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十七章 世上最无厘头的对决

第二十七章 世上最无厘头的对决

    谁也想不到阿戈琉斯竟然这么快就获胜了两人从交手的结束不过短短了两三个照面而已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特别是作为阿戈琉斯的对手那名狂战士此时正转过身来一脸诧异的看着阿戈琉斯同时难以相信似的摸着自己脖子边上的一个伤口这个伤口很细很但是这名狂战士却相信只有阿戈琉斯愿意那么留在在脖子上的伤口就不是这样了。

    “你这是什么招数?”那名狂战士开口问道。

    “霸王枪———夺命追魂式!”阿戈琉斯淡淡的道。

    “夺命追魂霸王枪?!好名字不亏是夺命追魂啊刚才的比试我输了只不过我还想跟你在比试一下因为刚才我太低估你了由于轻敌才败在你手上现在我要拿出全部实力了你可要做好准备!”

    那名狂战士在完话后眼神中流入出了无穷的战意气势也随之不断的提高了起来一直到他的气势攀登至的时候便听到那狂战士一声大吼随之他的体型开始生了变化原本已经是两米多的身高一下子暴涨到了三米左右两眼通红紧紧的盯着阿戈琉斯仿佛就如同是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

    最让人奇怪的是狂战士身上的铠甲竟然没有被撑破反而表现出了极强的伸缩性这可以看得出这狂战士身上的铠甲绝对不是件普通货应该可以算得上宝甲了阿戈琉斯不仅在心里想道‘什么时候狂战士的家底也这么丰厚了?这个世道太疯狂了!’

    狂战士狂化后随着身型的改变力量、反应、度恢复力以及抗击打能力都得到了全面的提升阿戈琉斯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手实力的变化原本对方只是一名中位圣级高手但是在狂化后实力已经攀升到了上位圣级高手的程度了。

    就在此时阿戈琉斯开始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实际上以现在阿戈琉斯的实力而言如果使用《玄天宝鉴》这一功法的话那么在圣级这一领域除了上位圣级高手还能跟他过上几招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对手了可以这么除非对手是神级高手否则阿戈琉斯就已经是几乎无敌的存在了这样的处境也实在很尴尬毕竟神级高手太少了又打不过而圣级领域的高手虽然能找到几个但是其中的上位高手也不多平常真想找人切磋的话还真的是很难现在出现了这么一个对手阿戈琉斯怎么会不兴奋呢?

    只见阿戈琉斯全力运起了《玄天宝鉴》这门功法身边慢慢的出现了一丝丝黑气到最后阿戈琉斯身后的黑气竟然融合在了一起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黑洞仿佛有无尽的吸力让周边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力量在流失这便是《玄天宝鉴》的最后一层心法“玄宇宙”当运功者将玄功运到了极至后所产生的情形众人见状大惊赶紧退得远远的仿佛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阿戈琉斯。

    “嘿嘿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强大看来不愧是主人的弟弟来吧痛痛快快的与俺一战让俺好好看看你是不是够资格领导俺们!”

    那名狂战士见到阿戈琉斯的功法后先是吃惊后来变成了兴奋要知道狂战士原本就是为战而生的种族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战斗更有意思的了于是兴奋的狂战士也不等阿戈琉斯答话抡起了斧子便冲上前去一顿爆劈此时的狂战士用的完全就是战斗的本能毫无招式可言每次攻击还没有攻到气势就已经是咄咄逼人就连离着好远观战的众人都能感受到那斧子上的力量。

    阿戈琉斯在听狂战士的话后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对方就已经攻了过来阿戈琉斯也不含糊全力运起功法后放弃了所有招式跟对手来了个硬碰硬。

    每次兵器相碰时都产生了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那些异族战士还好本身实力就不俗而且还离得老远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样一来可就苦了那些普通的士兵他们面对那巨大的声响时出现了一阵阵的眩晕本能的一个个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停的往后退而那些离得近了的士兵耳朵都已经震得流血了晕了过去。

    不过在比试的两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些此时两人正在对砸得不亦乐乎你一下来我一下谁也没有多使心眼偷砸几下就这样场面很原始很搞笑。

    由于阿戈琉斯用的是长枪在这样的对砸中比较吃亏不过他的功法却弥补了这样的差距每次长枪被抡起来当棍砸的时候真气全都注入了兵器之中使其坚硬无比同时砸起来的时候威力更大反观那位狂战士虽然手中的车轮斧是矮人大师的杰作而且还加固了阵法可是面对这样无休止的互砸也开始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冲击力斧刃上出现了崩口这可把狂战士给心疼的赶紧跳出了战圈抱着斧子用手反反复复轻轻的抚摸这斧面阿戈琉斯见状也停手下来不想占对方的便宜。

    “他***这把斧子虽然不是主人亲手打造的但是也是主人亲自设计并且刻上阵法当时他告诉俺这把斧子是绝对不会轻易受损的这倒好今天竟然在这里给伤了气死俺了不跟你玩了看招!”抚摸完斧子之后狂战士暴起打骂道。

    只见狂战士疯狂的挥舞着斧头劈出了一排又一排由斗气所形成的斧浪攻向了阿戈琉斯阿戈琉斯也不躲闪长枪一抖突然变招大喊了一声“暴雨梨花枪!”

    在瞬间在狂战士的身前便出现了无数个的枪头那些可不是什么幻觉可是枪已经达到一个非常快的程度后所形成的残影而且上面还附带着阿戈琉斯的真气只听无数声“噼里啪啦”的声响狂战士所劈出的斗气斧浪竟然被阿戈琉斯的真气硬生生的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