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九章 反客为主

第九章 反客为主

    原来这个白衣人就是海伦吃了易容丹后所装扮的样子她之所以走暗黑帝国的方向是因为他想去找之前带领被压迫的人们起义之人根据叶寒封给他的资料那些人应该是在德帕斯帝国境内海伦也不着急的去寻找一路上游山玩水边赶路边游玩此时碰巧大6上开了许多酒坊还是以华夏二字命名聪明的海伦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叶寒封虽然她不喝酒但是却很怀恋以前叶寒封给他们弄的饭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她才进入了酒馆吃饭只是没有想道这么巧正好听到西蒙等人是要去找阿戈琉斯由于经历了杀手之王那件事之后海伦知道现在她和阿戈琉斯的处境并不是太好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出于心海伦便打算看个究竟于是跟在了他们身后如果不是阿卡出言不逊的话海伦也不会听了不高兴现身出手教训了他们。

    “什么?!”西蒙等人全都吃惊的看着海伦大叫道。

    所有人的脑子当场就当机了“海伦”这两个字是什么概念呢?一个帝国的一等女公爵外交官大6上的女军神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强的高手是大6上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或者更准确的是应该是所有人心目中完美的女神集智慧、美貌和实力于一身的女神几乎每个男人都幻想着跟海伦见面时是什么情景可是现在呢?一个活生生的海伦就这样站在了西蒙等人的身前其震撼远比我们平常闲来无事在逛街时碰见胡Boss还要强烈得多当时就有几个人幸福的晕了过去。

    “怎么?不相信吗?”海伦面无表情的道。

    “信……怎么会不信天底下还能找出第二个实力如此出众并且美如天仙的女子吗?名震大6的海伦不应该叫女公爵阁下很荣幸见到您!”西蒙使了一个很绅士的贵族礼仪开口道。

    “很好那么回到刚才那个问题你们找阿戈琉斯干什么?看样子你们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于构成对他的威胁那就很奇怪了在这个很敏感的时期不是去杀他那难道还是去找他泡茶喝不成?”海伦无视西蒙的礼仪依旧面无表情的道。

    “这……原本我们是想先找阿戈琉斯再去找你的既然先碰到了你那么这顺序也就无所谓了之前我们不是因为事关重大因为我们是大6上那些统治者口中的叛逆者起义者我们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了稍有不慎丢掉性命是连累大家是大啊!”西蒙解释道。

    “你们就是那些起义者?!”这些换海伦吃惊了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要找的人就这样简单的找到了海伦都有不相信。

    “女公爵阁下看样子你好像也是在找我们该不会是想把我们拿下去交差吧?虽然我们的实力不如你但是你最多也就只能得到我们的尸体而已别妄想得到我们口中的秘密!”西蒙见状赶紧戒备了起来随时准备抹脖子。

    “呵呵……”海伦清脆的笑声响起“你们既然害怕又为什么敢跟我出你们的身份呢?这不是一件很矛盾的事吗?”

    “实不相瞒这也是迫不得已在下曾经遇见过神之预言师他老人家告诉过我如果想要起义成功就需要找到两个人来当我们的领导者这两个人正好是一男一女当时我很为难毕竟符合这样条件的人满大街都是好在后来他老人家还有跟我到时我就知道了因为这对男女将会横空出世眼看我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可是我一直没有找到神之预言师他老人家所之人为了不让兄弟们再次白白牺牲我才决定冒险来找你和阿戈琉斯毕竟你们是到现在为止最符合条件之人。”西蒙无奈的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也正要找你们呢当然你们可以放心我不是要抓你们去交差实话要拿下你们很容易要从你们口中套出秘密也不难但是那都不是我的目的我要找你们的原因就是想让你们来当我的手下用你们的话来就是成为你们的领导人带领你们起义。”海伦不紧不慢的道。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西蒙吃惊的问道。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和阿戈琉斯放着好好的荣华富贵不要却要来跟你们一起去过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啊?呵呵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实际上我和阿戈琉斯的处境很危险七大帝国都想要我们的命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人我们的存在严重的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不要以为我们现在很风光实际上如果有一天我们和法卡克帝国的皇帝之间也出现了利益冲突或者是用我们可以换到更大的利益时我相信法卡克帝国的皇帝也会毫不犹豫的将我和阿戈琉斯斩杀寄人篱下朝不保夕的日子我和阿戈琉斯都不想过了所以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也不怕你们知道现在阿戈琉斯已经把边境三十万人的军队归入到了自己的旗下而我要做的就是去整合优化你们的力量让你们为我所用对于我和阿戈琉斯来我们要建立属于我们的势力甚至是帝国!而对于你们来你们需要优秀的领导者带领你们走向成功!”海伦自信的道。

    听完海伦的话后西蒙心里不知道该些什么很明显海伦和阿戈琉斯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他们两个人都是行军打仗的高手同时又是精通各方面的知识都属于是多面手如果由他们来带领起义军相信更取得更好的成绩甚至就想海伦所的那样建立一个帝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话回来海伦的话又让他有些接受不了感觉完全不同原本他是想去请人来做领导人的可是现在却成了别人想把他们收为手下虽然本质上没有变什么但是形式上却完全颠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