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四章 合作

第十四章 合作

    叶寒封整整花了一天的时间为两个家伙筑基虽然两个家伙的体质不如他那么好但是也是属于万中无一叶寒封不愿意浪费这样美玉所以十分细心的为他们筑基还从乾坤袋里找出原本是天玄真人要给的吃的固本培元的丹药喂给两个家伙吃还运功帮他们化解药力就这样花了一天的时间不过效果是显著的有叶寒封这样级别的高手为之筑基还帮忙化解药力两个家伙就如同脱胎换骨一样就他们现在的实力除非是大剑师那个级别的高手否则要伤他们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要知道他们两个一个才十二岁一个才九岁而已出去会吓死人当然了两个家伙现在只是空有力量还不知道如何运用呢接下来叶寒封根据他们的体质分别教海伦九天姹女功(魔门的一种绝世媚功专门适合天生媚骨的人修炼)而对于阿戈琉斯则教他玄天宝鉴这是一种亦正亦邪的功法威力无穷可是是武学中的旷世宝典相传练到极至后能够破空成仙虽然海伦和阿戈琉斯没有办法修真成仙但是这两种功法修炼后要变成神级高手也不是件难事。

    这些旷世宝典都是武道派的前人收集起来的功法毕竟他们讲究的就是以武入道所以他们都会去收集其他门派的绝世武学用来借鉴只不过这个收集方法嘛不大好听就是偷来的。本来叶寒封还想教他们魔法不过可惜他自己虽然各系魔法都会但是就是不会教人毕竟天底下的怪胎就他一个怪胎的学习方法怎么能教给正常人呢?所以也就放弃了。

    “哥哥我们会用功学习的!”刚掌握了武技的阿戈琉斯开心的道。而海伦则乖巧的站在一边。

    “记住我教你们的东西是让你们来保护自己的不能拿出来随便炫耀不能拿出来跟人争强斗狠更不能去做坏事否则我会亲自废掉你们的力量还有现在你们已经有一定的实力了以后能有多大的进步就要靠你们自己去努力了无论是武技还是魔法都讲究一个悟字领悟对你们来很重要不然可能你们的实力会一辈子都停滞不前知道吗?”叶寒封语重心长的道。

    “恩知道了!”阿戈琉斯和海伦齐声道。

    “还有等你们自己修炼几年后我会让你们到大6上的学校去学习这个世界的魔法和武技这样你们才可以取长补短……”叶寒封正准备下去时突然听到阿瑞斯在门口道。

    “少爷有人要见你!”

    “哦让他们进来吧都弄好了!”叶寒封正了正衣着从新把斗篷上的帽子盖了起来端坐在屋内两个家伙则分别站在他身后。

    来人年纪二十二、三左右一头金长相俊美身型算不上高大体格也不是十分健壮但是肌肉结实从他走路姿势来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高手已经达到了大剑师级别的实力了那人先施了一个贵族礼仪后才微笑的开口道“叶寒封阁下冒昧来访希望您不要见怪!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光明帝国四皇子现近卫军副统领亚历山大*卢索!”

    亚历山大进屋后也在打量着叶寒封不过因为叶寒封将斗篷的帽子盖上了所以他看不到叶寒封的长相回想起他的父皇曾过叶寒封特征是黑黑瞳是这个大6上没有的特征所以看到叶寒封这样的打扮也就没怎么奇怪了。寥寥几眼过后叶寒封给亚历山大的第一感觉就是身藏不露。

    “哦原来是四皇子殿下来访叶某怠慢了还请殿下不要怪罪啊阿瑞斯给殿下搬块椅子!”听到亚历山大介绍后叶寒封礼貌上了两句但是没有起身迎接。

    亚历山大看在眼里脸上不满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恢复先前的样子坐下后微笑道“阁下果然与众不同直截了当了吧这次我来访是有两个目的一是为公一是为私!”

    “哦殿下不妨来听听看在下能不能帮到!”叶寒封看到亚历山大的表情心里暗赞道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是个人物!

    “先我们先公事吧父皇见到了您和卡拉国师交换的魔核后十分开心想请阁下到皇宫一叙!其次才是我个人的私事本人对阁下你的胸襟十分佩服要知道那魔核可是帝王兽的魔核价值连城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如果不是卡拉国师坚持交换的话阁下竟然愿意将其送给七妹实在是令人佩服啊我想和阁下交个朋友不知您意下如何?”压力山大道。

    “哈哈哈殿下真是快人快语但是叶某有一事不明还请殿下告之!”叶寒封笑着道。

    “请!”

    “殿下身为光明帝国的四皇子身份何等的金贵怎么会和我这样的普通人交朋友呢?更何况我还是个身份不明的人殿下不怕吗?”叶寒封开门见山的问道。

    亚历山大略微吃惊的看了叶寒封一下因为他没有想到叶寒封会问得这么直接原来先前他去探望伊萨贝尔的时候就听伊萨贝尔提起过叶寒封城府极深的他一下子就看出了伊萨贝尔喜欢上了叶寒封后来又听到他的父皇叫他来请叶寒封时有道叶寒封身边有一个斗皇级别的高手要他去请的时候客气一亚历山大当时心里就注意到叶寒封了直觉告诉他叶寒封身份神秘不是个普通人物而且或许还会是个可以利用的人所以才会愿意放下身份和叶寒封交朋友只是没想到叶寒封那么直接就把话挑明了不过稍加思索后他便道“阁下真的很有意思既然阁下都这么问了我也就如实告之我从就明白一个道理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阁下身份虽然神秘但是并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这个世界上其实是很现实的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在我们还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不是可以合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