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九章 大陆两巨头

第十九章 大陆两巨头

    大6上至今为止规模比较大的起义有三次分别是西蒙所领导的两次北大6起义和伍尔夫所领导的一次南大6起义至于各个帝国自身所生的起义加起来一共有二十多次每次都是在战败的帝国境内先爆然后有机会的话在把星星之火引到周边的帝国去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规模了很多只是在精灵、斯比恩和龙神三个帝国境内才生了起义德帕斯帝国没有生起义是因为其原本的起义势力已经被铲除领导人不知去向一时间群龙无(或者应该是跟无头苍蝇一样比较贴切)组织不起来起义而暗黑帝国光明帝国和美锐格帝国没有生起义的原因是因为法卡克帝国大量的吸收了各国的难民起义靠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人有劳动力的壮丁都跑路了留下的都是些跑不动的老弱病残怎么能去起义呢?因而这三个帝国由于没有人手所以没有生起义暴动。

    起义还是跟原来一样很快就被镇压了虽然爆起义的三个帝国都损失惨重但是他们的帝**队跟那些起义者比起来还是有这巨大的优势镇压起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仿佛一切都是过去的翻版各个帝国继续进入休整期等待着下次大战的到来起义在所难免的爆又在所难免的被镇压没有变化。

    可是真的没有变化吗?其实不然因为这次战乱所引的变化很大。

    先法卡克帝国已经完全确立了第一帝国的地位就好比中国古代历史中战国后期的秦国一样力压诸侯以这样的局势展下去大6统一是在所难免很多有识之士都已经在向法卡克帝国靠拢了生怕晚了别人一步。

    其次就是这次战乱所产生的大量难民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转变成起义军队而是变成了法卡克帝国的劳动力这在很大程度上铸就了法卡克帝国的辉煌但是这不是主要的真正主要的是还有一部分的劳动力并没有流入法卡克帝国境内也没有参与大6上三个帝国的起义没有人察觉到这个异样毕竟没有当时的几个帝国都不会去花心思去统计到底流失了多少劳动力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统治地位除了少数比较尽职的官员有去上报数字以外其他的基本上对于这样的事情都是报以不予理睬的态度虽然法卡克帝国有去记录入境人数但是没有原始数据作为对比参照法卡克帝国方面也无法确定是不是全部的流失劳动力都到了他们那那么流失的那一部分劳动力哪去了呢?——

    在一个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有两个人站在了法卡克帝国与暗黑帝国的边境上。

    “你的仇我帮你报了你应该怎么感谢我?”一个人开口道。

    “朕好像不需要你帮忙也一样能报仇那你朕该怎么感谢你呢?”另一个声音听起来似乎很不屑。

    “那我不就是白帮忙了吗?真让我失望堂堂的一个帝国的皇帝竟然这么气!”

    “朕?哈哈哈哈那你呢虽然你名以上不是皇帝但有差别吗?”

    “好了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了咱们把话挑明了吧这次我来是给你身后人的面子要不然就你我还不放在眼里大6上别人都敬畏你怕你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如此我恰巧就是其中一个!”最先开口的人突然间把气势释放了出来神级高手的实力展现无遗。

    “哈哈哈哈难道就你是神级高手吗?”完另一个人也释放出了气势同样也是个神级高手。

    “看来是需要先打一场了?难道你身后之人叫你来就是为了跟我打一架吗?”

    “哼既然话道这份上那朕就把来意清楚这次朕来是希望我们两个帝国暂时放弃一切恩怨各自展自身的实力直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帝国之后再真刀真枪的一决雌雄如何?”

    “你想得真美现在的法卡克帝国的国土面积几乎是暗黑帝国的两倍实力更是暗黑帝国所不能比拟的不要现在暗黑帝国没有能力对外扩张了就算是有要是真按你的那样的话那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暗黑帝国你认为我会愿意吗?”

    “要不这样前期朕可以无条件出兵帮你暗黑帝国可以朝德帕斯帝国已经精灵帝国的方向展你看如何?”

    “那前期所需要的巨额军费呢?”

    “当然也由朕来承担而且之后对于暗黑帝国国内的展朕还可以给予经济援助等暗黑帝国展起来了朕再出兵从美锐格帝国和光明帝国的方向进攻这样到了最后我们在一决雌雄这你应该满意了吧!”

    “哈哈哈哈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你以为朕愿意这样吗?朕这也是不得已才和你合作好了少废话你同不同意!”

    “这样的好事我为什么不同意我可以答应你!”

    “那我们用血契约盟誓在没有消灭其他帝国前我们两个帝国永不侵犯!”

    “好!”

    完两个人击掌盟誓后又各自划破了自己的手腕两人的鲜血立了一个血契约随后两个对视了一下分别大笑了起来。

    这两个人不用多大家都能猜到就是法卡克帝国的皇帝杰拉德和暗黑帝国的那个神秘人其实神秘那也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对于杰拉德来对方是什么人他早就知道了因为这个神秘人就是之前要杀海伦和阿戈琉斯的杀手之王。想不到杀手之王摇身一变成为了暗黑帝国的掌权人这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不过更让人吃惊的是杰拉德竟然开出了那样的条件去和杀手之王合作世上真有这样的好事吗?

    杀手之王口中所的杰拉德的身后之人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