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章 回家

第一章 回家

    在帮助阿戈琉斯夺取天下之后叶寒封便带着艾薇儿四处云游过起了快乐似神仙的日子。

    然而这样的日子却不能长久虽然叶寒封和血魔老祖都是天难灭地难葬的人物想死都不容易但是艾薇儿却不是由于体质的原因叶寒封无法将修真之术教予阿薇儿即便是在叶寒封的帮助下艾薇儿已经达到了突破神级高手的实力也一样难逃一死。

    就在公元312年在和叶寒封一同共度三百多年后艾薇儿依然无法逃过天数最终与叶寒封阴阳两隔。

    原本叶寒封有很多办法可以令艾薇儿“活”过来例如让亡灵魔法师就能艾薇儿“复活”不过那样做也仅仅只是让艾薇儿成为亡灵永远陪在叶寒封身边而已艾薇儿已经不能称为人了而另外一种方法就是把艾薇儿变成僵尸先复活艾薇儿的灵识然后再让艾薇儿去修炼等到有一天艾薇儿功成圆满退去了一身死气也就可以变成了真正的人只不过这样的方法太耗时间即便是艾薇儿天资过人没有千百年的时间也不可能脱尸的禁锢退去一身死气而且如果真用这个方法的话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叶寒封舍不得让艾薇儿如此。

    当一个又一个方案被否决后叶寒封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现在的他除了在那里左思右想钻牛角尖以外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不过就在叶寒封犯难之时血魔老祖十分及时的出现了并给叶寒封出了一个主意。

    “老弟啊我你这是当局者迷啊!”

    “老哥此话怎讲?”

    “我记得你曾经过艾薇儿很有可能是你以前女朋友的转世对吧?”

    “恩那又如何?”

    “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只要施展神通保留下她的灵识等我们回到了华夏大6自然就能够助她转世到时再唤醒她的记忆那你们不就再一起了吗?而且到时她还能够修炼修真功法相信在我们的帮助下她很快就能达到长生不老的境界这样岂不是完美吗?”

    “对啊老哥你为什么不早呢?看把我给急得!”

    “其实三百年来老哥看你和弟妹过得那么幸福一直都不愿意提回去的事情因为一旦回去就要面对我的那些仇人到时你们的幸福生活也将会被打破这是老哥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不过现在艾薇儿抗不过天数正好也给了你我一个回去的机会只是……”

    看着血魔老祖欲言又止的表情叶寒封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要什么呢于是叶寒封赶紧道“老哥你多虑了回去的事情一拖再拖弟心里已经很是过意不去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弟与老哥你一起回去一趟随便把事情办了。”

    “到时又要麻烦老弟了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情总是要面对的不是吗?”叶寒封安慰完血魔老祖之后便施展神通保留住了艾薇儿的灵识。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叶寒封拿出了盘古斧直接破开空间回到地球上去。

    这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对于实力强大的叶寒封和血魔老祖来穿越时空并不是什么难事仅仅穿过了几个时空后两人便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地球。

    对于原本就是现代人的叶寒封来现在的人类社会显得十分的熟悉但是血魔老祖乃是远古时候的人物哪见过现代化的城市在出现之后当即闹出了很多笑话。

    “这是什么?会跑的铁盒子?会光却没有灯芯的灯?怎么会那么多人在一个盒子里那是什么某位高人的内天地吗……”

    例如这些奇怪的问题血魔老祖还问了很多这实在是搞得叶寒封头很大不过叶寒封还是一一回答了血魔老祖那些层出不穷的问题。在回答了第n个问题之后血魔老祖依旧是一副不大能理解的样子这让叶寒封看后很想当场痛扁他一顿。

    “看来这个世界变化太大了凡人的生活已经变得如此之方便舒适难怪你会现在都没有人修真了如果远古时期就有这些东西谁还他娘的修真啊即使人生短暂也能活得很精彩怎样都好过像我这样浑浑僵僵的虚度了万年的光景。”血魔老祖感慨道。

    “老哥感慨的话我们先不着急着先找你的仇人吧我想他们现在应该都在天界只是我们应该怎么去天界呢?”叶寒封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想当初在远古的时候还没有天界一你的对我来也是十分的陌生啊!”

    “那现在怎么办?”

    “不用着急我想我们并不用去什么天界因为我在人间能够感应得到那几个家伙的存在根据我的感应应该能找得到他们!”

    “这样啊那好办不过在去之前老哥你能不能先跟我交个底啊你的那些仇人到底都是谁啊?”对于血魔老祖的仇人叶寒封十分的好奇只不过之前血魔老祖都不愿意所以叶寒封也就没有多问了。

    “最主要的仇人是两男一女分别是邪马台双仙和多宝道人至于其他人不过是被他们误导才会对我出手所以罪魁祸就是这三人!”

    “邪马台?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是现在的日本吧至于多宝道人那不是阐教的第二代弟子吗?怎么也会跟老哥你起冲突呢?”

    “日本是什么东西啊日不是操的意思吗?难道那个日本是操自己的角色?”

    听完血魔老祖的话后叶寒封险些没有摔倒如果不是真的知道血魔老祖是远古时期的人的话恐怕叶寒封会直接把血魔老祖归为新世纪的人类。

    “不管那些了反正那对狗男女就是自称邪马台双仙女的极其淫荡人尽可夫男的窝囊至极堪称绿帽子的典范这两个***向来都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而且十分见不得别人好嫉妒心极重当时很多修仙之人都不愿意与他们来往至于多宝道人嘛是不是阐教的第二代弟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家伙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身上的宝物极多其中不乏极品宝物此人心胸狭窄容不得他人可以是跟邪马台双仙臭气相投所以很自然就走到了一块当然了当初我跟你的有几个实力强的家伙并不是指他们不过后来我细想之后他们都是被人蒙蔽我血魔老祖怨有头债有主不会迁怒于其他人更何况另外几个家伙可是有真才实学现在恐怕实力之高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找到那三个贱人老哥我的仇也就算报了。”

    血魔老祖继续跟叶寒封解释着时不时还比划两下尽可能详细的向叶寒封描述着那三人的情况。

    叶寒封是越听越心惊心想‘按照老哥这么那邪马台双仙不就是日本所信奉的天照大神和左须之男吗?至于那个多宝道人怎么越听越像西方的某位自高自大的神呢?不会是耶和华吧我靠就这三个人还算得上软脚虾?那要是把其他人也出来那不是要吓破我的心肝吗?香蕉他个亲亲肠的!’

    “我老弟你有什么想法吗?”血魔老祖在滔滔不绝的完后对叶寒封问道。

    “这个……恐怕事情有些不妙啊这样吧老哥你先靠你的感应去寻找好了等找到了他们之后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到时在从长计议好了!”叶寒封一时也不敢乱下结论只能这样道。

    就这样两个实力BT的家伙就在人间四处寻觅着原本一开始就对什么事物都好奇的血魔老祖此时已经不再关心那些在他的心中只想早找到那些仇人。

    日本很显然那是他们的第一站因为那里离中国最近此时的叶寒封和血魔老祖正行走在日本的街道上。

    在他们的眼前是一个繁华的现代社会城市然而在这个城市里到处都让叶寒封感到十分的不舒服随处可见那些穿着学校校服在街上拉客的女孩这在学术界还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呼那就是援助交际而且在巷之中还能看到很多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在行苟且之事时不时还能听到路边有日本人在那里谈论他的性经验有些还是关于自己**的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叶寒封感到很不舒服用叶寒封的话来在日本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下贱和淫荡的气息这应该是最适合国内那些总想着在床上“为国争光”的狼友的光临的地方了因为这里可以满足他们要求任何的要求。

    “我曾经立下誓言绝不踏上这片肮脏的土地想不到今日我还是来了。”叶寒封的话语中透着无奈。

    “为什么?难道这里很糟糕吗?依我看来这里还不错啊很适合魔门众人修行你看这里阴气极重简直就是修炼纯阴功法的天堂啊!”血魔老祖不解的道“当然了我也承认这里的人看起来就面目可憎总给人一种想要上去痛扁他们一顿的感觉似乎不打他们就对不起他们似的。”

    “如果你知道过去的一些事情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讨厌这里了。”着叶寒封就把曾经那段屈辱的历史告诉了血魔老祖。

    “什么!***!”

    听完叶寒封的讲解之后血魔老祖怒冲冠磅礴的气势突然间爆了出来天地都为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