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二章 阴谋

第十二章 阴谋

    在看清了来人是蚩尤和刑天之后旱魃开口道“咦刑天叔叔怎么也在这里啊?刑天叔叔太过分了来看蚩尤叔叔也不去看我哼!”

    旱魃在神界是有了名的绝世魔女但是此时竟然就像女孩似的跑到蚩尤和刑天面前撒娇。

    “呵呵我可不想被你这个魔女当成浇花的肥料了实话那感觉一定很不好。”完刑天和蚩尤大笑了起来。

    “讨厌你们还笑话我!”旱魃一生气走到了血魔老祖的身后不理蚩尤和刑天了。

    “玄冥啊看到你回来我们也很开心来来来跟老哥哥们这些年你都跑哪里去了对了你身后这么友是不是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啊。”蚩尤看着血魔老祖关切的道。

    “唉一言难进啊等下我们再慢慢我现在先给你们介绍我这位老弟吧他叫叶寒封是武道派的传人而且一身修为还在我之上啊!”血魔老祖拉着叶寒封的手介绍道。

    “武道派?!”蚩尤和刑天对视了一眼都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吃惊。

    “怎么了?”血魔老祖见两人如此表情赶紧问道。

    “早就听凡间有人创立了武道派集齐天下武学之精华另辟蹊径创出了一套叫《天道杀诀》的霸道功法想来我还曾和你的祖师打过交道这功法确实强悍那人不过飞升几百年而已就已经能跟我打了个平手相信老刑也跟他交过手那人实力怎样也是相当的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就把武道派这三个字记住了想想那么多年过去了除去百来年前有一个叫天玄真人的飞升成功以外足足有千年的时间没有这一派的人物来到天界了想不到今天又让我们见识到了这一派的高手啊哈哈哈哈想想俺也十分开心啊!”蚩尤兴奋的道。

    “蚩尤叔叔你开心什么啊是不是又手痒想找人pk了啊。”旱魃道。

    “不是因为认真算起来这位友和我也可以是同一个门派啊!”蚩尤突然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不会吧!”叶寒封吃惊道。

    “你想想看《天道杀诀》的基础篇是什么呢?呵呵我告诉你吧其实你的第一代祖师跟我是师兄弟我们都是鸿钧老祖的徒弟所以我们也算是同门了啊!你啊听我慢慢道来。”蚩尤笑呵呵的把事情一一的给了叶寒封听。

    原来所谓的《天道杀诀》真正的创始人是鸿钧老祖当年早已经是圣人之师的他在宇宙邀游玩后想到自己所教出的圣人无一不是洪荒神话时代的人物在他们之后就再没有圣人出现了于是一时兴起的鸿钧老祖突奇想想要从凡人中寻找出一个徒弟然后把他也教成圣人所以便创出了《天道杀诀》并且教予了武道派的祖师而武道派的祖师果然没有辜负鸿钧的期望仅仅只用了两百多年的时间就已经飞升成为了仙人并且修为依旧是像做火箭一样不断的再提高最后在花费了千年的时间就已经是离圣人只有一步之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人在去了一个地方之后便消失了有人他是成圣失败魂飞魄散了也有人他是涅磐重生了还有人他是看破了一切归隐了总之众纷纭不过唯一有一是一样的那就是所有的人都十分佩服武道派祖师的实力除了仅有的几名圣人以外即便是神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对了蚩尤前辈你刚才百年前有一个天玄真人飞升到仙界他就是家师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叶寒封听完蚩尤的话后开口问道。

    “他啊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只知道你的师傅在飞升之后直接去了你们祖师消失的地方到后来也消失了!”

    “什么?”叶寒封有些不愿意相信。

    “你也不用担心我想他是去找你的祖师了等过些日子我可以带你去那个地方到时你就能知道是生什么事情了好了我这里太久没有人来了今天真是太热闹了看来不喝几杯是不行了来来来我们一同到里面喝酒去!”着蚩尤就拉着血魔老祖和叶寒封走到了他的洞天福地几人便开始把酒言欢。

    期间血魔老祖把他的经过一一告诉了蚩尤和刑天当时就把这两人气得够呛直接就跟血魔老祖表态如果要去西方神界报仇他们一定帮忙好让血魔老祖手刃仇人一血前耻。

    至于叶寒封则一边喝着酒一边在想着自己的师傅以及那个传中的祖师和鸿钧道人里面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自己去找答案了。

    “友啊你也不用想太多了这次等帮玄冥老弟把事情了解了我一定陪你去找你的师傅和祖师如何?”蚩尤见叶寒封心事重重便开口道。

    “多谢前辈!”叶寒封恭敬的道。

    “等一下这辈份全都乱了老蚩你看啊玄冥管我们叫老哥哥管友叫老弟可是友却叫我们是前辈这还真麻烦啊不如这样好了友啊你也跟玄冥一样叫我们一声老哥就行了省的叫来叫去的也麻烦你们这样如何啊?”这时坐在一边的刑天话了。

    “行我看可以那些什么辈份的老子一听就烦弟啊你要是不嫌弃叫叫我们一声老哥就行了!”蚩尤同意道。

    “不行不行那我怎么办啊!”旱魃原本想同意可以转念一想蚩尤和刑天是他的叔叔原本血魔老祖叫他们老哥就已经是占她便宜了现在还让一个后辈叫蚩尤和刑天老哥那她不久成了最的吗所以旱魃反对道。

    原本这几人都是无法无天之辈又不喜欢与拘泥于节一时把旱魃给忘记了现在众人在听到旱魃的抗议之后竟然都纷纷大笑了起来这反而害旱魃都觉得自己气不好意思了起来。

    几人爽然的笑声已经有万年没有出现过了此时此刻很多东西他们都忘记了因为他们想痛痛快快的大喝一场然后再去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就在叶寒封等人在那里把酒尽欢的时候东方神界三位大人物也相聚见面了他们分别是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和太上老君。

    “师兄这次你把我们叫来所谓何事啊?”身穿黑道袍的通天问道。

    “师弟这次我把大师兄和你叫来是为了商量一件事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一个人做不了决定!”元始天尊面露难色的道。

    “什么样的大事让师弟这样为难啊来听听吧!”一向很少开口的太上老君见元始天尊这副为难的样子后十分难得的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前些天白袍道人大闹了西方神界在人间的圣地也就是梵蒂冈事情搞得挺大的连耶和华也出面了!”

    “不要跟我提什么耶和华不就是多宝道人嘛那个叛徒的事情有什么好的闹就闹了难道他还敢怎么样吗?”脾气一向不好的通天不满的道。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次闹事还出现了两个神秘人一个是万年前失踪的血魔另一个则是武道派的传人似乎他们和多宝那厮还有深仇大恨双方竟然大打出手最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两人现在的实力跟多宝那厮不相伯仲这次我请师兄和师弟来就是为了他们的事。”

    “他们打是他们的事难不成你还想护你那的叛逆之徒吗?”通天教主应为当年的封神榜一事对元始天尊的意见很大两人表面上还好实际上他们不和之事整个东方神界的人都知道。

    “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是想多宝那厮在西方神界作威作福那么久了虽然现在很安分但是他野心依旧很大我这个做师傅的已经冒着犯众怒的危险给过他一次机会了可是最近我收到人间的消息他化身成耶和华后就开始不遗余力的要在人间排除其他的宗教虽然我们已经不需要信仰元力了但是他这样做如果让师傅知道了恐怕他老人家非暴怒不可以前师傅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多宝那厮不知悔改下次师傅再次邀游宇宙回来之后我们也很难向他老人家交代啊你们想想武道派实际上就是师傅另外创立的门派我想师傅的用意很明显就是看我们没有办法坚守住人间的道场对我们意见很大培养出武道派无非是给我们一个警告这次多宝那厮跟武道派的人结怨相信事情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了你们到时师傅知道了他会帮谁出头呢?”元始天尊道。

    “废话当然是帮武道派了!”通天教主语气不大好的道。

    “师弟跟我是想到一块去了不过这样一来摆在我们面前就有一个难题了!”

    “什么难题?”太上老君就难得的问了一句。

    “多宝那厮现在是西方神界之主那么恐怕要对付他就要跟整个西方神界翻脸到时就又要掀起一场东西方神界大战了!”

    “怕个鸟打就打上次老子要不是被你拉着恐怕一个人就能把他们都给灭了!”通天教主叫嚣道。也的确身为圣人之一的通天确实有这个叫嚣的实力。

    “可是现在事情不是很好办啊佛教那边一定会反对的私底下佛祖和多宝那厮还是很有联系的两人私下的关系不错如果就我们出手恐怕又会让人我们以大欺落人口实!”

    “你就直接你不想我们出手不就完了妈的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向来有事你就想推得一干二净跟我们商量不过是个幌子其实你就是想让我和大师兄开口不插手嘛哼我懒得管这样的事只要多宝那厮不敢再来放肆那么是他被人杀死还是他杀了武道派的传人那都与我们无关到时等师傅老人家回来之后再由他定夺好了大师兄你这样如何啊?”通天越听越不爽很明显元始天尊都已经打定主意了来找他们来商量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嘛对于元始天尊有些护短并且还推脱责任的作风通天怒不可亵直接道。

    “事情就这样吧师弟啊这件事情上如果多宝那厮没有做得太出格的话那我们就不要管了就让他们这些后辈去折腾好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们知道你很疼爱多宝道人但是你最好通知他一声武道派的传人不能动要不然师傅他老人家要是生气起来的话你我都吃不消啊!”

    太上老君一锤定音的完后就借口要去炼丹接着就离开了而通天看太上老君离开了他也实在看不得元始天尊的虚伪直接甩甩袖子走人。

    而元始天尊听完之后自然很是满意因为他就是要这样的效果正如太上老君的那样元始天尊确实很特爱多宝道人这次与其是商量还不如是跟通天和太上老君事先交代一下而已让他们这个级别的人不要插手反正多宝道人那里有女娲娘娘的江山社稷图这次元始天尊又有他给予的一样秘密武器相信多宝道人那里不会有事不过太上老君最后的那句话他倒是记下了确实武道派的人不能动要不然不要鸿钧老祖了要是武道派的祖师知道了那谁也保不了多宝道人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元始天尊却很清楚现在武道派的祖师也已经达到了圣人之境而且武道派的功法完全就是克制他们的道法就算是他们三兄弟中实力最强的太上老君也未必是其对手想到这些元始天尊赶紧秘密联系了多宝道人把事情交代了一番。

    事情似乎越闹越大连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这样的人物也惊动了而且元始天尊的举动很有猫腻显然里面恐怕有不为人知的阴谋只不过现在并没有人知道罢了一切看似很平静然而对于叶寒封等人确实危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