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骗子的伎俩

第一百八十七章 骗子的伎俩

就在方杰一脚踹出的同时,那人飞身一跃,一拳猛击方杰咽喉,这一招正是金刚瑜迦母拳中的制胜,无论从出拳力道、度还是角度上来看,这个二世祖显然是早有准备,若是击实了,至少能去掉方杰半条命,换句话说,此人先前那些懦弱的表现其实都是装的。吞噬小说 www.tsxsw.com

不过,方杰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先前那一脚本来就是太祖长拳第四式魁星踢斗,看也不看对方一眼,顺势使出第五式进步冲捶,就在对方飞起之际,双手以双冲拳,向前直击而出,不仅挡住了对方那一拳,而且将想跳过自己头顶的对方震飞了老远。

那人刚刚爬起还未站稳,便现方杰已经口含血刀追到了身前,心中虽觉得奇怪,不知道方杰为什么要含着血刀,还以为对方仍然要用拳招,于是按部就班地使出了一招解苦,身形一低,左手护顶,右手一拳击向方杰的裆部。

而方杰不闪不避,右手抓住血刀刀柄,腰劲运肩,肩通於臂,向前一冲,跨出一步半,攸忽缩脚,身形一矮,同样向下三路实砍了两刀,正是血刀刀法中的批纸削腐。

那人大惊,这才知道方杰竟然用刀法,出招到一半的他哪里敢跟对方的血刀硬碰,立即收回自己的右拳,同时护顶的左拳虚击方杰的前胸,一错身,闪过对方攻击的同时,刚刚收回的右拳横扫方杰的太阳**。

此时方杰已将血刀再次咬在了口中,借着先前矮身的惯性,顺势一滚,躲过对方那一拳。同时左手握住含在口中的血刀,“唰”地一声,反手一撩。朝对方地大腿横撩过去。

结果“嗤”地一声,虽然那人反应够快,但大腿仍然被方杰这一刀削掉了一大块血肉,毕竟将招式熟练度练到1oo级的加成度足以抵消技能等级的差距,当然,若不是他地身法要比方杰高明许多,这一刀恐怕早就让他残废了。(-)

这一招,正是血刀刀法中的刺血满地,专攻敌人的下盘,让人防不胜防。事实上血刀刀法最怪异、也是最有优势的地方就是口含血刀,然后突然拔刀攻击,在www.00ks.net出刀之前,敌人无从判断下一招到底是要用刀法还是要用空手技能,如果用刀法,又会从什么角度攻击,这是其他刀法所不具备的功能,虽比不上双手互搏,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很显然的是,到目前为止。血刀门里真正学会了血刀刀法的人并没有几个人,而真正见到他人施展血刀刀法的少之又少,对于方杰的这种怪异刀法,就连一直在观战的先前几位手下败将也是第一次见。更别提这位“二世祖”了。

“二世祖”倒也了得,中了方杰这一刀后。竟然只是闷哼了一声,并未惨叫,施展本门轻功身空行,一招誓言空,双足一点,瞬间跃至数丈之外,拉开了与方杰之间地距离,见方杰并未追上来,那人松了口气。叹道:“唉。我认输。”

方杰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说,面无表情地道:“既然认输。那就快点,跟我说没用。”

那人苦笑一声道:“我是真的认输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先前是在骗你?”

“很简单,”方杰哼笑道:“就算是二世祖,也没那么傻。特别是你最后同意开出5o万价码,让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若是你真有5o万,你是拿去换点潜能练级,还是用来买一场并不太重要的一轮比赛呢?别把人想的太白痴……”

“哈哈,这话是不错。\j.\”冒牌二世祖大笑了两声,道:“可有时候,有些人看到足够利益后,就会变得很白痴。前几轮比赛,我都是用这种方法赢得比赛胜利的,我说比赛后给他们付款,他们也真的信……可能我这手段卑鄙了一些,可这次比赛好像没那么多规矩。”

“话是这么说,但你这手段还是太卑劣了一点,其实完全没必要……”方杰笑了笑道:“你擅长的是拳法,如果能直接骗对方认输自然是最好,如果只是骗得对方半信半疑,你就借机拉近与对方的距离,毕竟人家的刀法可没你的拳法快,只要重伤对方,接下来地事情就好办了。先前你装出那副模样,就是想故技重施,对吧?”

那人愣了愣,神色复杂地盯了方杰半天,叹了口气道:“唉,输在你手下不冤……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你刚才……刚才……那一招到底是刀法还是拳法?”

方杰笑而不语。

那人呆滞了半天,才恍然道:“血刀刀法……那怪、难怪你不被金钱所诱惑,原来你是级rmb玩家!”

说完这话,那人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似乎觉得心理平衡了,也彻底放下了反抗的念头,对方杰抱了抱拳后,向系统申请了认输。

游戏公告:玩家方杰,取得擂台赛第五轮胜利!

方杰得到系统提示后,哈哈一笑,道:“抱歉,我刚才在思考一些哲学上的问题,所以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不是rmb玩家。”

“啊?那、那你……”那人怪叫了一声,张大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瞪着方杰:“你刚才在骗我?”

“我没说话,怎么能算是骗你呢?”方杰耸了耸肩道:“你刚才跟我废话那么半天,无非是想套出我地破绽,并不是真的认输,对不对?嗯,骗子有骗子地逻辑,因为他们喜欢骗人,而且总是能骗成功,所以会觉得其他人都是白痴,只有在遇到无法抗拒的因素后,他们才会彻底放弃继续骗人的念头……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你继续跟我打的话,以你4oo级的金刚瑜迦母拳以及至少35o级的身空行轻功,输赢还很难说。”

“那刚才那一刀……”那人仍然是一脸不信的样子。

“刚才?”方杰好笑地看了对方一眼道:“刚才你想骗我近身,结果反被我算计,被那一刀削中,自然在情理之中,但你想过没有,血刀**乃是本门顶级刀法,在我的算计之下,并且招式熟练度练到1oo级地情况下,却仍然只能削掉你一块皮肉,你不觉得威力太弱了点吗?”

“1oo级熟练度……草!我怎么知道你用地是血刀刀法!我怎么知道你的招式熟练度练到了1oo级!”那人气急败坏地大吼了一声,他心知方杰这话说地不错,若是继续打下去的话,胜利可能是属于他的,不过如今已经通过系统认输了,他倒是宁愿相信自己确实不如方杰,这样他心里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可方杰似乎偏偏不愿让这种喜欢骗人的人心理平衡,仍然在那里打击道:“你又没问,我以为你知道。”

那人翻了个白眼,怒不可诉地道:“你、你骗我认输!”

“我说过,我在思考一个哲学上的问题,所以忘了回话,何来骗你呢?”方杰仍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朝对方眨了眨眼睛道:“是你说的,擂台赛上没那么多规矩……你能骗别人,就不能被别人骗?哦,不对,我真的没骗你……”事实上,对方就算没认输,也未必是方杰的对手,不过他就是要故意这么说,气一气对方。

那人不由得一呆,正要说话,却被系统传送回了看台上,而与此同时,方杰面前已经站了一名对手,抬眼一看,似乎有些眼熟,接着很快便记起来了,面前这人竟然就是当初为了和血诚争抢中平枪谱时,被方杰一粪瓢砸下雪坑的那位。

虽然方杰一眼就认出对方来了,但对方却根本就不知道当初将他砸下雪坑的人,到底长什么样,见方杰盯着他猛瞧,那人虽心下疑惑,却也懒得多想,吞下一枚火龙果后,飞身跃起,手中血刀红光一闪,顿时刮起漫天血雨,似火焰流星一般朝方杰激射而去。

这一招对方杰来说实在太熟悉了,因为对方所施展的正是红莲刀法绝技流星火雨,乃是以自身内劲激起层层热浪,宛如流星般快进攻对手,使对手难逃劫数,当初血诚就曾使用过这一招,只不过1年以后,眼前这一招显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无论是攻击面积还是攻击威力,都强了好几倍,

显而易见的是,此人的战术和第四轮使用不动明王剑的那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面积攻击,说不定此人落地之后,会施展线型绝招,但不同的是,刀法绝招的度要比剑法慢了许多,攻击力却强了许多,若是不躲……就算穿了乌蚕衣,中个七八刀恐怕也一命呜呼了。

“武侠网游就是这点不好……没事老喜欢蹦蹦跳跳的……”方杰抬头看了看跳得极高、极有霸王之气、君天下之气的那位后,整个人闷头向前一冲,然后身形一矮,就地一滚,刚巧落到对方后下方,然后照着对方的后心,随手甩出了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