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二百零八章 夺得门派首徒之位

第二百零八章 夺得门派首徒之位

第二百零八章夺得门派徒之位

就在血刀断掉的一刹那,除了方杰,所有人,包括颓废血少在内,谁都没意识到血刀居然断了,颓废血少仍然惯性般地召回了“血刀”,接着又朝还无法移动的方杰甩了过去。www.tsxsw.com

而甩出的同时,颓废血少这才现到自己甩出的血刀竟然只有半截,一愣神之间,却见对面的方杰轻而易举地就将朝他飞射而去的血刀给格开了,确切地说,是像拍一只无足轻重的苍蝇般随手撩开了,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愣住的颓废血少终于猛然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无赖战术原来早就在方杰的算计之中。

显然,从比赛一开始,方杰就采取了最简单、最直接、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战术----断刀战术!

这个战术,方杰曾在大淘汰赛第二轮用过,只不过事隔这么久,所有人都忽略了方杰那柄血柴刀的优势。

所谓的“刀法”,自然是要有能有刀一旦损坏,就已经不能算是刀了,所以刀法也就无法施展出来,而颓废血少的优势就是刀法,要破除颓废血少的优势,只能在这上面做文章,直接降低颓废血少的刀法等级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方杰却想到了损坏对方的血刀,从而间接限制颓废血少施展刀法。****

如今颓废血少虽然气血充盈,毫无损伤,但却优势尽失,先前甩出那半截血刀便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断掉的血刀打出去之后。虽然看似是流星经天那一招。但无论从度还是力道来看,根本不能称之为招式了,更像是一个丝毫不懂武功的人胡乱地甩出,不仅没有了飞旋效果,而且准确率奇差,本来切向方杰颈脖的半截血刀硬是飘飞了半尺,若不是方杰不想冒险,根本就不用格挡。那半截血刀会直接打偏,根本打不中方杰。

显然,在游戏系统地硬性设定上,这一刀打去,已经不是流星经天了,甚至连基本暗器招式都不算,最多最多只能算是一块“废铁片”,所以毫无疑问地是,这没有武功支持的一扔。别说方杰,就是在看台上随便找个观众上来,都能轻而易举地挡下。****

而且,打出半截血刀后。颓废血少再想召回却已经不能,准确点说,是召唤血刀功能在血刀断掉以后,几乎失去了效用,或许,这对于有钱人颓废血少来说可能不算什么。顶多肉疼一下,大不了回去再重新喂刀修补,但接下来的事情则让颓废血少更加郁闷了。

见半截血刀打出后完全脱离了刀法的招式效果,颓废血少当即拿出了一柄备用的钢刀,继续使用流星经天这一招甩出,显然,颓废血少认为。方杰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最多也就右的气血,只要再用这一招随便划伤方杰几次。就能够轻松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然而,当他甩出钢刀后,立即就现情况不对劲了。

钢刀不是血刀,血刀刀法之所以称之为“血刀刀法”,是因为没了血刀,这种刀法的威力就至少下降一半,作为血刀门特色顶级刀法,用血刀才能完全将其威力挥出来,而如今血刀已断,即便是颓废血少拿出备用钢刀施展血刀刀法,也只能沦为二流刀法。===

所以钢刀甩出后,度和力道明显下降了一倍不止,而且没有了旋转地效果,显然,使用一般的刀类武器所施展的血刀刀法招式,已经和红莲刀法或是雪山刀法的招式没多大区别,虽然方杰招架起来仍然有些惊险,但已经无法再伤害到他了。

由于中途出现这个变故耽误了些时间,一直无法移动的方杰在挡住颓废血少打出钢刀之后,终于可以主动攻击了,不过方杰这次没有再像先前那样故意装作想近身抢攻,反而是捡起了地上被他挡下的钢刀后,一边向后退,与颓废血少保持一定的距离,一边甩出了血刀。

对面的颓废血少顿时蔫了,他刚才甩出钢刀,完全是因为运用血刀刀法流星经天的习惯性动作,也是因为心中实在太想将气血快要见底地方杰一句击杀,结果忘记了钢刀不比血刀,不能召唤回去。

像这样的低级失误,若是一般人或许不可能出www.00ks.net现,但对颓废血少这种过于依赖高级刀法和绝招的级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更何况他先前还随手甩出了相同地几十招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在突然的变故之下,出现这样重大的失误也在所难免,这也是惯性的使然。\

本来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看到方杰在百忙之中竟然捡起了钢刀,顿时醒悟了过来,因为他只带了一柄备用地钢刀,而这柄钢刀,此刻已经被方杰收进了乾坤戒。

换句话说,此刻颓废血少彻底丧失了刀法上的优势,虽说颓废血少将血刀门的空手技能也冲到了但很显然的是的空手技能,对付的血刀刀法的太祖长拳,以及一个能够熟练施展各种组合技地方杰,其胜算可想而知有多么渺茫了。

但现在已经不是他考虑胜算有多大地时候,方杰甩出的血刀,此刻正飞旋着地朝颓废血少激射而来,颓废血少虽然心中懊恼不已,知道自己彻底地处于了劣势,但也不愿就这么输掉比赛,连忙向一侧滑行而过,直接躲过了方杰地这一招。气血不足的方杰此时自然不愿近身与颓废血少缠斗,仍然远距离的甩出血刀,而颓废血少似乎有意保持这样的局面,也不上前,而是绕着场子四处躲避,显然,颓废血少还有身法上的优势,只要拖十五分钟,等比赛规定时间到了,几乎是满气血的他就能赢得比赛。^^^^

看到颓废血少居然放弃攻击,只在场中到处躲闪,场外观众又是嘘声一片,先前颓废血少用那种无赖战术就已经够让其他人所不齿了,而如今他居然想拖延比赛时间,使得这场本来在所有人看来很精彩、很神圣的比赛成为了一场闹剧,各种难听的骂声顿时响彻了整片天空,若不是隔得太远,恐怕所有观众都会跳上擂台将颓废血少给生吞活剥了。

不过,场外观众只谩骂了半分钟便很快平息了下来,因为他们忽然现,不知道什么原因,颓废血少居然在场中停了下来,十分不情愿地在原地空手招架起了方杰打来的血刀,细心的人观察了几秒后,猛然现,就在颓废血少的脚下,一缕若有若无的青烟缓缓弥漫开来。

“三蜈五蟆烟!哈哈!”有些见多识广的玩家微微一愣,顿时心头一喜,惊呼了起来,而这个信息很快被其他玩家所了解,打听清楚三蜈五蟆烟的功能后,纷纷哄笑了起来,显然,绝大部分人对方杰使用毒烟的这种无赖做法表示了理解和欢迎,毕竟要比无赖,颓废血少绝对是有过之无不及,如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算是众望所归。

要问方杰对颓废血少使用了三蜈五蟆烟之后会做什么……答案太简单了,一个无法移动、无法攻击的人,和方杰平常练习用的木人已经基本上没什么区别,接下来自然是投桃报李,既然观众喜欢看精彩的,那么方杰自然要送一份连击技大礼作为这次门派擂台赛的压轴大戏。

这一次,方杰是真的狠了,而且将平常练习过无数次的连击技挥到了极致,先是血刀刀法的一招刺血满地砍断颓废血少的双腿后,再接上磨牙吮血和批纸削腐斩断对方的双臂,成了人棍后的颓废血少很快再又被方杰打上了半空,衔接了太祖长拳九式,颓废血少还未落地,便又被方杰接了一招流星经天,血刀刺入非要害的小腹后,瞬间被其召回。

当然,前面这十三连击都是在没有加成内力的情况下施展出来的,否则的话,还没砍几刀,恐怕颓废血少就得挂了,而真正解决掉对手的,就是最后一刀血洗天河,这劈山镇海的一刀劈下时,无论是谁在下面都忍不住心悸,其威力是血刀刀法普通招式中最大的一招,颓废血少的下场自然是无比凄惨。

游戏公告:玩家方杰,取得血刀门擂台赛冠军,并获得参加门派徒擂台赛参赛资格!

公告出后,全场没有按照常理般的出欢呼之声,而是寂静得落针可闻,偶尔几声干呕说明这些观众还活着,此时场中的颓废血少已经成了一堆碎肉,而方杰在比赛宣布结束后便退出了赛场。

直到赛后,所有同门观众纷纷表示,若说门派擂台赛中方杰表现最不好的一场比赛,就是这场了,因为方杰最后那屠夫般的表现实在太残忍了,砍得太过头了,但同时也表示理解,毕竟如果不那么做,大家最后就看不到那赏心悦目的十四招连击技了,他们从没有想过,普通招式竟然能如此完美的契合。

不过,对于这些舆论,方杰倒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目前只关心一件事----门派徒的奖励什么时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