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正文 第784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正文 第784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解三甲最为震撼。

    他从未想过,这首千古奇作,竟然是出自于一个小小书童之手。

    他不是连四书五经都没读过吗?

    骗子,一切都是骗子。

    什么小书童,他绝不可能是个小书童。

    解三甲不仅气愤,还有被戏耍的疑惑,走到燕七面前,盯着那张帅到掉渣的脸,质问:“你……到底是谁?”

    燕七微微一笑,来了一句:“我?呵呵,我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晕!

    解三甲一阵头大。

    什么叫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家伙神神叨叨,不胜其扰。

    众人也都对这小书童的身份起了怀疑。

    “是啊,这个书童到底是谁?他绝不可能是个书童,虽然穿的普通,哎,就是这身衣服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没错,你看,孔尘大人对他似乎很看重,态度和蔼,甚至于有些求助。如此看来,他的身份绝不简单。”

    “能和孔尘大人谈笑风生的人,怎么会是一般人,等着揭秘吧。姐妹们,你们想想,这么一个大帅哥,又这么有才华,多么招人喜欢啊,我真想嫁给他呢。”

    ……

    众人都急了,想知道这‘小书童’的真实身份。

    元宝美眸瞭望燕七,一眨一眨,红唇娇俏,有些幽怨,又有些兴奋:“公子此番前来,也不声张一声,害的元宝也唐突了公子,真是罪过呢。就连我家小姐,见了公子的名讳,也惊得花容失色呢。嘻嘻。”

    燕七道:“至于吗?我不过是个普通人。”

    “公子谦虚了,公子若是普通,那元宝就算不得人了。”

    元宝忽闪美眸,扭着小蛮腰,挺着丰腴的"shu x",控制不住兴奋的情愫:“元宝对公子早有耳闻,且对公子十分仰慕。元宝要是知道公子也会参加摘花令,一定会亲自迎接公子,也会为公子准备一叶偏舟,为公子敬酒斟茶,畅聊一番。”

    众人都是一惊。

    没想到,元宝竟然对小书童如此崇拜。

    不是简单的崇拜,像是花痴见了黑马王子啊。

    元宝何许人也,出水芙蓉,身姿娇俏,虽然是武美智的丫鬟,但也是名震苏州的大美女,也就是年纪还小,做事低调,不想刻意张扬。

    若是元宝稍加宣传,独立门户,也是仅次于武美智的名媛秀女。

    元宝见识的男人太多了。

    各种官僚,各种才子,富贵荣华,什么不懂?但是,还没听说元宝钟情于何人。

    比如,解三甲很了不起了吧?牛掰吧?长得帅,有钱,有地位,哪哪都好吧?

    但是,元宝见了解三甲,平静无波,情绪没有半点波动,与见了寻常人,并无二致。

    奇怪就在这里。

    连解三甲这种人中之龙,元宝都不激动,为何见了这位小书童,就兴奋的像是花痴女一般,恨不得扑上去又亲又啃?

    此人,到底是谁?

    解三甲心里生出了怨气。

    虽然元宝对他毕恭毕敬,不曾怠慢。

    但是,不怠慢就可以了?

    解三甲在自认带有魅力光环。

    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招蜂引蝶。

    许多女子,求着与解三甲共赴巫山。

    现在,来到苏州,本以为元宝也与其她女子一般,见了他,就会嗲嗲的扑上来,求着被宠爱。

    可是,让他失望了。

    元宝似水一般,温婉静谧,缓缓流去,对他,与对别人没有什么不同。

    解三甲有些生气。

    但是,想着元宝或许就淡然如水的性子,或者是矜持,不爱当众表现情愫。

    他一直这样给自己找借口。

    可是,现在一看,借口不过是借口。

    一切,与他想的都不一样。

    元宝哪里是平淡如水的性子?

    见了小书童,看她激动的脸颊潮红的样子,就知道她情意萌动,心扉慌乱。

    与之前见了自己的淡然神情,判若两人。

    麻痹的。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解三甲享受惯了前呼后拥的感觉,冷不丁的,被别人抢了风头,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麻痹的,想不到我连中三元,牛掰克拉斯的人物,竟然被一个狗屁书童给秒杀了。

    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解思文这厮又出来装叉了,大声嚷嚷:“元宝姑娘,你对这个小书童那么羡慕干什么?他算老几?他有我们解解元厉害吗?你快去讨好我们解解元,解解元随便打赏你一点东西,你就富可敌国了。”

    艹!

    真是猪队友。

    解三甲真想抡起鞋底子,狠抽解思文的臭嘴。

    王八蛋啊,你要是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拿你当哑巴,你这么大声嚷嚷,不是谁都看出来元宝冷落我了吗?

    元宝听了解思文嚷嚷,抿嘴一笑:“解解元的身份的确高贵,元宝不过是青楼女子,可是高攀不上呢。不过,话说回来,我面前这位公子的名气,可未必比解解元小呢。”

    “啊?”

    众人大吃一惊。

    元宝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个书童不简单,甚至于,连名气都不比解解元差?

    他到底是谁啊。

    众人心急如焚。

    解解元也急不可耐,催促道:“元宝姑娘,请你公布他的名讳吧,我也很想知道他是谁。”

    元宝颇为兴奋的说:“这位公子就是燕七,来自于金陵的传奇人物,燕七。”

    “什么?你就是……就是燕七?”

    解解元盯着燕七,惊得呆立当场。

    那张脸,阴晴不定,浑身发抖。

    今天,竟然被燕七放了个冷枪。

    措手不及啊。

    真是吃了个闷亏。

    挖槽!

    解思文刚吞下一口吐沫,听着燕七的名字,心里大惊,唾液卡在咽喉处,噎得直翻白眼儿。

    “你,你就是燕七?”

    燕七笑了笑:“没错,我就是燕七,传奇人物倒是谈不上,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孔尘眉飞色舞:“我来作证,这位公子的确是燕七,也是我孔某人的忘年至交。”

    才子们闻风而动。

    “真的是传奇人物燕七啊。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太厉害了,太有范儿了。”

    “怪不得人家这么厉害,燕七啊,能不厉害吗?家丁界的传奇,连自家小姐都没放过,真是牛掰克拉斯。”

    “燕公子,我想到格物院学习,能否收留?只要能进格物院学习,让我干什么,我都心甘情愿,甚至于,献出我宝贵的菊花。”

    ……

    众人恶汗。

    燕七也大吃一惊:靠,竟然还有搞基的。

    少给我来这一套。

    老子不喜欢男人的菊花。

    https:

    :。搜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