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颗生命力茂盛的星球,天空清澈湛蓝,水面洁净无垢,林木郁郁葱葱,各种不知名的兽类在竞相奔走。

    凌木漂浮在空中,看着这颗和地球的生态环境差不多的生命星,叹了口气,若非迫不得已,他也不想破坏这颗美丽的星球,但是如今的地球已经走向衰亡,他逼不得已,必须找到一颗新的生命星来生存!

    “还是驱逐吧,尽量不要下杀手!”凌木手一挥,对着下方说道,然后不忍的闭上了双目。

    在凌木下方,是一支骷髅兵团,但是仔细看去,这支骷髅兵团的骨架都泛着金属色泽,眼眶中也不是冥火,而是两块充斥着数据流的晶体。

    闻言,这支骷髅兵团瞬间出动了起来,在前方三具巨型骷髅的带领下,开始驱逐起这片区域的兽类。

    这三具巨型骷髅,一具骨架膨胀,像是爆炸性一般填充了整个身躯,一具骨架精干,手持一把金色的巨镰,最后一具最特殊,居然是漂浮在空中,手中拿着一把骨玉法杖,在凌木一声令下后,三具大骷髅立刻带领后方的骷髅兵团向外推进,将这片区域内所有的兽类全部驱逐出去。

    “主人,第三批迁移民到了!”

    忽然,一道光影在凌木身边凝聚,这是一个女性,完美无瑕,美得让人感觉到不真切,正是伊雪,对着凌木细声开口道。

    “嗯。”凌木点头,再次看了一眼下方无数因为被驱逐而咆哮不止的兽群,然后轻轻一叹,如同瞬移一般,身形突然消失。

    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一个文明基地,基地正中是一片宽阔无边的平整降落场,此刻正有一艘巨大的飞船在缓缓降落,飞船惊人的巨大,足以容纳上千万的人口,正是用于承载地球迁移民的宇宙飞船。

    这已经是第三批迁移民,第一批率先迁移而来的是军人和士兵,要协助基地建设和守卫,享有第一优先迁移权。

    第二批是学者,工程师,医生,科学家等掌握人类文明的精英,这是人类文明能延续下去的保障,所以也享有优先迁移权。

    第三批也就是这批,则是官员,名流,富豪等上层人士,他们在人类社会中的影响力很大,凌木不想破坏原本的社会秩序,所以就妥协把第三批优先迁移权让给了他们。

    剩下来的批次就是普通人了,不过所有的普通人都必须接受一场对于人性的心理测试,善良,正义,团结,勇敢,勤奋等人性面都在测试范围内,在测试中,人性指数“善”一面所占比例越大的人,越享有优先迁移权。

    若是测试出来“恶”面还超过“善”面,也就是有隐藏犯罪心理的人,则会被剥夺迁移资格,这是人类文明的一次重新,只需要社会精英,不需要社会渣滓,虽然这些渣滓不会服从,因为留在地球上不能迁移就和等死没什么区别,但是他们的抗议完全无效,若是还敢继续生事就一律格杀,生存资源太过紧张,减少人口也是节省资源的一种有效措施,正是这种铁血手段,让华夏人口的迁移进入了有条不紊的规程。

    因为迁移到这颗生命星的人数还不太多,这个降落场也就没有什么人影,除了两队士兵在周围警戒,防止有突然出现的兽类影响飞船降落之外,就只有几道人影等在场中,凌木忽然出现在他们中间,让这几人的表情都是一阵变化。

    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轩辕蝶依,慕容雪,诸葛神机,欧阳小剑,独孤问天,东风鹏鹏,西门无极,北冥芷韵八人。

    这颗生命星没有人类,原住民只有兽类,但是这些兽类已经诞生出了智慧,而且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拥有极其强大的能力,如同魔兽一般,攻击性极为强大,于是轩辕蝶依她们八人也在凌木的要求下随同第一批迁移的飞船跟了过来,她们八人的能力特殊,很有研究价值,凌木正在分析她们的能力想要加以利用。

    凌木的出现让他们八人的神色都很复杂,曾几何时,他们还能平视甚至敌视算计的一个普通游戏玩家,如今却已经成为了至高无上,只能仰望的存在,一念之间可以毁灭全球的人类,也能在一念之间拯救全人类,称之为“神”也不为过!

    “凌风……”诸葛神机声音沙哑的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他年龄大不了楚风几岁,可是已经半头白发,满脸皱纹。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凌木摇摇头,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诸葛神机闻言,神色更加落寞,连让他斤斤计较的资格都没有了。

    西门无极他们还好,脸色没怎么变化,只不过当凌木的目光转移过来时都会赶紧低头不敢对视。

    慕容雪风华绝代的玉颜黯然,看着凌木,心中苦涩,曾经的一幕幕在她心中印过,若不是心中真的对凌木生出了好感,她堂堂一个让无数男人拜倒的慕容女神,又怎会一次次低声下气,甚至恬不知耻的贴近,可是最终,还是迫于家族的压力站在了凌木的对立面,如今还有何颜面再面对凌木。

    在场中神色唯一比较正常的就只有轩辕蝶依了,轻纱蒙面,遮住了她那惊仙一般的绝世之颜,不过目光在看向凌木时,总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在里面,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凶狠的看着凌木,恨不得扑上来咬两口。

    不过这也让凌木大感有趣,心中一乐,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笑呵呵道:“今晚继续来我房间做研究!”

    房间两个字凌木还咬的格外重,一脸乐呵。

    轩辕蝶依似乎发出了一声呜吼声,目光又羞又怒的盯着凌木,很是凶狠,虽然研究是不假,但是为什么要去他的房间?还要脱光她的衣服?

    几个男人都是怒不敢言,悲哀的看着他们的蝶依小姐,北冥芷韵闻言则是赶紧退了一步,躲避凌木的目光,只有慕容雪微微一愣,然后微不可查的挺了挺自己的胸。

    一阵的轰鸣声传来,飞船平稳降落,巨大的舱门缓缓打开,第三批迁移民终于抵达,缓缓走了出来,四周的士兵赶紧上前引导,伊雪的虚影也现身在高空进行指挥,人流开始有条不紊的往外疏通,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世界。

    位于人流最前方的是一高挑一娇小两道靓丽的身影,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凌木,顿时一声喜悦的惊呼。

    “木子哥!”

    正是苏蕊和王珂,苏蕊一声欢呼,然后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头扑进凌木的怀中,王珂同样巧笑嫣然,熟络的走过来挽着凌木一条手臂。

    苏蕊现在是华夏国的女皇,和王珂身份尊贵,也在这第三批的迁移民中。

    “好了好了,都是女皇了,还长不大!”凌木失笑,摸着苏蕊不过达到自己胸口的小脑袋。

    苏蕊也知道现在和凌木表现太过亲密不好,身后还跟着无数官员呢,所以也只是抱了一下就起身,然后一脸威严的回去指挥了。

    新世界的规则和秩序都还没有建立,也便沿用旧时代的规则,一支军队被调了过来临时充当接待,将这批次的迁移民领进一个新建的基地市。

    轩辕蝶依他们也朝飞船迎了上去,这批次的迁移民当中同样有他们的家族。

    见现场的秩序在有序的进行,毕竟都是社会的上层人士,基本的涵养还是有的,凌木也点点头打算离去,既然华夏的领导层已经到了,接下来就是关于地球迁移的会议了,以凌木现在的身份自然是必须参加,主要是华夏领导层的压力太大,各国都在向华夏施压,因为现在地球上只有华夏完成了迁移,所以他们在面临各国压力之下也没辙了,打算推到凌木这来,毕竟现在地球的迁移事宜都是由凌木一口说了算。

    不过刚想动身,凌木的身子却是略微一顿,看见了三道俏丽的身影朝自己而来,竟是舞秋叶、舞红月还有许久不见的舞春风!

    舞春风是坐在轮椅上的,被舞秋叶和舞红月推了过来,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在看向凌木时,还是充满了喜悦。

    “凌……凌木哥哥……”

    舞秋叶和舞红月的脸上都很复杂,倒是舞春风对着凌木小声的喊道,紧张不安,但也带着些期盼和羞涩。

    “身子还没好吗?”凌木蹲下身来,将舞春风苍白冰凉的小手握在掌心,然后关心的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有走动的力气……谢谢凌木哥哥……”被凌木温暖的大手握住,舞春风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红霞,小声说道。

    她有先天性软骨症,几乎是绝症,从来没有自由的奔跑过,甚至连一杯水的重量都拿不起,是游戏头盔带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在网游中她身体健康,能跑能跳,还刻意选了盾战这样一个体质强大的职业,这是她心中对于生命对于阳光的渴求!

    可是在《神化》中的时候终于病情恶化,昏迷不醒,生命垂危,再也用不了游戏头盔,这也是她在之后一直没有上线的原因。

    凌木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找到了她,然后在伊雪的帮助下进行了治疗,终于把她救了回来,到现在已经快恢复正常了。

    凌木站起身来,看着玉脸复杂的舞秋叶和舞红月,也是微微一叹。

    “凌木……”舞红月忍不住开口,美目复杂的看着凌木,“我如果放弃现在的一切……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你不应该对我说,你应该对倾城说,你是舞阁的副会长,是她最信任的人,只要她能原谅你,我自然也无所谓。”凌木摇头,让舞红月的玉脸一黯,不知道想到什么。

    凌木这才看向舞秋叶,目光也有些复杂,舞秋叶则更是不堪,躲避着凌木的视线,将下唇咬的发白。

    “我回去了艾泽拉斯……”凌木缓缓开口,“什么都没有了……”

    “对不起……”舞秋叶娇躯一颤,险些软倒,扶着轮椅壁艰难站定,却已经是泣不成声。

    “骷髅王,骷髅领主,冥魂统领,亡灵兵团,领主大厅,通灵之塔……什么都没有了……”凌木继续道。

    “对不起……”凌木每说出一个名词,舞秋叶的娇躯就颤抖一次,抓着轮椅的指节发白,下唇已经被咬破,血丝溢了出来,却只能无助的重复着对不起。

    凌木说的这些,都是被她亲手一件件拆解的……

    “你是艾泽拉斯的副领主,你没有管理好我的领地,你说你该怎么赔偿我?”凌木笑了,双臂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舞秋叶。

    “对不起……对不起……”舞秋叶却只能一遍遍的重复对不起。

    “我看你也没什么钱,估计也赔不起,不过这脸蛋和身材还不错,不如肉偿吧?”凌木伸出手去,手指挑起舞秋叶的下巴,摩擦着她光滑洁白的肌肤,然后轻笑道。

    舞秋叶先是一愣,接着双手捂住嘴,再也不受控制的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呜……呜呜……”

    ——

    番外,算是弥补了一些遗憾,毕竟是道长的疏忽,也算是了却心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