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正文 番外之欧四三

正文 番外之欧四三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成亲的日子。

    一大清早起来,母亲就拉着我在一旁嘀咕,告诉我花轿到了后,一定要记得踢轿门,否则会惧内的;要把新娘的嫁妆钥匙给天看看,以后才能多生男孩,夜里一定要记得睡外面,不能让新娘踩我的鞋。

    总之就是一个意思,不能让夏二压着我一头,我才是她的天。我知道娘对大嫂在大哥面前说一不二的事情非常不满意,不希望我也成大哥那种类型的。说实话,我也瞧不起惧内的男人,男人顶天立地,应该为家庭顶起一片天地,事事都听女人的,还怎么做事?但对于这种风俗,我还是不信的,当初大哥肯定也这样干过,怎么就不见大嫂怕他?

    我的女人,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对待。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她能真心待我,管好家,孝顺公婆,教养好儿女,不要像大嫂那样对丈夫指手画脚,也不要像三嫂那样尖酸刻薄,挑拨离间就够了。只要她能做到这些,其他缺点我都能忍受,必然真心相待,定不会负她,让她伤心难过。

    踢轿门时,我怕吓着她,便先拍了拍轿子才踢,谁知她竟然狠狠踢了一脚回来。我想她大概也是得到过她娘的吩咐,不能示弱,是怕我欺负她吧?我忍不住笑了,女人的小心思就是多。

    她双手捧着钥匙递出来,大红的喜服映衬得她十指雪白如春笋,看见她微微颤抖的手指,我想她肯定有点害怕,忍不住恶作剧地摸了她一下。她的手果然更抖了,我忍不住得意起来,看来她还是没那么大胆嘛。

    当屋里只剩我二人时,她低垂着头,红色轻薄的中衣勾勒出曼妙的曲线,雪白的脖颈纤细美丽,让我有想咬一口的冲动。我想起了那个夜晚,我背着她走在山道上,她是那样的柔软芬芳,我口干舌燥,很想和她说几句好听的话,做点该做的事。

    握住她的手,我想来想去只想到一句:“你不冷吗?”要是她说她冷,我正好顺理成章地将她拥入怀中。外面竟然传来一阵窃笑声,我很恼火,如果不是怕她会被吓到,我一定要将外面的倒霉鬼扔到池子里去泡着。

    她怯怯地看了我一眼,脸和脖子都羞成了粉红色,果然是被吓到了。她竟然也有柔嫩害羞的时候,让我实在心痒难耐,下腹有一团火在体内乱窜,几乎迫不及待就想发泄出来。她到底是未经人事的女儿家,我才一碰就僵得像块木头,我忍耐着先上了床,哄她从我身上爬过,去睡里面。

    她小心翼翼地从我的身上爬过,我趁势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按在我的胸膛上,这个鬼丫头,竟然对着我舔嘴唇,看得我的头“嗡”地一声响,只想不管不顾地将她压倒揉碎。但是不行,她是我的妻子,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我必须珍惜她,疼爱她,得到她的尊敬和爱慕,我不想给她一个急色鬼的印象。

    我忍了又忍,耐心地和她说话,还好,她很温顺懂事。我轻轻吻上她花瓣一样的嘴唇,她的气味甘甜芬芳,身体温暖柔软,我的心跳得不像是我自己的,体内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我忘记了要保持形象的事,不假思索地挑开她的衣襟,用手罩住了她胸前那对我梦见过无数次的小白兔,我一头扎了进去,果然又香又软又滑,所谓软玉温香大概便是如此。

    她颤抖了一下,惊恐地睁开眼看着我,我以为她会拒绝我,有些紧张地抬起头看着她,她的脸红得滴血,最终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反手轻轻搂住我的脖子,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我顺着她雪白晶莹的胸脯一直吻下去,吻到腰间,正要解开她的下裳,她突然蜷作了一团,紧紧地护住身子,不让我继续。我憋得难受,下体涨得发疼,额头都沁出细汗来,少不得柔声安慰她,细细吻她的脖颈和背部,告诉她这是天经地义的,我会很轻很温柔的,不会很痛。

    床笫间的事,我大概是知道一些的,知道女子第一次会很痛,也知道她们会很害怕。只要她放松一些,肯接受我,多等会儿我也愿意,我只希望她不是一根木头。

    她很快调整了情绪,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轻轻抱住了我的腰,主动贴近了我。我欣喜若狂,怕她反悔,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我们的衣服,她的衣带该死地拴得那么紧,却又订的一点都不牢,我扯了两下,竟然被我齐根扯断了。

    我看了她一眼,生怕她会嫌我粗鲁。她只是红了脸垂着眼靠在我的怀里一言不发,她是那么美,头发乌黑柔软芬芳,肌肤雪白晶莹,曲线玲珑,虽然身子还有些纤细,但无一处不精致美丽。我迫不及待地颤抖着握住她不堪一握的纤腰,将她轻轻托起拉向我。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温暖紧致酥麻,比梦里美妙舒服上千倍万倍,让我全身都感觉不到重量,我什么都不想,只想继续深入,深入,缓解身上的胀痛和炽热。

    她轻轻叫唤了一声:“疼……轻点……”那声音悠扬婉转,仿佛带了无数把小钩子在我的全身挠,挠得我不管不顾地只想往里闯,她“嗯”了一声,往后一缩,又有些怯怯地靠上前来擦了擦,要命的小东西,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下体骤然一松,一股温热喷薄而出。

    她傻傻地看着我,看得我想找条地缝钻下去,我失败了……我不相信她不懂,她出嫁之前,她母亲肯定教过她的。要是她因此看不起我怎么办?我的心里充满了挫败感和耻辱感,却不知该如何挽回。

    她很快收回眼神,也没和我说话,只是从枕边取了事先准备好的巾帕擦净她的身体,穿上衣服又帮我擦拭。她的手抖得厉害,几乎不敢看我的身体,但动作却很轻柔,很坚定。

    擦拭完以后,她红着脸帮我穿亵www.31xs.net衣,飞快地亲了我的胸脯一口,细声对我说:“夫君,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疼我,我也会对你很好的,我们好好过日子。”不等我回答,她静静地在我身边躺下来。

    她眼里的快乐和害羞显而易见,难道她真的不懂?我心里的不安放下了大半,松了一大口气,暗想我一定要让她真正变成我的人,让她真正知道我的厉害。又躺了一会儿,我想继续行动,但又害怕再次失败,只要再败一次,我就没脸见她了。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她轻轻问我:“你睡着了吗?我睡不着,被子大概有点薄,有些冷。”

    我连忙伸手去搂她的细腰:“来,我抱着你。”她怯怯地贴近我,她的身体果然有些微凉,特别是一双脚冰凉,看来是真的冷。

    我想弥补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便将她的双脚抱进怀里搓着:“我给你暖暖脚吧?脚热乎身上就热乎了。”

    她对着我笑:“你真的很好。”说完试探着把手放到我的腰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行动间,她柔软芬芳的身体温柔地摩擦着我,这意思是对我还满意?我不知不觉又解开了她的衣服。

    她怯怯地笑,主动帮我脱了我身上的亵衣。这一次,出乎意料的顺利,她虽然也呼痛,但很温柔,也很配合,我让她怎样她就怎样,她甚至红着脸帮我,在她骤然缩紧身子,紧紧咬住嘴唇,眼里沁出泪花来的那一刻,我欣喜若狂,我成功了!

    我强忍着停下,轻轻吻着她的眼和脸,脖子和手,低声安慰她:“放松,不要紧,我轻轻的,一会儿就不疼了。”她含着眼泪点头:“好。那你轻点儿。”

    她是那样全身心地相信我,依赖我,娇喘婉转间说不出的娇羞动人,让我亢奋不已,但我还是不能坚持太长时间。

    她明明累极,还要强撑着帮我擦拭,我不曾想到她会是这样温柔体贴,甜美可人,善解人意的女子,她对我好,我也应该对她好,我接过她手里的帕子为她擦拭。

    她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喜悦显而易见。那一刻我没想到什么应该或是不应该的,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妻,我的女人,她如此美好,如此可爱,如此温柔,值得我疼惜。

    她在我身边睡着了,我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我想来想去,认为她其实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只是她很好,没有点破我。我越想越懊恼,我必须让她知道我其实是很厉害的。

    天未亮,我又想要她了,我忍了下来,我下一次行动必然要让她忘不掉。中午时候,她在收拾送给家里人的礼物,我看见了一只很眼熟的水晶沙漏,我认出那就是宣五送她的,宣五曾经想娶她。

    我的心里突然堵得难受,她是我的,只有我能想,其他任何人也不能想。我撺掇她把那只沙漏送给父亲,要是她不肯送,我就悄悄给她扔了,然后推到琉璃身上去。想来她也不能把一只猫怎么样。

    她答应送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

    我从二哥那里弄到一本书,这本书还算不错,我决定今晚要给她一个大惊喜,让她过后就再也忘不掉。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她不知道我急,推三阻四,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的,一点都没有昨天晚上可爱。跑到屏风后面去弄了半天也不出来,急得我脖子都伸长了。

    终于她肯走出来了,这是什么衣服?三块才有巴掌大的粉绿绣花丝绸包裹着她最美的地方,如雪的肌肤在粉色的薄纱下若隐若现。看得我心跳如鼓,血脉喷张,真的想把她从里到外揉搓一顿。我捡到宝了。

    ——*——*——

    呼……痛苦,第一人称写介个……说不出的怪异,写得俺真难受……但素为了完成大家的洞房花烛夜,俺总算坚持下来了。

    亲们,VIP章节内容正式完结料……以后滴番外放公众。

    虚弱地呼唤,帮俺顶顶新书吧,可以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