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妖女忘情,擂台小组赛第二轮——忽悠战术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妖女忘情,擂台小组赛第二轮——忽悠战术

但见山坡之下,一群官兵正将一名血刀老僧团团围在了场中,为与其打斗的是一男一女,只不到三招,那女的便被血刀老僧给点了**道擒住了,忘情只瞟了一眼,便猜到了这三人的身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血刀老祖、水笙、汪啸风同时出场了。www.tsxsw.com。。

很显然的是,这个场景应该是游戏系统故意安排的,当初方杰也是在城外同时遇到了这几人,并且引了后来一系列的故事,照方杰的分析,游戏系统只提供故事的生,但至于如何选择,那就看玩家自己了。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会作出回避血刀老祖的选择,但一心想和血刀老祖打一场的忘情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愣了愣神后,毫不犹豫地纵身跃起,使出一招晴空万里,陡见黑剑从半空直指血刀老祖的后心。

血刀老祖早已达到了听风辨器的境界,忽感背后传来一道剑气,当即施展身空行轻功,一招佛空,带着水笙如轻鸿般飘去,闪过了身后的攻击之后,瞬间又闪至忘情面前,等看清忘情的相貌时,不由得一呆,忍不住赞道:“好漂亮的女娃儿!”

便在这时,面无表情的忘情将手中黑剑猛然回撤,紧接着右手一剑,气势磅礴,剑气纵横,正是紫雷剑法地电闪雷鸣。血刀老祖立即清醒了过来,不由得嘿嘿一笑。使出血迹斑斑,飞身斜挡,招架住对方的剑尖后,忽然反手一刀横斩忘情地腰部。

而忘情却不闪不避,左手忽然金芒一闪,黄金锯齿刀已握在手中,就势一格。接着踏上一步,一招阴阳刀法的荆轲刺秦,手中黄金锯齿刀盘旋飞舞出一道金光劈向血刀老祖的天灵盖,同时右手黑剑剑峰忽转,一剑笔直地向血刀老祖下阴刺去,内劲十足,正是一招雨过天晴。

见忘情一手持刀一手持剑向自己头顶和下盘攻来。就如同两人同时攻击自己,血刀老祖不由得大惊,暗赞眼前这位不光长得漂亮,武功也是极为厉害,居然能双手使用不同的武器和不同的招式,简直是匪夷所思,难以招架之下。血刀老祖一边向后飞退,一边将被他制住的水笙往身前一带,当成了人肉盾牌。

要是其他人。甚至方杰,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收回剑招,然而血刀老祖此时面对的是更加冷血地忘情,只见其像是没看到水笙一般,招式不改,仍然直直地朝水笙攻去,显然,区区一个水笙,并不值得忘情浪费自己的感情。

“不可!”便在这时。在一旁插不上手的汪啸风不由得大喊了一声。同时甩出手中的马鞭,险而又险地挡下了忘情左手的那一刀。不过,右手的那一剑,汪啸风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了,只听“噗嗤”一声,忘情手中的黑剑毫无阻碍地刺进了水笙地小腹,水笙不由得惨哼一声,晕死了过去。

“水笙!”本来心存感激的汪啸风看到忘情居然毫不留情地刺了水笙一剑,不由得大怒,也不管忘情到底是敌是友,当即拔剑攻向忘情,而血刀老祖同样没料到忘情会这么无情,黑剑贯穿水笙的小腹后,也直直地插进了他的小腹中,不过由于力道和距离都受了阻碍,血刀老祖虽被刺了一剑,但伤势并不严重。

与此同时,忘情手中的动作并未停留,刀法被汪啸风阻碍后,紧跟着一式虚式分金,手中黄金锯齿刀由左至右横扫向向血刀老祖的颈脖,显然,如果这一刀切实了,不光是血刀老祖,就连晕死过去的水笙也会掉脑袋。

不过这一招是劈了一半,身后汪啸风地剑招已至,忘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知此时再不收招闪避,受伤就是在所难免的了,只好身随意转,左手黄金锯齿刀收回的同时,左手黑剑猛然回撤,顺势一转,回身一剑,刺向汪啸风,正是一招万紫千红,显然,忘情觉得汪啸风很麻烦,打算先将此人解决了再说。

血刀老祖一看忘情攻向了汪啸风,倒也乐得清闲,当即将水笙一裹,一溜烟冲进了林子里,转瞬便看不到人影了,而被忘情缠住地汪啸风眼见血刀老祖离开,却无法分身,心下不由得大急,更是暗自后悔不该触忘情的眉头,如今不光赔了水笙,连自己的小命也要搭上了。

急怒之下,只听“噗噗噗”连续三响,本来武功就不咋地的汪啸风只不到两个回合便被忘情连刺了三剑,虽然躲过了要害,但也离死期不远了,就在汪啸风已经彻底绝望之际,忽听远处有人急喊道:“刀下留人!”

正要一刀劈死汪啸风的忘情,动过不由得一顿,侧头看去,现来人是四位老者,通过方杰的讲述,忘情瞬间便猜到这四人的身份就是“落花流水”四老,心下作出判断的同时,左手收回黄金锯齿刀,右手黑剑十分诡异地从汪啸风颈脖上轻轻一划,结果汪啸风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忘情给割破了喉咙,一命呜呼。

“汪贤侄!”见汪啸风就这么被忘情给杀了,由远及近赶来地江南四老不由得同时悲呼一声,排行第一地6天www.00ks.com抒更是怒指着忘情,愤然道:“你这妖女,心肠竟然如此歹毒!”

忘情回头看了看血刀老祖离去的方向后,腕了个剑花,漠然地道:“你们又没让我剑下留人。”显然,和方杰接触过一段时间后,忘情也学会了这种另类地玩笑。

“大哥。别跟她废话!”一旁地花铁杆厉声道:“一定是这妖女放跑了血刀老祖,先杀了这妖女再说!”话音未落。花铁杆从马背上跳下,顺势取出背后的银杆铁枪,高高举起,迎空抖出数朵枪花,一招沙场点兵向忘情分心扎去。

然而,就在花铁杆出攻击之前,忘情就已经横向出了一记破阳刀绝招。当即将江南四老座下马匹全部给劈成了残废,然后趁花铁杆攻来之前,便施展轻功,快朝血刀老祖离去地方向追了过去,显然,若是忘情想逃,这个同人副本里似乎还没人追得上她。

忘情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因为她一心想要找血刀老祖单挑,旁方跑远了追不上,当然,她也知道自己不是四个人的对手,打算再找机会单独与江南四老分别斗一场,而江南四老自然也继续追杀着忘情,毕竟忘情逃跑的方向正是血刀老祖逃跑的方向。

于是。一场完全出乎人意料的追杀与反追杀就这么上演了,跑在最前面的是血刀老祖和重伤之下的水笙,逃离地方向自然是大雪山方向。而中间的则是忘情,偶尔追上血刀老祖与其缠斗一会,又被身后的江南四老和渐渐聚集起来的江湖侠客追上斗上几回合,接下来的日子里,三方人就这么斗来斗去,打来打去,却又谁也奈何不了谁。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而与此同时,外面的方杰仍然在为门派徒地宝座努力打拼着。

小组赛第二轮。方杰的对手是擅长使用不动明王剑的血刀门弟子。当初方杰曾分析过,若是要战胜对手。必须在对方落地之前,拖住一秒时间,以便方杰采取致残战术,主动起攻击。

如果是一般人,为了争取这一秒钟时间,或许会在对方攻击之前动一次攻击,或者向后退一段距离,以便延长对方的攻击时间,而方杰却不一样,他选择了最有效并且是他最擅长的方式——忽悠!

在对方冲过来出扰乱绝招之时,到对手出花雨满天落地之前,方杰一共对对方说了四句废话,而这四句废话足足让他争取了一秒多的时间,也为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方杰第一句废话是:“你输定了!”

正当对方一愣神,动作微微一顿,耽误了o.2秒地时间,暗自揣测自己为什么输定了的时候,方杰说出了第二句废话:“你这扰乱心神的一招没用,因为……”

正当对手浪费o.2秒时间怀疑自己这一招是否有效,并且十分想知道方杰这个“因为”后面会说些什么地时候,第三句废话出来了:“即使对我有效,你也输定了,因为……”

被绕糊涂了的那人自然不服气,眼看方杰毫无防备地被他那扰乱心神的绝招击中后,以为方杰只是在装逼而已,轻蔑地笑看了方杰一眼,决心再也不相信方杰的话,直接飞身跃起,即将施展出花雨满天绝招,可他并没有意识到,刚才那轻蔑地一笑,不小心又耽误了o.3秒的时间。

可就在他施展绝招之前的一刹那,方杰抬头对他说出了第四句废话:“因为,你没穿内裤!”

本打算就算死也不再听方杰废话的那人,虽心知对方肯定是骗自己,但毕竟擂台周围有那么多观众,潜意识里告诉他,绝不能出这个丑,于是,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但只看到一半,便意识到方杰是在忽悠自己,不过这已经让他又耽误了o.3秒的时间。

清醒过来之后,那人立即抬头重新确认了方杰所在的方位,同时手中血剑挥起一片光辉,施展出了花雨满天,只是让他没想到地是,就这么抬头一确认,又浪费掉了o.2秒时间。

所以在他施展出绝招地同时,方杰也动了,一边招架着几道射向要害部位的剑气,一边硬扛着其他地剑气闪到对方身下,然后单拳猛然朝对方右脚脚板的阴跷脉.然谷**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