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一百八十六章:暗流

第一百八十六章:暗流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酒足饭饱,几人走出烧腊店,周珂问道:“要不要蒙上面把王家大少爷绑出来问个清楚?像他那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应该只要用玩具枪顶在他头上,他就全部招供了吧?”

    “喂!这里到底谁才是反派啊?”文千千看着周珂煞有介事的表情,感觉自己今天经历的一切已经快要颠覆她的人生观——一个自称犯罪王的人实际上在暗中调查命案,试图为死者伸张正义,而这些作为正派的星耀学生则在密谋绑架逼供。

    她已经快要分不清谁才是好人,谁才是坏人了。

    “不用了。”王沈摇了摇头。

    星耀摄像头无处不在,想要在学院里动手风险极高,尤其是像王昭这种大少爷,身边难保没有跟着秘密保镖。而且王沈并不认为司机的死是王昭干的,他在见酒吧里私下见过王昭,后者实际上连喝酒这条界线都跨不过去,细节能从侧面反映出一个人的品行,短短一天,王昭从一个家教不错的大少爷变成一个杀人犯,这种事王沈是不信的。

    “意思是我们什么都不做?”季胖子有些意外。

    “对,什么都不做。”

    “好吧,反正他们的目标是你,由你自己决断也好。”周珂说道。

    ……

    当夜。

    王沈躺在床上发呆的时候,昏睡发来了语音邀请。欧米伽醒了,不过由于今天发生的事,他认为晚上还是待在学院里比较好,欧米伽倒是十分乖巧,王沈说不出门,她就在浅浅的陪伴下在客厅看起电影来。

    “喂?”王沈盯着屏幕看了一小会,才接受了邀请。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昏睡在另一端说道。

    他现在正从协会里出来,王沈提供的情报引起了协会高度重视,作为委派至星耀的代表,昏睡和其他几人下午召开了紧急会议,直到现在会议才刚刚结束,他的几位同事无精打采地暗骂几句该死的地下冒险者公会之后,便各回各校了。

    昏睡则留在协会里等了一会,药品化验结果出来,他第一时间联系了王沈。

    “协会下午派人突袭了你提供的地点。”

    “结果怎么样?”

    “门卫和你说的西姐都跑了,和公会相关的人也没抓到,只有几个喝醉了酒的混混和无业游民。”昏睡也很无奈,毕竟根据王沈提供线索到协会的人发动突袭中间隔了好几个小时,对方有所准备也是正常的:“他们走之前销毁了大部分药品,不过在后台的抽屉里,我们发现了几小瓶没来得及销毁的药品。”

    “化验结果刚刚出来,这些药品的确能给服用者带来不同程度的能力,不过都具有时效性,通常能作用几天,而且在药效过去后,会对服用者的器官带来极大的负荷。”

    “也就是说那些药物都是半成品?”

    “半成品谈不上,能让非能力者在一定时间内成为能力者,就已经算是成功了。”昏睡在知道化验结果后,也被吓了一跳。

    当年雷霆在黎多城研究违禁药品的结果有目共睹,研究不但只有欧米伽一个幸存者,而且欧米伽能活下来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与她的体质有关,可以说那次研究最终以失败告终了。然而这次的药品,却能在让服用者保持理智的情况下,直接获取力量。

    “这次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昏睡说道。

    “怎么?”

    “还记得当时疑似雷霆和天蝎来的时候么?”

    “当然记得,为什么这么问?”

    “上次协会把这件事通知中央城区高层时,他们立刻调动了稻草人、白鲸这些部队,把所有重要人物都暗中保护了起来,但是这次不同,消息上报了这么久,高层们到现在都没采取任何行动。”

    既没有全面戒严,严查午夜的党羽,也没有秘密调集部队,这和他们以往的作风完全不同。而协会,也从未听说过午夜这个组织,可以确定的是,在过去三十年间,这个组织在世界范围内没有进行过任何活动。

    “所以这次你自己要小心了,我们对那个组织的背景、有多少能力者一概不知,而中央城区高层这次似乎也不会插手这件事……当然,协会还是你们坚实的后盾,我也会力所能及地保证你们的安全,只是你这几天最好不要外出了。”

    “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嗯,就这样吧。”

    昏睡断开了语音连接。

    ……

    同一时间,B班宿舍大楼。

    王昭房间的灯亮着,他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睡意全无。电脑屏幕上是正午新闻的后续报道,经过了警方一下午调查后,认定死者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由于长时间缺乏休息加上情绪激动,最终死于心肌梗塞。

    报道里盖棺定论地把司机的死亡定义为意外。

    王昭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手脚冰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后续报道中并没有给死者配以特写,只是在报道最后附上了一张司机的上岗时的照片,并简单地介绍了他的基本状况。

    被公司吊销执照后,司机就一直闲赋在家。他有一个女儿,女儿曾是某陆战部队的军人,在一次维和行动时不幸牺牲,自女儿牺牲后,司机就出现严重的酗酒问题,公司多次警告未果,才不得不吊销了他的执照。

    寥寥无几关注这件事的人也都对警方的证明表示认可。

    严重的心脏病,时常酗酒,生活又极不规律,这种人会猝死也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可是……

    王昭握紧了拳头。

    他记得自己去警局约见那名司机时,对方的表情。

    “你们回来救我的吧?”司机问了不止一次。

    王昭是去送包裹的,当时他不知道公会的人为什么要让他来负责送包裹,更不知道包裹里有什么。不过现在他知道了,司机的死绝对不是因为心肌梗塞,而是和他送去的包裹有关。

    也就是说,他成了帮凶。

    “咚咚——”敲门声吓得王昭浑身一哆嗦,他立刻关闭了新闻网站,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改了下来。

    他欲盖弥彰地整了整并不凌乱的衣服,调整了许久,才开口说道:“进来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