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只手遮天

第九百一十三章 只手遮天

临时客串黄牛党,本来是方杰灵光一现的想法,只是想着能借此机会赚点私房钱以防备未来有可能出现的经济大萧条时期。WWW.tsxsw.COM

但掌门大选开始后,方杰发现在自己重点观察的几个门派当中,华山派的局势最为复杂,气宗首领求万醉、剑宗首领章叁和yu女峰一脉首领野蛮任性,都具备了当选华山派掌门的实力,而且三者的选票差距并不大,从选票炒作角度上看,是最为理想的炒作对象,所以这也就有了方杰不断找依灵要钱甚至掏空忘情阁的资金对华山派选举加大投资的举动。

至于其他几个比较合适的炒作门派,比如镇远镖局,方杰纯粹是为了在暗中扶持一下鑫鑫,确保对方能登上掌门之位,所以根本谈不上赚钱,反而要贴钱,而明教和丐帮的局势虽然也比较复杂,但就像钱不离手说的那样,明教弟子上千万,丐帮则近亿,盘口太大,方杰觉得如果自己冒然闯进去的话,很容易被那些资金充裕的大庄家吃掉,所以只是试了试水,见好就收,关键的,还是得想办法看能不能从盘口小的华山派上刮点油水出来。

目前华山派掌门选举的局势,可以说是三足鼎立,而造成这种局势的原因,其实是各方面因素综合后的结果,除了剑尘自杀导致华山派气宗与剑宗、气宗五脉内部分裂的因素之外,也有因群龙无首后人心不齐,不少门下弟子对华山派高层丧失信心,有的华山派弟子直接出走华山派去了五岳剑派其他四派,有的则干脆把选票拿出来贩卖,给这次选举制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原本,这些不确定的因素还不足以形成目前这种十分微妙的局面,因为华山派三足鼎立之势当中,实际具备竞争力的只有气宗代表求万醉和剑宗代表章叁。

而野蛮任性,仅仅只是气宗五脉当中yu女峰一脉,其人又是一名女玩家,在男玩家数量占了华山派弟子总数80以上的情况下,就算剑尘自杀后气宗内部再怎么各自为营,华山派弟子在中国男尊女卑传统思想的影响下,出于某种男同胞都能理解的自尊心理,大部分人也不可能投票给野蛮任性让一个女人当选华山派首徒。

但问题是,野蛮任性自身却具备了一个求万醉和章叁都难以比拟的巨大优势——有钱!

野蛮任性用一起车祸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并最终继承了对方的遗产,有了这份家底,在同样具备“有钱能使鬼推磨”性质的游戏世界里,自然就比那些靠着自己双手努力打拼的普通玩家更具优势了,所以,野蛮任性获得的选票之所以能一直咬住前两名不放,除了她应得的那一部分选票之外,自己也掏了不少钱通过各种渠道收购选票投给了自己。

除此之外,剑尘自杀后,野蛮任性便成了华山派排名第一的高手,在最后一届华山派首www.00kxs.com徒擂台赛中,也拿到了擂台赛冠军,所以光是通过排名和擂台赛冠军换取的选票,就比其他两位竞争对手至少多两万多张选票,这么点选票比起她直接花钱买的选票数量自然是小巫见大巫的,但这也算是一个微弱的优势。

总之,野蛮任性凭着自己厚实的家底,完全抹平了与另外两位竞争对手之间的劣势,甚至越是到后面,这种优势愈加明显,当方杰让罗曼子以个人名义给野蛮任性发去附带了三万张华山派选票的交易短信时,正在不断从外面调拨资金,通过游戏系统兑换游戏币的野蛮任性当即就一口气买了下来,甚至还胃口十分大地回信询问罗曼子手中还有没有选票,有的话,全收!

与野蛮任性的反应形成鲜明了对比的是,剑宗首领章叁在收到罗曼子寄售来的两万张选票交易短信后,先是与罗曼子讨价还价了半天,然后又拖了半个时辰才与罗曼子完成了交易,方杰自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没钱还是想装下穷,但至少肯定了一件事,章叁此人魄力不够,就算目前在投票榜上位列第一,也肯定呆不久,自己的发财大计,肯定是不用指望此人了。

此时手里有足足五、六十万张华山派选票的方杰,可谓是一手遮天,至少在华山派是如此,只要他愿意,可以立即让求万醉、章叁、野蛮任性三人当中任何一人在选票数上获得绝对领先的优势,黄牛党当到他这份上,也足以自傲了!

当然,当黄牛党不是方杰的目的,操控华山派掌门大选局势,也不是他的目的,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奔着一个目标去的——赚钱!

所以,在看到华山派掌门选票榜前三名的位置发生了一些变化,本来位列第一的求万醉退居第三位,而方杰手中也收回了一部分流动资金后,方杰再次给罗曼子下达了几则操作指示:“第一,全面扫货拍卖行里标价低于一万两黄金的华山派选票;第二,挂十万张选票到拍卖行,标价2万两黄金!”

接到方杰的指示后,正在桃花岛某个练功房里的罗曼子虽然不太明白这些操作背后隐含了些什么东西,但还是十分认真地按照方杰的指示完成了上面的这些操作,过了半日,方杰再次给罗曼子发去了指示:“先发五万张选票给求万醉,标价1万一千两黄金,再发三万张选票给章叁,标价1万两黄金。如果他们有什么回应,立即转告我。”

半个小时候,罗曼子发来短信:“求万醉那边已经确认要买下那五万张选票,不过,他们希望价格方面能不能凑个整数,如果一万两黄金一张的话,他们愿意再加购五万张选票。至于章叁那边,暂时还没有回应。”

方杰想了想后,回道:“告诉求万醉,就说你要考虑考虑,让他们等着。”

对此,罗曼子颇为不解:“一万两黄金一张,十万张就是十个亿了,这样我们刚好收回成本,再剩下的就都是赚的了,所谓落袋为安,为什么还要考虑?”

“嘿嘿……这是个心理上的问题。我当然可以直接卖他十万张选票,但是这么做的话,排名第二的章叁就会被拉开距离了。章叁那家伙,太小气,估计家底也不怎么厚实,若是看到求万醉一下子超过他那么多选票,说不定就会立马绝望,干脆放弃竞争。可问题是,就算再卖十万张选票出去,咱们还有一大半的选票没着落呢,所以我们得牵着他们的鼻子走,一点一点地把他们榨干!”

罗曼子了然的同时,不禁道:“你这人真黑,好在我从未想过竞选什么掌门,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会被你坑成什么样的呢……呃,章叁那边刚取下了交易短信,已经完成了交易,但没有发短信跟我联系。”

“没有回信?唔……想来章叁是打算做最后一搏了,所谓不成功便成仁,章叁没那个魄力成仁,但却还是不想放弃这次竞争,所以在排名第一的基础上又加了点筹码想拉开与第二名的差距,打算赌一赌其他两人在这种差距的压力下会放弃继续投资竞选。不过,不管这场豪赌是输是赢,他都不会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再买选票了,否则的话,他不可能连个回音都没有……”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如果章叁就这么退出的话,形势会不会对我们不利?”

“会有一点影响,但影响不大。”

“为什么?”

“因为一旦章叁被求万醉赶超后,如果在一段时间内显现出后继乏力的疲态,那么剑宗里面部分还在观望的势力会转投求万醉,以确保在求万醉当选掌门后,取代目前章叁在剑宗的地位和势力,进入华山派高层。所以,章叁退出竞争行列的话,此消彼长之下,求万醉一方势力会猛然加力……

“不过,野蛮任性这个女人……有钱,对权力的**很大,而且大选到现在,已经投入了不少,若是功亏一篑的话,那绝不是她所能承受的。所以到了这个份上,她只能不断加大投入,此次华山派掌门大选,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一旦失败,她就什么都没了,而如果成功了的话,这些钱她还可以在当上掌门之后再赚回来。所以,野蛮任性现在是骑虎难下,就算明知道耗下去的话是倾家荡产的结果,也会不惜血本跟求万醉死磕到底!”

“那章叁一方的势力为什么不去投靠野蛮任性?”

“因为野蛮任性是个女人……再进一步说,虽然目前江湖上有些门派的首徒或未来掌门是女人,但那毕竟是少数,有一两个已经是破天荒了,在武侠世界里……不,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游戏世界里,特别是在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背景的武侠虚拟世界里,所谓的女侠,也只能作为衬托物存在……我说这话,并不是贬低女性的地位,而是实话实说而已,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误会……”

“唉……”以罗曼子的智慧自然知道方杰这话确实没有别的意思,无声地叹了口气,甩掉某些负面情绪后,正要再给方杰发短信聊些什么,却冷不丁接到了野蛮任性发来的言语急切的催票短信:“罗小姐,你刚才说手头上还有些华山派的选票想等价格高一点再卖掉,如今价格已经涨到了一万一了,两万价位上面还挂了十万张选票的单子,那是不是你的单子?如果是,我出一万二,你把那十万单给我如何?”

看完短信后,罗曼子连忙把短信的内容转述给了方杰,而这边的方杰考虑了一会后,回道:“就说那十万单不是我们的单子,而我们目前手头上还有五万张选票,按照一万三的价格给她!另外,把求万醉的十万单也发给他,价格就按照先前约定的一万交易!”

方杰作出安排后不久,华山派掌门大选的系统面板上便出现了十分富有戏剧性的变化。

起初,章叁以多出野蛮任性三万五千多票、求万醉四万三千多票位居榜首,但一晃眼间,野蛮任性不知在背地里用了什么手段,票数瞬间增长了七万七千多票,一下子从第二位蹿升到了第一位,最后竟反超章叁四万二千票!

显然,这七万七千多张选票,不光有来自方杰卖出的五万选票,还有野蛮任性从其他渠道或黄牛党那里零散收购得来的选票,而实际正常投出的选票数量恐怕连那七千多张选票的零头都不到。

可是接下来,这种局面还没维持多久,被踩到第三位的求万醉,其选票计数器在所有关注竞选的华山派弟子的目瞪口呆下,数值直接在十万位上跳动了一下,以至于一开始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求万醉的选票一下增长了十万张,等有人再三确认自己确实没有眼花后,华山上空立即爆出了阵阵的怪叫声和惊叹声。

掌门候选人排名经过这一次大的变动后,求万醉再次登上了第一的宝座,以高出排名第二的野蛮任性一万五千张选票的微弱优势暂时领先,至于过了一把瘾的章叁,则被前面的两位抛在了后面,而且明显被拉大了差距……

此时,华山东面的中条山剑宗基地正厅里可谓是一片愁云惨淡,章叁,还有追随他的一干剑宗高层,一会一脸不置信地盯着大厅中央的虚拟屏幕猛瞧,一会儿又垂头丧气地摇着头叹着气,接着又很是不甘心地再次抬眼观察屏幕上跳动的数字,再次失望后,又长吁短叹起来,然后如此反复,所有人都在经历着失望、希望、再失望、心存一丝侥幸、继续失望的心理过程,然后直至无尽的绝望……

“完了完了,全完了,一切都完了……”已经是蓬头散发的章叁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似乎还想从三维虚拟屏幕中那个由游戏系统控制的永远不可能出错的计数器上找到一丝希望,可越是如此这般,章叁的心就越是止不住地往下沉,就像是掉进了无尽的深渊,似乎永远都没个尽头,但明知道接下来直至大选结束仍是个绝望的结果,明知道掉进深渊的那颗心已经再捡不回来了,章叁还是这么不可救药地盯着屏幕,总之,这是个无解的矛盾,此刻谁也救不了他。

“老大,别灰心!”一名尚存理智的剑宗高层看到章叁成了这副德性,忍不住劝慰道:“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要武功底子还在,兄弟们还在,就不怕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我看野蛮任性那娘们的势头也很猛,到时候求万醉未必能当上掌门,此前老大你不是私下联系过那娘们想要与其合作吗,如果野蛮任性能当上掌门,日后慑于我剑宗的势力,未必会对你怎么样……”

说到这里,那人似乎也觉得这些话有点太伤自尊、太自欺欺人了,于是干脆闭上了嘴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与此同时,在场的其他几位剑宗首领却被这话激怒了,有人拍案而起道:“放屁!就算老大当不上掌门,就算要找出路,老子堂堂七尺男儿,宁愿判师去星宿派,也绝不去跟那娘们混饭吃!”

“不错!”话音未落,就有人立即附和道:“当初剑尘老大还在的时候,我们剑宗与气宗关系还算是不错的,老大与求万醉也曾经是同患难过的兄弟,而且咱们剑宗比他们气宗团结多了,若是求万醉能当上掌门的话,慑于咱们剑宗的势力和影响力,也未必敢对咱们动手!但野蛮任性可就未必会放过咱们了,说不定她当选掌门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踢出华山派,那咱们可就走投无路了!”

“哼!实在不行就去星宿派,或者五岳剑派其他四派,总好过整天看一个女人的眼色行事!”

见众人已经在谈以后的退路了,章叁感到无奈和绝望的同时,也不得不开始正视起这个问题,只是以他如今的精神状态,实在是难以一下子把心态调整过来,所以只是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道:“静一静,静一静……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华山派这边风雨突变的同时,方杰这边却在与罗曼子互通短信,心情十分不错地有一句没一句地统计着这一阶段的战果。

“现在我们手中还有多少选票?已经回收了多少资金?”

“已卖给求万醉十万张选票,章叁五万张,野蛮任性八万张,累计回收资金……19.5亿两黄金,减去成本的话,净收入为:1.9亿两黄金。如果算上挂单的那十万张,我们手头上还剩下三十七万多张选票,我的建议是,见好就收,尽快把选票都卖出去,毕竟现在离掌门大选结束只剩下两天时间了。”

“不急不急!根据目前的选票增长数据来看的话,章叁虽然已经基本上失去了竞争掌门的资格,但他所代表的剑宗,目前暂时还没有什么动作,等他们投靠了求万醉,咱们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你就这么肯定剑宗会投靠求万醉?万一……我是说,万一剑宗投靠了野蛮任性,那怎么办?我们手上这么多选票恐怕最多只能卖出一小部分了!所以,我觉得还不如趁现在局势尚未明了之际,加紧向各方抛售选票,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不可能的,我敢肯定剑宗,至少是剑宗的大部分势力,会转投求万醉……好吧,这世上之事确实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我的判断也未必百分之百的准确,这样,你去给求万醉投三万张选票!”

“啊?你的意思是,免费送他三万张选票?”

“是,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反正剩下的都是咱们赚的,为了增强剑宗那帮人的信心,为了迫使野蛮任性跳出来继续当冤大头,咱们就白送求万醉三万张选票,拉大野蛮任性和求万醉之间的差距,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坐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