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剑意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剑意

第一百三十二章剑意

“别理那些人,他们不敢进来的。www.tsxsw.com”残剑嘿笑了一声,瞟了独孤求败一眼后,对另外二人道:“反正独孤前辈是不会干涉我们玩家之间仇怨的,只要他们干进来,来一个杀一个!”

“不错!”独孤求败微微颔道:“无论你们谁杀谁,老夫都不会帮任何人,你们请自便……”

话音未落,就听外面有人笑骂道:“你们这三个胆小鬼,既然敢来我华山派基地杀人,现在为何又成缩头乌龟啦?哈哈哈哈……”

这人大笑的同时,只听另外一人又笑骂道:“哈哈哈,是啊,两男一女共处一室,玩3p啊!”

第二人刚一骂完,第三人便接过话头,咬文嚼字般地骂道:“错!错错错!是4p!独孤求败那个老不死的也在里面呢,哈哈哈,三男玩一女,哈哈哈……呃……”

第三人只笑到一半,忽然浑身猛然一震,众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那人就已经缓缓地从巨石上栽倒了下去。

本来笑骂不已的众人顿时止住了笑声,整个呆立在了当场,因为他们忽然现,独孤求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先前也没看对方怎么出招,那人居然就被独孤求败给秒了,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竟敢辱骂老夫,找死!”独孤求败冷哼一声,有意无意地瞟了剩下的人一眼后,身形一闪。又没入了水帘之中。

洞内的三人自然也没看到独孤求败是怎么杀人地,只知道独孤求败似乎本来就从未出去过。

不过,三人就算没看到外面的情形,也听到了独孤求败的冷哼声,尽管声音不大,却一清二楚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三人呆了半晌,才听方杰小声嘀咕道:“四十岁后,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见方杰在那里嘀咕,独孤求败微微一笑:“所谓大道至简,五十岁后,老夫才真正做到不滞於物这四个字!”

听了独孤求败这话,方杰不由得与其他两人对视了一眼,只可惜残剑和静琳的眼神中似乎还是有些疑惑,方杰感叹道:“没明白么?刚才独孤前辈根本就没出去!”

“啊?怎么可能!?”残剑和静琳讶然了一声,偷偷看了看独孤求败。问道:“那刚才在外面说话的人是谁?”

“呵呵,”方杰怅然地笑了笑,只说了两个字:“剑意!”

残剑和静琳心头一震,这才明白独孤求败为什么说五十岁以后才真正做到了不滞於物,如果用剑意杀人,自然连“草木竹石”都不需要了,只需要一个意念,便能化作分身瞬间直接攻其心脉,那便是无招胜有招了。

独孤求败赞许地看了方杰一眼,微笑着拿出一柄木剑递给方杰道:“小兄弟虽天资平庸。却能窥破老夫的剑法,也算是有缘。这柄木剑便送与你做个纪念吧!”

方杰微微一愣,连忙将木剑接过来,查看了一下:独孤求败的木剑,攻击力1,持久度1ooo/1ooo。坚硬度1oo/1oo。可修复。

“呃?跟我那新手扫帚一样?”看到这里,方杰不由得傻眼了,暗想堂堂武学宗师竟然就送这么一柄木剑,是不是太寒碜了点?不说送本独孤九剑秘籍,起码也给一本玄铁剑法的秘籍啊!

见方杰似乎不满意,独孤求败像是将其扒光了衣服一般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呵呵笑道:“此剑可要比你那扫帚强上许多,虽然属性一样。但造型却是不同。扫帚最多扫人而已,日后你自制剑类武器。便可拿此木剑作为剑引,其威力不逊于你那柄血刀。”

“不要白不要!”方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迅将木剑收进了乾坤戒,有些不甘心地道:“独孤前辈,您好歹也是四大武学宗师之一,就送咱这柄木剑么?在下心知没资格找您要独孤九剑和玄铁剑法地秘籍,但前辈身上好歹还有几柄宝剑吧?不如一柄送给在下得了。”独孤求败笑道:“那些剑已经被老夫连同玄铁剑法一并葬于剑冢,你若是想要,就得自己去取。”

方杰刚想问剑冢在哪,一旁的华山叛徒残剑却抢道:“剑冢?剑冢就在华山上!兄弟,不是我打击你,剑冢上的几柄宝剑早就被其他玩家拿走了,现在上面每天都有不少人在那里蹲点等刷新,我劝你还是不用指望了。”

方杰不由得一呆,呐道:“谁最先拿到了玄铁剑法?”

“我怎么知道!”残剑白了方杰一眼,觉得他这个问题问的实在很白痴,华山那么多人,拿了玄铁剑法的人自然不会到处乱说,更何况未必就是华山弟子拿的。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考虑怎么回去,而不是讨论这个虚无缥缈的问题。”一旁的静琳左右看了看两人,叹道:“唉,他们不敢冲进来,我们也冲不出去啊!一旦干粮吃完了,我们就死定了,我事先申明,为了多装点东西,我是一块干粮都没带。”

“我也没带。”残剑摊了摊手后,似乎怕有人责怪,连忙有些委屈地解释道:“我本来带着二十多块干粮的,先前回了趟城,心想等会还要回来,所以就随手扔了……”

方杰翻了个白眼,不由得微怒道:“你们是要钱不要命!一块干粮才o.1的负重,带一点会死啊!唉……好吧,我这里有一百块干粮……”

“哈哈,我就知道你带了!”静琳开心地笑了起来:“淡水是不缺地,外面那么大的瀑布……一百块干粮三人平分的话,至少能支撑一个星期……”

“唔,话是这么说……”方杰不满地瞪了静琳一眼,沉吟道:“可我有个任务必须在三天时间内把易容术练到1oo级,否则就会失败,所以,我必须得想办法出去,至于你们……随你们好了,我把干粮给你们。”

听了方杰这话,静琳和残剑不由得红了红脸,其实他们知道方杰这话里有话,先前两人只顾自己跑路却把方杰一人甩在后面,要不是方杰运气好,恐怕早被人杀了,如今又说要把干粮留给他们,这让两人更加难堪了。

见两人低头不语,方杰哈哈笑道:“得了吧你们,装出这副模样给谁看?先前我又没怪你们,要我是你们的话,也会自己跑路。多话不说了,这干粮你们拿去分了吧。”说罢,立即掏出了干粮,自己留了十块,其他的都塞给了两人。

静琳扭扭捏捏地接过干粮,扑哧笑道:“没想到你这人有时候也挺有人情味的。”

“是啊是啊,哈哈……”残剑打了个哈哈,连连附和道。

而方杰却不由得哼笑一声道:“哼哼,你们也别觉得我这人好说话。我这是被逼无奈,那个任务必须完成,如果没有料错的话,嘿……”

说到一半,方杰话头一转,笑道:“反正总是要出去的,我宁愿死一次,也得把那个任务完成了,所以你们也不必觉得欠我什么人情。你们只须记住,你静琳,还欠我1o万黄金,你残剑,还欠我3o万!”

“小心眼!”静琳白了方杰一眼,而残剑则神色复杂地看了方杰一眼,没有说话。

残剑的表情自然被方杰捕捉到了,心下暗笑的同时,面上却装出一副疑惑地样子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我们刚一到华山村就被人认出来了呢?”说完这话,方杰有意无意地瞟了残剑一眼。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www.00ks.net…”静琳皱眉苦思,似乎心中很是有些不解。

残剑却不由得一怔,迟疑了半天后,咬了咬牙,沉声道:“我猜,应该是我的问题。”

说完这句话,残剑整个人似乎轻松了许多,摇头苦笑了一声道:“最先现我的那个人就是剑尘,他应该是先去过那里买到了我的坐标,否则的话,他们是不可能瞬间现我的。”

“果然……”其实方杰早就猜到问题出在残剑身上了,之所以故意激对方主动说出来,关键还是想考察一下残剑地人品,事实证明,虽然残剑有点小心思,但人品其实还不错,没到无可救药地地步。

只见残剑苦着脸又道:“其实……我一直想跟你们说这事,毕竟是我连累了你们。”

“呵呵!”方杰摇头笑了笑道:“虽然你判师了,但我仍然愿意和你继续合作下去,不过我得提醒你一点,既然要合作,那就得相互信任,以后有什么事别再藏着掖着了,那样反倒让我瞧不起你。”

说到这里,方杰不由得奸笑了一声道:“嗯,就算我先冲出去帮你们引开外面那些家伙,剑尘还是知道你们的具体方位,所以呢……嘿嘿嘿,残剑啊,这舍生取义的事,还非你莫属……”

“啊!你、你你!”残剑不由得怪叫了一声,指着方杰“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而静琳也同样愣了半天,最后才恍然道:“搞了半天不是你去送死啊!我说呢,你什么时候转性了,原来如此啊……”

“咳咳咳……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方杰干咳了两声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残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