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六百零七章 华山论剑团体决赛(九)——越女剑法!

第六百零七章 华山论剑团体决赛(九)——越女剑法!

第六百零七章 华山论剑团体决赛(九)——越女剑法!

(上一章标题错了,而且错的很幽默,大致的缘由想必各位读者也能猜到,这里就不多解释了,唯一需要说明一点的是,vip章节的标题是没办法改的,只能就这么放在上面了,呵呵,大家将就着看吧。WWW.tsxsw.COM)

“原来是五毒教的千蛛万毒手……”要不是慕容夫人报幕,方杰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么招。

千蛛万毒手和修罗阴煞功是五毒教的门派顶级武功,和其他各派顶级武功所不同的是,任何五毒教弟子都可以修炼这两项武功,没有任何限制,但修练起来却是极为麻烦,先是需要用潜能入定修炼学到1oo级,然后找五毒教长老讨要五毒教的独门炼毒秘籍《毒经》,将五毒奇术练至1oo级,然后根据《毒经》里的内容,到五毒教基地附近的毒窟、毒潭、毒泽寻找蛤蟆、蜘蛛、蝎子、毒蛇、蜈蚣五种毒物。

找到这些毒物后,用修罗阴煞功的特殊防毒内力以及千蛛万毒手的特殊手法,配合五毒奇术里的特殊配方,吸取其毒素来练功,这个过程中是无法用潜能修炼的,只能依靠熟练度升级,不过,这期间不但可以提升内功和毒技的修为,更可将毒虫的毒液炼制为毒药,而教中的练毒房内还可炼制某些特定的毒药,这些毒药往往比从毒虫体内所直接提取的虫毒要胜上一筹。

可想而知,从游戏之初就整天和各种毒虫毒药打交道的五毒教弟子,其双手早已是饱含各种剧毒的毒手,如果说修罗阴煞功的作用仅仅只是保护五毒教弟子自身不受这些剧毒侵害并且在特殊情况下还可以用来解毒的话,那么千蛛万毒手的特殊手法招式便是五毒教弟子的必备杀人手段,因为其中每一招每一式除了有较强的攻击力之外,还随手附带各种剧毒,一旦被其接触,受伤不说还会中毒,令人防不胜防。

也就是方杰中了千蛛万毒.手绝技蛛蛊决才只是觉得损失比较严重一点而已,若是一般的高手中了此招,6o万气血的损耗就能让其在一分钟之内直接毒身亡,外人对方杰气血上限的判断,估计最多也就有15o万点左右,所以慕容夫人觉得机会来了,光只这一下,方杰就应该会被毒掉半条命,即使有内力运气恢复,恐怕最终也会失去战斗力。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15o万气血值的.判断,还算公道,甚至早已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谁也不会相信的是,在各种加成作用下,级血牛方杰目前的上限气血已经达到了27o多万,所以6o万气血的消耗对他来说,还谈不上伤筋动骨的程度,对这种已经出一般人认知的事实,就连堪比王语嫣的慕容夫人都出现了判断上的失误。

这种判断上的失误当然还不.至于让围攻方杰的一帮人瞬间就一败涂地,但问题是,目前场上除了方杰之外,只剩下九名高手,说是还有九人,实则只能算四人,因为武当团队的武氏五兄弟从头至尾就没挥出应有的作用,既没有出现伤亡,同样也没给方杰造成任何威胁,要不是这五人在场上比较占地方,方杰甚至都忘了他们的存在。

武氏五兄弟不是不想在决赛中露把脸把方杰给.杀了,可论身法,他们跑不过方杰,论武功,打不过方杰,他们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五人配合施展的真武七截阵,可这唯一拿得出手的底牌却又偏偏在方杰眼里一文不值,很多场外观众甚至包括慕容夫人龙啸天等人都在心中暗骂这帮人私心太重,有意保存实力,殊不知这还真是冤枉了武氏五兄弟,不是他们想保存实力,而是他们在方杰面前根本就是一无是处,被直接无视了不说,想做点事让方杰正视一下都办不到。

这其中的猫腻,恐怕只有当事人武氏五兄弟和方.杰心里最清楚,而且谁也不会没事找抽跑出来专门解释一番,武氏五兄弟是难以启齿没脸解释,方杰是闷声大财不愿解释,但这种事越不是不解释越容易造成误会,慕容夫人所在的团队还好说一点,毕竟打到现在她们还有三名成员,但龙啸天就不很不爽了,因为此刻的他已经成了光杆司令,再打下去的话,自己这支团队恐怕就要被灭团了!

这可是团体诀赛,没进入前三强就被灭了团的.话,很多丰厚的奖励就拿不到,而拿不到那些奖励,这次团体赛就等于白来一趟,所以这个时候,先前就不怎么卖力的龙啸天现在更不会卖力地去找方杰麻烦了,至于慕容夫人号召“大家再加把力!”这种话,直接就被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当成了耳边风。

这样一来,场上.的格局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甚至有点像解放战争时期国共两党战略地位的转换过程,如果说比赛刚开始是众人与方杰之间的围剿与反围剿的话,那么现在,剩下的这些人已经从战略进攻转为了战略防守的态势,龙啸天有意保留,武氏五兄弟不去找方杰麻烦对方也十分有默契地不来找他们的麻烦,这中间的缘由除了他们觉得自己实力不济之外,也是想在团体赛前三名中占有一席之地拿到系统奖励。

而慕容夫人现自己的号召没有得到任何人【零零看书00ks】的响应后,也很快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其他人不卖力,她自然也不会傻不拉唧地让自己人去当炮灰,不过话得说回来,现在的情形已经不是她想不想找方杰麻烦的问题,而是方杰愿不愿意不找她麻烦的问题,因为方杰将毒娘子击杀后,便将那名将他脖子连续抹了两次的神秘女子当作了要击杀的目标。

此女不光身份神秘,剑法也十分神秘,看似简单,实则度极快,古怪至极,要不然方杰也不可能连续两次中招,不过,先前主要是因为方杰没把心神放在此女身上,从而给了对方机会,而如今一旦正视起来,对方便再也没了可乘之机,双方你来我往度极快地互为攻守了几招后,神秘女子不仅没再占到什么便宜,反而显得十分狼狈,每次都是险而又险地依靠两败俱伤的战术才侥幸没被方杰秒杀。

不过,与其说是此女的战术起到了作用,还不如说是方杰为了积累一些战斗经验,摸清对方的武功路数有意不跟对方来个鱼死网破,毕竟此刻方杰还顶着铜皮铁骨技能,虽然持久度已经不多,但要真拼起命来,神秘女子必然被秒杀,而自己最多也就是被破掉铜皮铁骨而已。

这个时候方杰还想着积累战斗经验,只能说他是艺高人胆大,心中有一股好奇心在作怪了,因为以他对原著的了解,基本上很少有什么比较有特色的武功是他认不出来的,但神秘女子所施展的武功不光极有特色,而且威力强大,通过亲身体验后,方杰认为能与之比肩的恐怕就只有残剑的辟邪剑法了,可问题是,他实在想不通天下间还有什么剑法能够不亚于级武功葵花宝典里的辟邪剑法。

难道是独孤九剑?可方杰觉得此女所施展的剑法路数明显比剑尘的独孤九剑要朴实得多,至少从剑法特点上看,这肯定不是花俏无比变幻多端的独孤九剑之总决式,至于会不会是更高一层境界九剑式,方杰想想都觉得不可能,要真是破尽天下招式的九剑式,对方就不会被b得用两败俱伤的战术了。

难道是游戏系统创新设计的一门剑法?亦或是此女已经成了兵器大宗师自创了一门剑路?有这个可能,但可能性不大,至少方杰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谁通过了兵器大宗师的考验,也没听说游戏系统在原著的范围之外设定了一门不亚于级武功的新剑法,要是一般的普通剑法弄点创新倒是有可能,但像这样变态的武功,一旦设计出来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肯定会公之于众,而不会像现在这样默默无闻。

在脑海中推翻了无数个推论后,方杰忽然灵光一现,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就在这时,对面的神秘女子似乎已经觉察到方杰一直在试探她的虚实,于是没有再施展普通招式继续缠斗下去,而是幽幽一声长叹,蹙起了眉头,左手捧着心口,脸现伤感之意,右手中的宝剑犹如闪电般刺向方杰的胸口,度快得不可思议!

心有所感的方杰只觉得神秘女子眼神中隐然透出一股冰冷的寒意,心中不禁一颤,慌忙躲避,然而剑气来的实在太快,哪里躲得开?

“噗!”

只听一声轻响过后,方杰身上那本来就已经黯淡无光的铜皮铁骨光圈瞬间被破,而剑尖所指的胸口部位在铜皮铁骨技能的保护下竟然仍被剑气所伤!

神秘女子见状随手刺出长剑,接着又是一剑!

方杰大惊之下却也了狠,先前一直不愿与对方鱼死网破的他,终于放弃了闪避,而直接一拳迎着对方的剑尖轰了上去!

可神秘女子手中的长剑像是活了一般在这一刹那间轻轻一颤,避过了方杰的拳锋后,再次刺进了方杰的胸口!

与此同时,方杰那直来直去的一拳虽然没挡下迅捷无比的长剑,却不偏不倚刚猛无比地轰在了神秘女子的小腹上!

“噗!”

“嘭!”

入肉之声夹杂着一声闷响在场中响起的同时,方杰的胸口顿时被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系统随之出了外伤32,内伤13的严重伤害提示,而神秘女子也喷出一大口鲜血,那娇小的身形被打得倒飞而起,最后犹如断了线的风筝显得凋零无比地落在了远处的青石地面上成了一具尸体。

“他***,是越女剑!我说怎么这么变态!”

直到这场战斗结束,深吸了一口气将气血暂时回复了一点的方杰才总算有机会将自己的推断以吐血水的方式喷了出来,先前方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直到看到对方最后施展绝招时所表现出来的动作,他才恍然大悟,因为那个动作姿态有个特别说法,而那个特别的说法恰恰引自《越女剑》后一句话的点睛之笔——西子捧心!

西子捧心,正是越女剑的唯一绝招,而越女剑,并不是江南七怪韩小莹的外号,而是越女阿青的独门剑法,看过《越女剑》的人都知道,牧羊女阿青用手中的那根竹棒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这门剑法本来无名,只是阿青从小跟白猿嬉闹打斗渐渐领悟出来的一些招式,而《网金》这款游戏则将这门剑法正名为越女剑法!

从每一本原著中的年代背景和武功强弱的关系来看,显然是年代背景越久远,武功越强悍,越女阿青所处的时代背景只最早的,乃是春秋战国时期,所以相应的,越女剑法被游戏系统设定在了一个比较变态的高度上,无论是从出招度,还是出招命中率,甚至杀伤力上看,这门剑法虽没有被划入级武功行列当中,却比级武功还级武功,这也是神秘女子在施展越女剑法的时候,几乎能百百中的根本原因。

神秘女子名叫林小梅,名字就像她的相貌一样很俗气很朴实,此女并不是一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也没啥大的志向,进游戏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游山玩水认识点朋友,安安分分地做个驴友也就心满意足了,但怎奈有些事就是这么无心cha柳柳成荫,进游戏之初的时候,林小梅没有像其他玩家那样一离开郭府就急着找门派拜师,而是悠哉游哉地将游戏里各大城市的著名景点游玩了一番,结果一不小心就在嘉兴烟雨楼遇上了隐藏npc越女阿青,又一不小心解了迷学到了让人羡慕不已近乎级武功的越女剑法。

(读者:希克,客串:林小梅)

幸运的是,在所有玩家都还只能学习门派初级武功,都还是才江湖菜鸟的时候,林小梅就已经是当时江湖上最厉害的高手了,但不幸的是,或者说比方杰还要惨的是,林小梅自从学了越女剑法后,就一直拜不了师门,做不了门派任务学不了门派武功,最后只能一边游山玩水一边找一些公共秘籍修炼,成为了一名比武学玩家还要武学玩家的生活玩家。

这话看上去似乎很矛盾,其实一点也不矛盾,论武功,天下间能打得赢她那一手越女剑法的人根本找不出来几个,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顶尖的武学玩家,可她这人根本就不喜欢打打杀杀,而是坚定不移地选择了生活玩家路线,而且她的生活技能还很特别,就制图一项,也就是制作各种生活技能图纸、地图、菜谱、秘籍、图腾、藏宝图等乱七八糟纸类道具的生活技能,之所以选择这个生活技能,还是因为此女喜欢四处旅游,平常通过游戏里特有的挖宝任务系统维持生计,所以对地图、藏宝图一类的图纸需求量特别大,为了节省开支方便游山玩水也就顺手学了。

不怎么喜欢抛头露面的林小梅这次之所以参加团体赛,关键还是看在慕容夫人的面子上,因为慕容夫人和林小梅是最铁杆的驴友,要是到哪去游玩,两人绝对是形影不离的一对,不过慕容夫人游山玩水的性质有些不同,她不是为了观景交友,而是为了调查摸底了解江湖各派的武功体系和路数,建立她脑袋里的那个武功百科全书知识库。

不得不说的是,这两位可谓是绝配驴友,一个当导游的同时也充当无敌打手,一个提供人皮面具的同时也扮演着王语嫣似的参谋角色,两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真没吃过什么亏,这次参加团体赛,也是慕容夫人为了方便收集各派高手的武功体系信息才来的,至于什么团体赛冠军,两人其实都不怎么在乎,赢了也就是锦上添花罢了。

可慕容夫人虽不在乎比赛的最终结果,却十分在意自己的好友林小梅竟然被方杰给辣手摧花了的事实,尽管林小梅用越女剑法抹了方杰两次脖子,破了方杰的铜皮铁骨,还重伤了方杰,但慕容夫人可不这么想,毕竟女人有时候就是一种不讲道理的动物,毫无理性可言,反正在她看来,方杰吃了林小梅的亏那是他活该,杀了林小梅那就是罪该万死,所谓血债血偿杀人偿命,今天非得跟方杰拼了不可!

女人一旦起疯来,十个男人都挡不住,更何况方杰现在就只一人,看到慕容夫人一脸寒霜,突然不要命似地冲过来的时候,身为有正常生理反应男人的方杰,第一时间忽略了慕容夫人胸前那晃动着的让人不禁产生遐想的两团对他的*惑,而是心中恻然的同时,连忙取出的一个布阵箱,将里面的五色彩旗迅撒了出去!

刹那间,只见场中景色恍惚般地为之晃动了一下,接着又回归了平静,方杰的身形还站在原地,但看上去似乎又显得不太真切,有经验的场外观众一看便知,眼前的这个方杰恐怕只是幻象,真人已经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奇门遁甲?”

慕容夫人冲到半途中就认出了这些五色彩旗的功用,不过,慕容夫人没有就此后退,而是冷笑一声加快身法继续冲了上去,同时手中也多了一枚专门用来破阵的铁八卦,快要冲进奇门遁甲阵的时候,将其遥遥往半空中一甩!

只听“嗡”地一声,铁八卦悬浮在半空中自行顺时针旋转起来,出阵阵白色光芒,而那些刚刚被方杰撒出去布阵旗在这一刻不禁一颤,紧接着像是似乎被一股大力牵扯着一般被半空中的铁八卦猛然吸了过去!

与此同时,场中景象再次为之一晃,所有幻想在这一刻瞬间消失,先前布下的奇门遁甲阵就这么被破掉了,而方杰也已经在慕容夫人侧前方不远显露出了真身,从表情上看,方杰对慕容夫人如此轻易破掉奇门遁甲阵似乎也感到微微有些吃惊。

方杰确实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纳闷:“有此女在,门派赛的时候,慕容世家怎么就被痴笑只自知那小子给灭了呢?”

“参合指之金刚剑气!”

然而,没等方杰想出个所以然来,慕容夫人便已娇喝一声,双手合十,微微一笑,颇得拈花之意,食指并中指轻轻一弹,顿时一屡罡气电射而出,朝方杰袭将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