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初识依灵

第三百三十八章 初识依灵

李思思本就生得是柔媚无双,上眉间那颗美人痣,真是风情万种,一颦一笑,一唱一合让人消魂不已,最撩人的是她唱曲的娇声,有勾人魂魄之力,再配合音波功的魅惑效果,惹得众人是神魂颠倒,难以自已!

就在方杰心生警惕,众人意乱情迷之际,只见那李思思将琴面一按,曲子到这里有了一个细小的停顿,众人只觉得心里一空,如同**来临之前的突然停顿,一股强烈的渴求**骤然涌上心头!

直接无视众人那渴求、期盼,甚至痛苦的眼神,李思思似娇似媚,似幽怨般地清唱道:“刚被金钱妒,拟买断秋天,容易独步;粉蝶无情蜂已去,要上金尊,惟有诗人曾许;待宴赏重阳,恁时尽把芳心吐;陶令轻回顾,免憔悴东篱,冷烟寒雨……”

唱到此处,李思思弹指一勾,琴弦撩动,一个高音突然响起,而后是一串滑动,琴音越来越低渐不可闻,伴随着这段琴声,只见众人本来抚摸着自己颈脖的手也开始跟着琴音渐渐下滑,穿过胸膛、腰肢一路往下,最后来到了**,心中渴求的**也变得更加强烈!

曲子到了这里,李思思俏目四盼,见众人都是一副饥渴欲求的模样,似乎颇有些得意,本想就此结曲,毕竟若是再弹下去,这场面就无法收拾了,然而,就在她即将收回目光之际,忽见场下一人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心头不由得一惊。WWW.tsxsw.COM

再抬眼仔细瞧去,现对她点头的那人和往日所见的风流色鬼并无二致。只是……只是其他人都是一副呆滞的模样,而那人却似乎并未受到音波功的侵扰,眼中一片清明,顿时,一股挫败感袭上了李思思的心头。不服输之下,本已渐渐停下地指尖再次加快,刚刚落入谷底的琴音再次拔高。

这一撩拨下去,调门更急了,似百马奔原蹄声渐近,本来就如饥似渴的众人哪里还受得了这般刺激。有些人甚至一边动作着,一边呻吟了起来,就连二楼那些女玩家也已经失去了控制。将手搭在了自己的丰胸上开始**起来。一时间,台下之人被曲调里的急风吹地四处无定,整个场面**至极,呻吟声、娇喘声、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香炉里的烟终是燃尽了,曲调也在高处做了最后的盛放,众人也得到了满足,达到**。烟花在眼前放了满天。同样受到自己琴音影响的李思思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后,这才抬眼挑衅般地望去。可刚一抬头,整个人却不由得呆了。

此时。所有人还沉浸在刚才的那股欢愉之中无法自拔,但那人却动了动身子,最后站了起来,笑看了李思思一眼后,大声赞叹道:一曲《受恩深》!”

这一声赞叹,顿时将所有人拉回到了现实,众人这才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通身湿透,衣扣解开了,头也散了,手掌还搭在自己地**,大家霍然惊醒,上下打量,现自己居然是被一支曲子**了!

思思先是脸色一红。霎时间又变得惨白无比。冷哼了一声后。豁然起身狠狠地瞪了已经回到座位上地方杰一眼。拂袖离开。

方杰此时也是苦笑不已。他本不想出这个头。可问题是。对方最后加地这段曲子让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也快受不了了。他当然知道对方是想通过这曲子撩起众人地**。然后引而不。为下面地“点花”节目做好铺垫。但事情明显出了预料。谁又料到李思思竟然赌气般地加了一段。一向不喜欢被人控制地方杰绝不允许自己沦丧到那般田地。

李思思一走。已经清醒过来地众人顿觉烦闷了起来。这是**过后地必然结果。而且。这次当着这么多人地面居然……一想到这些。众人哪里还有脸继续待下去。当第一个人灰头土脸地跑出丽春院后。其他人也纷纷抱头捂着脸跑了出去。只不到一会儿。丽春院大厅内。只剩下寥寥数人还死皮赖脸地坐在那里。这其中就包括方杰、段寒云和道草。

道草就不用说了。典型地破罐子破摔。他可对刚才地事情一点都不在乎。而段寒云虽然面现懊恼悔恨之色。却也没离开。至于方杰。也还没达到自己地目地。而且他本来也没什么好丢人地。花了【零零看书00ks】这么多钱进来。他更不会走了。

或许是连这次组织方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地结果。过了老半天。后台才走出来一人。正是依灵。只见其神色古怪地打量了方杰一眼后。脆声宣布道:“今日探花活动取消……”

还没说完。场下还没离开地一人便不甘地站起身。大怒道:“什么?取消?老子花了1o万两黄金才进来地。才只听了曲子就赶我们走?没门!”

“依灵姑娘,我来这里是为了买你做的衣服,不管取消不取消,生意还是得做吧?”二楼忽然也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众人闻声瞧去,只见到空荡荡的桌子,却并未见人,愣了愣神之后,众人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声音是从二楼厢房里传出来的,显然说话的女子也是羞于见人,躲进去了。

看到这里,本来觉得气闷的众人心中又觉得好笑,全场气氛为之一缓,而依灵也借此机会继续解释道:“各位稍安勿躁,1万两黄金会如数退还,若是有生意往来的朋友,可以待会到后院找我详谈。”

一听这话,众人神情这才一松,纷纷打算离开,而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段寒云将桌子猛地一拍,站起身。一脸寒霜地大声道:“我要见段紫菱!”

“这位公子,丽春院没有这位姑娘。”依灵面不改色地看着段寒云,若不是先前段寒云亲眼看到了段紫菱,恐怕真的就被这表情骗了过去。

“听这口气,这依灵怎么像是老鸨?”方杰神色变了变。向道草传音入密问道:“难道这丽春院不是游戏系统开的吗?她一个玩家,能在这里主持大局?”

正要离开的道草不由得身形一顿,回过身瞟了那个依灵一眼后,有些不确定地传音入密道:“游戏里的各种店铺虽是由游戏系统控制,但玩家是可以参股的,股份达到一定比例后。可以拥有一定地经营权,想必这个依灵在丽春院有一定的股份吧,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有资格主持这样的活动。”

方杰了然的同时。身边的段寒云已经是怒不可恕:“上午我亲眼看到她在台上走过秀。这里怎么肯能会没有这个人?叫她出来!”

“公子要找地人可能是叫紫菱吧?”依灵还是一副冷清的样子道:“一旦进了院子,就只有一个艺名,公子若是要找她,自己通过系统单独与她联系,至于她是否愿意见你,价钱如何,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院子里只拿成。其他一概不知,一概不管。”

依灵这话说的很没油盐。段寒云听得更没油盐,这意思就像是在说。段紫菱还没经过探花便已经算是院子里的人了,日后有什么事,一切按照章程办事,换句话说,段紫菱算是正是踏足青楼行业,成为了这个行业里面的一名妓女。

这对段寒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哪里肯罢休,正要作,打算来个大闹青楼,一旁地道草却把他拦了下来:“兄弟,我看你挺可怜的,就跟你说几句心里话吧。游戏里所有商铺都是有卫的,厉害得很,出了事不仅要罚款,还要被通缉。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在这闹也没用,关键问题还是在于你女人身上,游戏里地青楼又不是强买强卖,若是她自己不愿意,又怎么会进入这个行业呢?就算进入了这个行业,随时也可以退出来,所以……”

“放屁!”没等道草把话说完,段寒云便一个巴掌拍了过去:不是你想地那种人!”

“我草!好心当驴肝肺!”这次道草可真的是郁闷了,捂着脸委屈地大骂了一声,也没理会一旁的方杰,当即便转身离开了,而段寒云打完一巴掌后心中也甚是后悔,他当然知道道草是好心,可问题是,他和段紫菱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常人根本无法理解。

便在这是,忽听台上的依灵轻叹一声道:寒云,紫菱姑娘有请,你现在去见她吧。”

段寒云不由得一愣,刚刚还横眉竖眼的他顿时变得欣喜异常,只不到几秒钟时间,就见其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显然是直接通过系统进入了丽春院某个厢房里了,最后,台下只剩下有些不知所措的方杰一个人站在那里呆。

“这位公子……”依灵静静地看着方杰,欲言又止了一会后,淡然道:“活动已经取消,为何还不走?”

方杰洒然一笑:“我不是来看活动地。”

灵眨了眨眼睛,认真地打量了方杰一番后,点头道:“既然不是为了此番活动而来,那便是想买些情趣衣物送给心仪之人咯?”

杰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下暂时还没有心仪之人,当然,以后说不定会有。”

依灵眉间一蹙,讶然道:“既不是为了探花而来,又不是为了来买衣物,那是为了……”

“为了你。”方杰坦然一笑,但觉得这三个字又过于暖昧了,连忙补充道:“想认识认识你而已。”

一听这话,依灵有些反感地轻一声,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地语气道:“既然公子现在已经认识了,那小女子便告辞了。”说罢,再也没瞧方杰一眼,转身便走。

“呵呵。”方杰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没等依灵走出两步,忽然又道:“这次前来,除了想认识认识姑娘之外,还想谈笔买卖,比如古松残镢、猫妖石……”

“什么?猫妖石?”只听了两件道具的名字,依灵整个人便顿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