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十六章 诡异的一枪

第二十六章 诡异的一枪

    就在海伦和阿戈琉斯下令士兵冲过关隘的同时光明帝国的追兵也赶到了不过他们并没有起进攻因为光明帝国的士兵此时正惊恐的看着那近百名身高过五米的钢铁巨人饶是光明帝国的王牌军团圣殿骑士军团和狂信者军团也不由得被这样的情形吓到了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中巨人可没有如此精良的铠甲和装备而且原本关隘前的魔晶大炮也被海伦和阿戈琉斯的士兵夺了下来正用这那大口径的巨炮对准着他们要知道无论这些圣殿骑士和狂信者实力多强也不可能经得起魔晶大炮的攻击因为如果没有大剑师级别以上的实力根本就不够那魔晶大炮轰一下呢圣殿骑士和狂信者中的个人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大地骑士的水平面对这这些魔晶大炮也只能乖乖的站在射程之外不敢随便动弹一下。

    面对这样的情形最后经过了来两个军团的团长商议之后光明帝国的追兵很识相的转身撤退了毕竟作为王牌部队谁都不想做无谓的牺牲。

    …………

    足足花了半天的时间阿戈琉斯和海伦的士兵才全都通过了关隘好在这些士兵全都是骑兵要不然十二万人要通过那并不宽敞的地方没有两天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完成就在众人都通过了关隘后那近百名巨人先是巨石把路口封了起来防止光明帝国的军队再次冲过来然后也都退了回来。

    “海伦俺想你身边的人就是阿戈琉斯了吧!”这时负责殿后的海伦和阿戈琉斯突然听到了一个粗旷的声音。

    “不错我就是阿戈琉斯!”阿戈琉斯转身看见了一个狂战士正在那里挤眉弄眼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心生不悦。

    “是就行来让俺来会会你!”那个狂战士完就自己走到了一边空旷的地方等着阿戈琉斯过去。

    阿戈琉斯被搞得莫名其妙虽然刚才对方的态度并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救过他们阿戈琉斯也不好作可是这倒好他都还没有作呢对方竟然挑衅要求单打独斗一时间阿戈琉斯的火气也上来了取出了长枪下马走了过去。

    海伦在一边看着并没有阻止。

    这时不仅有很多士兵围上来观看那些异族士兵也都围在了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比赛还有几个异族士兵正在那里下注赌谁会赢呢由于众人围了上去便将阿戈琉斯和那位狂战士所站的地方围成了一个场地。

    阿戈琉斯缓缓的走了过去在距离那位狂战士还有三米处停了下来开始观望对手起来此时阿戈琉斯奇怪的现虽然对方气势汹汹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杀气应该只是纯粹想跟他切磋一下于是脸上绷紧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

    “莫头看你的了不要给俺们狂战士丢脸啊俺可是下注赌你赢啊!”此时场外开始响起了起哄的声音不仅有狂战士的也有兽人的。

    “莫崽子你要是输了看俺回去不扒了你的皮!”

    “他***你们狂战士要是不行就让我们兽人战士上快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老子都等得不耐烦了!”

    ………………

    …………

    ……

    面对众人的起哄在场内的狂战士憨厚的笑了笑也不多话见阿戈琉斯已经摆好了战斗姿势抡起了大斧就招呼了过去而阿戈琉斯也挺起了长枪迎了过去场外观战的人爆出了一声声叫好声。

    只见这名狂战士虽然穿着重甲但是度丝毫没有受影响一个闪身便杀到了身前一斧由上到下劈了过去阿戈琉斯见对方的兵器以及身上的铠甲就知道对方力气惊人也不硬接一个侧身躲过了对方的攻击随手长枪一挑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以及闪电般的度刺向了狂战士的咽喉部位这倒不是阿戈琉斯心狠手辣而是对方除了脖子之处以外全身都罩在了铠甲里面实在是名副其实的钢铁乌龟其他地方就算是让阿戈琉斯用长枪扎到了也未必能伤的到这位狂战士相反的如果这个狂战士反应不过来的话以现在阿戈琉斯的修为完全可以做到及时收枪这样一来不仅让对方知道了他的厉害也不会伤到对方性命一举两得。

    那名狂战士见一斧劈空正准备要接着进攻呢猛然间现阿戈琉斯的长枪出现在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角度眼看就要扎向了他的咽喉在这样电光火石之间这名狂战士赶紧一个后仰堪堪躲过了阿戈琉斯的长枪紧接着狂战士收斧回来横扫了过去是迟那是快那如车轮一般的斧子要是被扫中的话那绝对是有死无生阿戈琉斯见对方能如此迅的变招就知对方的武艺十分了得于是赶紧收招拿枪去挡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阿戈琉斯被震了出去狂战士紧接着又是一斧劈了过去完全就不给阿戈琉斯喘息的机会眼看阿戈琉斯就要被劈中了此时狂战士突然看到了阿戈琉斯嘴角上的笑容暗叫了一声不好赶紧心生警惕。

    果不其然阿戈琉斯乃是诈败故意去接他那一下好借力退去等着就是狂战士的追击眼看斧子就要劈到阿戈琉斯了突然阿戈琉斯身体顿了一下原本后退的身体竟然在一瞬间调整了过来朝反方向也就是对着狂战士的方向身体近乎贴着地面滑了过去长枪一抖枪尖不偏不倚再次刺向了狂战士的咽喉部位。

    这下子当狂战士面对这诡异的身法时饶是他已经料到阿戈琉斯会变招也不可能反应得过来之见两人就这样一个突然的交身而过各自冲出了数米停了下来背对着对方。

    此时场上静得可以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响忽然众人听到了“滴”的一声大家寻声望去原来这是一滴从阿戈琉斯枪尖上滑落的血滴落地上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