亮少妇苏楠身边。

    这时候苏楠虽然浑身受伤颇重,但是却死死的护住她五六岁大的女儿,不让她受一伤害。

    “你是谁!敢来管老娘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中年妇女被蒋飞拉开了,十分不爽,恶狠狠地瞪着蒋飞。她身后可以好几名大汉帮忙撑腰,今天她是势在必得,谁也不怕。

    倒是孙楠,这时候勉强止住了哭泣,有些抽噎地抬起头,狼狈地看着蒋飞,吃惊道:“是你?”

    同行是冤家。

    更何况还是相隔很近的同行,成为了直接竞争对手。

    蒋飞认识苏楠这位喜欢穿黑丝高跟的美少妇;而苏楠,自然也对蒋飞这位颇为年轻帅气的伙子有所了解。

    她刚才真是愤怒到了极,也悲哀到了极。

    她被中年大汉死死的握住手臂,又被泼辣妇女扯住头发,想打电话报警都没有办法。心里祈祷着旁边能有人看不过去,站出来帮一把她们母女两人,她必定会感恩戴德。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手帮忙,连开口求情都没人。最后终于有人站出来了,却是她的竞争对手!

    她万万没有想到。

    苏楠不是傻子,她这段时间也很清楚,自从她开了诊所之后,蒋飞诊所的生意就一泻千里,想必蒋飞在心里肯定是恨她到了极。

    要是一般人,看见她受此劫难,怕是在暗中睡觉都要笑醒,忍不住拍巴巴掌了。哪里会站出来帮她?

    “我是对面诊所的医生,刚才看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所以有话要。”蒋飞笑眯眯地道。

    “对面诊所的医生?”中年少妇冷笑一声,立时威胁到:“我管你是谁,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要不然,等会儿我去将你诊所也给砸了!”

    蒋飞闻言,面色也是一冷。

    这女人,简直就是恶霸了!

    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蒋飞道:“尽管去砸。不过我刚才已经报警,你要是砸了,到时候全额赔偿给我就是。正好我那诊所也不想开了。”

    不仅仅是中年妇女,她背后的几名大汉也是脸色一变。

    这件事还是惊动了警察,心里底气不足的他们,自然是不想这么做的。

    “臭子,你今天是吃饱了饭没事找事是吧?就算你报了警,你以为我就不能收拾你了?!”中年妇女背后,一个手臂上有刺青的男人走了出来,捏了捏拳头。

    蒋飞嘴角抽了抽,看见这种武力值高,又有黑.社会样子大汉,他还真是有怵,不愿意招惹。

    惹上这种人,就算报警也没用,警察总不能随时保证你安全,他们总能找到机会报复你。

    “靠!要是我现在人物升了一级,或者得到了什么武功秘籍,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种瘪三!”蒋飞在心里想到。

    没理他,蒋飞递了一包纸巾给风情少妇,道:“我不是没事找事。我只是觉得那位老人之所以会昏迷不醒,不是医疗事故,而是自己发病。”

    “放屁!”中年妇女眼中闪过一抹慌乱,随即大骂道:“你子算哪个葱?市医院的医生都这样,你子不是?”

    “我不是就不是。”蒋飞淡淡地道。

    “为什么不是?你能将我婆婆救醒吗?要是你能救醒,我就信你!要是你不能,就给我乖乖滚到一边去,让这个狐狸精赔钱!”中年妇女怒声道,想要将蒋飞吓退。

    蒋飞却是大手一挥:“既然你这么了,那我就试试看。不定运气好,唤醒了也不定……”

    ps:老书完本了,今天新书的收藏和推荐票,都好惨谈……同志们,加把劲啊,你们的支持,是太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