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正文 第1170章 神之座的真正目的与……一位母亲的决心(三)

正文 第1170章 神之座的真正目的与……一位母亲的决心(三)

    “你想让我帮你?”章欣不动声色的在脑海中回复道。

    此刻,诺西菲尔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气化三清固然是非常强大,非常厉害的一种技能,可以说是能够平白将一条命转变为三条命。在主神处,是需要S级支线剧情才能够兑换的最顶级的保命技能之一。只要三个化身,任意一个化身存活下来,自己就等于是不死的。

    唯一的缺陷在于,分化出化身的时候,自身的实力会直接对半砍,也即是三个化身,各自只有本尊的三分之一的实力。虽然可以后续通过强化、修炼等方式恢复提升实力,但化身的能力是不能强于本尊的。

    诺西菲尔的这几个化身也正是如此,实力虽然也很强,但却无法超过圣人的临界点,连临圣境界都算不上。遇上追上去的那几个黑袍圣人,那是必死无疑。

    因此,诺西菲尔最后的希望,就只剩下了章欣……如果章欣愿意帮他,用引导真实的谎言,将祂的还活着的事实隐瞒下来,哪怕是神之座首领想要窥破这谎言,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搞定的,在现在的局势下,神之座首领哪会有那个闲工夫去做这种事呢?

    诺西菲尔的建议,让章欣也是有所意动……她确实很需要帮手。但问题在于,诺西菲尔会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帮手吗?祂可也是神之座的一员啊,指望祂洗心革面做好人?别闹了,祂只不过另有企图,和祂以前的同伴因此而翻脸罢了。不管是要杀她的孩子,还是要从她的手中把她的孩子给夺走,这对于章欣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可言。

    就在章欣犹豫之际,神之座首领却是忽然换了一个声音说道:“怎么?章欣,是不是有某个二五仔,再跟你说一些有趣的话题?难道说,你宁愿相信一个狼子野心的陌生人的话,也不肯相信你过去的伙伴吗?”

    “你——”章欣瞪大了眼睛,她的表情充满着不可置信的神采,这声音……这声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他?他不是应该……应该已经彻底的死亡了,甚至连后土轮回台都没有办法将他复活的,彻底的死亡啊!

    只见神之座首领伸出双手,抬起手将一直罩在自己头顶上的,那个一直在掩饰自己容貌的兜帽给拉了下来,露出了一个面貌很平凡的青年模样。

    而章欣,在看见神之座首领打算露出自己真面目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瞪大眼睛死死地盯住了他,生怕漏看或错看了什么。而当他把兜帽拉下来,露出了黑袍之下,那异常平凡的容貌之后,章欣脸上的表情也是顿时变得异常精彩……

    该隐也是在死死地瞪着神之座的首领,从他成为神之座圣人开始,就对神之座的首领,名义上的他们的老大感到无比的好奇。神之座的其余几名圣人,也从来没有人见到过神之座首领的真正模样,连祂是男是女是老是幼,甚至是不是人类都不知晓。

    若说该隐不好奇,那绝对是假的。该隐在私下里,也是猜测过很多次,神之座的首领,到底是什么人……毕竟高级圣人这种东西,整个多元宇宙,也从来就没有超过三位数的。除非是传说中的鸿蒙时代……不过,那些先天魔神几乎九成九点九九九以上都死了个干净,不能算在内。

    总之,该隐曾经把他所知晓的高级圣人的名字,一一跟这个神之座的首领对号入座,希望能够找出神之座首领的真实身份来。

    但是,其结果嘛……让该隐很失望的是,因为但凡有事,神之座首领都是让祂们出手的缘故,至今都没有见到神之座首领认真出手过哪怕一次。在这种情况下,别说祂的心灵之光了,就连他的声音都不是其本来的声音。

    而且对于圣人来说,外在的一切皮囊都没有什么意义可言,祂们如果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将自身变化成任何一个模样,声音什么的,自然也是如此。只不过,没有那个必要的话,圣人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干嘛要变成别人的样子?所以,基本上圣人哪怕是成圣以后,选择主动改变自身样貌的也不多,虽说不少圣人都有化身之类的存在,但这个和改变自身本尊的形象是两种概念。

    诸如该隐,他现在的模样便是他成圣以前时的样子,但他同时也还有异常狰狞可怕血之祖的样貌,其可怕程度绝对不会亚于地狱之王伊沃尔。

    所以,当该隐亲眼看见了神之座首领的模样时,却是异常的诧异……这家伙,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圣人观察一个人的时候,是不可能只注意对方的皮囊,能够观察到时间线的圣人,自然也是能够看见最为对方最为真实的一幕,若是改变自己的形象,必然瞒不过该隐。

    而该隐觉得吃惊的,除了神之座首领本身那极度平凡的样貌以外,更是吃惊于章欣的反应。

    只见章欣的脸上,眉头紧锁,怒目圆睁,一张俏脸气得通红,那咬牙切齿的表情,仿佛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无法熄灭她心中的怒火。

    这就是让该隐最吃惊,也最难以理解的地方……章欣痛恨他们没问题,尤其痛恨神之座的首领也没毛病。但是,她这表情可不像是单纯的痛恨啊?反而……像是受到了最亲近的人的背叛时,所感受到的那种……悲哀?

    “你们认识?”该隐差一点点就把这句话问出口了,反应过来的该隐,觉得自己不应该问,这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了,还用得着问什么?

    章欣死死地瞪住眼前露出了真面目的神之座首领,他是一个样貌很普通的青年,就和二十一世纪,那走在天朝的街头,刚刚毕业走向工作岗位的年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他就是这么一个很普通很普通,普通到了极点,完全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的男人。

    但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在很多年以前,却是差一点点以一己之力打败了整个中洲队。同时,他也是……中洲队的同伴之一!

    “仇——风——!!!!”

    恨意,那深入骨髓的恨意,就连该隐都能够感受的一清二楚,这股怨恨,简直能够抵得上,昔日他们经历过的,那个被轮回小队玩脱了的咒怨世界。笼罩在整个地球之上的诅咒阴影,混合了咒怨的诅咒与贞子的七日诅咒后,带给了整个位面的人类无穷绝望所凝聚而成的怨恨。

    可以这么说……若是咒怨原电影里面的伽椰子碰上了这种怨恨,只会被其给“毒死”!此毒名为怨恨,是人类最强烈最刻骨铭心的感情之一。

    “没错,是我……”神之座的首领仇风,他面对着章欣的怨恨,却是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来……一把掐住了一个人的脖子。

    这个人,浑身通体银白,整个人宛如白银打造的一般,额头上生有第三只眼睛。

    “你……”诺西菲尔被仇风生生掐住了脖子,他想要挣脱,但是仇风的手掌却是如同铁钳一样,将他的脖子死死箍住,就算想逃都办不到。

    “不要来打扰我叙旧啊,二五仔。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与老友相见的这种重逢之情吗?”

    仇风眯着眼睛,微笑着对还在挣扎不停的诺西菲尔如此说道。

    诺西菲尔在发现自己确实已经无法挣脱之后,不甘的问道:“你是怎么……”

    “我是怎么……发现你其实根本没有逃远的,对吗?”仇风呵呵笑着,看着诺西菲尔的眼神,却是已经异常的危险了。

    “你当真以为我没有发现,你的那三个分身,根本就没有一个是你的本尊吗?一气化三清的最高境界,并非是真正的把自己一分为三,而是要斩出自己的善尸、恶尸与执念啊。算上自己,其实是四个人才对。而且,你认为我没有料到你会反我吗?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肯定想到了,在现今这种情况下,与章欣合作才是最佳选择……但是啊,真是图样图森破。你的圣位都是我给的。你以为,我会没有手段治你吗?”

    说到最后,仇风的语气已经变得森然无比,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是笑眯眯的,一点儿也不想生气的样子。

    “你……你到底打算做什么?!”诺西菲尔不甘心,但是到了这一刻,他也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所以他想要听到真相,他直到现在还是有些不相信,不相信仇风真的是为了杀掉世界而来。

    “想当个明白鬼?”仇风笑呵呵的说道:“可惜,你当不了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另外一个秘密……”

    仇风睁开眼睛,他的视线变得一片空洞,就是字面意思上的那种空洞——仇风的双眼变成了两个黑洞,黑漆漆的眼眶里,已经看不见眼球的存在,而是两个单纯的黑洞了。

    这一幕,也让仇风那原本平淡无奇的面孔,变得很是吓人。这也让诺西菲尔的心里,生出了一抹不安感。

    “你可能还不太了解,了解我们神之座……是不是真的以为神之座就仅仅只是世界座下的走狗这么简单呢?呵呵……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给予你的圣位,我随时都可以拿回来哦。”仇风冷冷的说道。

    “这不可能?!”诺西菲尔变了脸色,狂叫道:“你在开什么玩笑?圣人怎么可能被剥夺?!”

    “是,是不可能……”仇风很干脆的点头承认了,但随即又说道:“但,我从一开始给你的圣位,就是有问题的啊。”

    诺西菲尔闻言,脸色终于变得一片灰败,他也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

    仇风冷笑着说道:“嘿嘿,明白了?世界怎么说也是多元宇宙之子,这点外挂还是开得起的。你用来成圣的圣位,打一开始便是世界的心灵之光所化。根本不是盖亚所给予的天然圣位,而是整个多元宇宙独一无二,仅有世界能够办到的……人造圣位啊!”

    就在仇风说完的那一瞬间,整个天地之间,似乎变了颜色,整个位面,仿佛都在这一刻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一缕缕圣道之歌从诺西菲尔的身躯中散发出来,同时,他的身体表面,更是开始裂开一道道细密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纹来。

    诺西菲尔没有发出惨叫,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片刻后,诺西菲尔的身体表面开始浮现出银色的火焰,这银色的火焰逐渐将他的身躯吞噬,最终,一点一点的……化作了灰烬。

    收回手,仇风拍了拍手掌,仿佛是为了弹掉手里的骨灰。

    这时,另外四名前去追杀的黑袍圣人们,也跨越空间回到了仇风的身边。

    仇风微笑着说道:“如何?章欣。考虑的怎么样了?”

    章欣语气冰冷的如同南极的寒风吹拂而过,能够把人的骨头都给冻僵。

    她说道:“仇风,你是不是脑袋不够清醒?我有说要考虑什么吗?”

    仇风闻言,一拍脑门,说道:“哦哦哦,对对对,这怪我怪我,我好像还没有来得及跟你说……”

    随后,仇风的脸色变得无比严肃,他也看着章欣,一字一句的说道:“章欣,让开吧。封杰已经去死亡开端的世界,去争夺那人皇气运了。伙伴一场,让我杀了他,一切就都结束了。”

    仇风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他所说的“他”是谁,也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说完,仇风便双手负于身后,就这么看着章欣,似乎是留时间给她好好考虑考虑。

    然而,章欣却并没有浪费这个时间,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有做什么考虑。

    章欣站在仇风的面前,脸上没有一丝丝的畏惧,只是情绪平静的回道:“没想到,你居然会是神之座的首领,仇风,当年你的失踪,包括傅展鹏的死和封杰的离去,都在你的布局中吧!”

    面对章欣的疑惑,仇风很直接的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件事:“傅展鹏不死,封杰不走,我又怎能安心的来杀他?章欣,听我一句劝吧,把他交给我。我可以马上转过身去帮封杰夺得人皇之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