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九章 天地如炉,造化为工!

第九章 天地如炉,造化为工!

    “师兄,不要……”

    “饶命啊!”

    在卜算子的尖叫声中,慈云大师的话语说到了最后!

    “对不起了……”

    那个“了”字,声音不大,却有肉眼可见的波纹在空气中扩散了开来。wWw.00ks.cOm

    波纹的每一次震动,都有声波缕缕如利剑,扫向四方,除了他身后的洛离,在场的所有人,立刻魔音灌耳,口鼻出血,此乃七杀宗的魔音杀!

    “嗡嗡嗡嗡~~~”

    恍若有人持铜钹,在耳边猛敲了一下,所有人立刻双手捂耳,除了连绵不绝的震鸣声音,就再也听不到其他东西了。

    整个房间,也在颤动着,共鸣着,仿佛亦为这一声魔音所撼动,不住有灰尘扬扬洒洒而下。

    八个铁牌杀手,最先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其中一人直接吐血倒下,其人即便是没倒,却也动都不能动一下。

    这就是魔音杀的用处,以奇异魔音,震颤对方耳窝,扰乱对方反击。

    但是卜算子、刘瘸子等人,也是七杀宗的老人了,惊骇,恐惧之余,在这魔音灌耳的同时,他们也开始了反击。

    刘瘸子举起自己的拐杖,对准慈云大师,那拐杖中蕴藏一百零八精铁毒心针,只要一扣机关,就可以瞬间射出,三十丈内,透金穿骨。

    卜算子的身前,出现一个铁八卦,飞舞在其头顶之上,此乃御使法器,那八卦发出光芒,护住他的全身,全力防守。

    不等他们出手,慈云大师接着动手了。

    只见他摊开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个三寸大小的玉符,这玉符成令牌形状,银光闪闪,上边都是各种奇异的符文。

    此玉符一出,那一直没有说话的胖掌柜,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

    “符宝!师兄,饶命……”

    话音未落,在慈云大师的手中玉符,光华大作,凭空化成了一柄七尺长的银色长刀,这长刀完全是光芒组成,向着对面众人斩去。

    那刘瘸子铁拐中的一百零八精铁毒心针,已经射出,但是在这银色长刀之下,这毒心针全部粉碎,化作飞灰。

    刘瘸子的脸色煞白,猛地跃起,使出自己全身的解数,将自己所会的功夫发挥到极限,但是毫无意义,整个人在此银色长刀之下,一分为二,当场斩杀!

    这还不算完,这银色长刀飞到卜算子身前,那铁八卦所构建的防御,如同纸糊的一样,瞬间一扫,法器铁八卦连同后面的卜算子,一起化作两半。

    紧接着,看出符宝来历的胖掌柜身前寒光一扫,虽然他身上亮起了二道光芒,但还是毫无用处,“啪”那光芒粉碎!

    胖掌柜看着慈云大师,喊道:“为什么,为什么,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为……”

    一刀下去,头颅落地。

    银色长刀毫不停留,在地面一转而过,那八个铁牌杀手,全部分尸当场,立刻死亡!

    所有银色长刀造成的伤口,都好像被火炭烙过一样呈现烧焦模样,竟然一滴血也没有流出。

    转眼工夫,三息不到,在场众人,只余慈云大师和洛离父子。

    余者,皆死!

    银色长刀回归慈云大师手中,化作原来的玉符,不过看过去,其中的银色黯淡了一分,玉符的体积也缩小了一点,看来驱动这无尽不催的银色长刀,也是一种消耗。

    慈云大师嘴里说道:“为什么,对不起了,兄弟们,为了我儿子,只能如此!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来!”

    洛离傻傻的看到现在,说道:“这是什么?”

    慈云大师说道:“这叫做符宝,就是修仙的威力,凡间武学那怕你修炼到极限,也挡不住我这符宝一扫!

    可惜了,这个宝贝,不能传给你了!”

    洛离这时才回过神来,看着地上一地的尸体,不由的心中一疼,这些人从小到大和他生活在一起,胖掌柜刘瘸子如同亲人一样,对他十分不错,就这么的都死了,这是为什么?

    洛离张口怒道:“爹,你为什么?为什么啊!”

    声音很大,带有一丝的怨气!

    慈云大师看着一地的尸体,说道:“为了什么?为了你啊!

    儿子啊,儿子,要想你可以脱离这无灵牢笼,他们就都得死!而且不只是他们,你过来看!”

    说完,在慈云大师手中,出现水镜,那水镜中乃是镇中所有杀手的景象。

    慈云大师继续说道:“他们,天绝杀堂一千三百七十四人,他们都要死!”

    在这景象中,有着洛家村外的暗桩,有着洛离无数熟悉的师兄弟,还有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小七!

    说到这里,洛离忍不住又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慈云大师缓缓说道:“为了你啊!他们不死,如何能证明,你也死了!

    脱离这无灵牢笼,就是背叛七杀宗!你以为七杀宗是开玩笑的存在吗?背叛七杀宗,你还想活下去?不要说你个小小的毛孩子,就是金丹真人,元婴真君,也是难逃一死!

    七杀,七杀,七杀之下,青冥九幽,万物生灵,何人能活!

    所以,明天早上,龙文定将会到此,取回极品血晶石,为儿子报仇!所有人都将死在他的手中,包括我在内!只有用我们都死了,才能隐藏你的离开!”

    说到这里,洛离傻了,说道:“爹,爹,你以前不是说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吗?我们一起!”

    慈云大师微笑了一下,伸出右手,触摸洛离的脸颊,说道:

    “傻孩子,爹在骗你,爹必须死!所有天绝杀堂的弟子,服下长生毒,就都有牵魂引在堂中,总堂完全可以顺着牵魂引,找到所有人。

    爹可是七杀宗弟子,天绝杀堂堂主,于情于理,爹都得战死!另外爹如果不死,如何能分魂切断你的牵魂引,如何能骗过七杀堂!

    傻孩子啊,傻孩子,只要你活着,只要你能自由自在的活着,爹就是死了,也开心!”

    洛离顿时眼泪落下,心中剧痛,连声音都在颤抖:“爹,爹,不要啊!你说好了,我们一起走的,我们永远在一起!”

    虽然洛离乃是杀手,但是一直在慈云大师的庇护之下,赤子之心仍在,另外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听到自己最大的依靠,最亲的人,也要去死,心情激动,热泪滚滚而下,怎么都止不住。

    慈云大师摇摇头,说道:“十六年前,你娘为了你,已经去了,她在那边很寂寞,我一直想去找她,可是因为你,我必须看着你长大!

    现在你长大了,现在我要去找你娘了!”

    慈云大师精心的用手,小心翼翼的触摸洛离脖颈上,那条他所套下的细线,继续说道:

    “儿啊,爹和你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这一次爹设了一个局,让你雇佣杀堂,杀了那个龙天星,乃是整个计划的引子!

    那龙天星乃是黑龙宗筑基真修龙文定的爱子,龙天星五行灵根,修仙根本没有前途,而且为人狂妄残暴,在中天大世界根本活不长!

    龙文定最爱这个此子,将他送到这里,这里没有修仙者,龙天星有神符护身,想让他在此享受荣华富贵一生,在此我倒是理解龙文定。

    不过真是好笑,有的人想要进入这牢笼,有的人想要出去这牢笼!

    所以我们把龙天星杀了,那龙文定必然愤怒的前来报仇,夺回极品血晶石!这样天一亮,他就到此,一场血战,我们所有杀堂众人,全部战死。

    其实他就是我的刀,那怕筑基真修,也是一样被我玩弄,要杀他我有三个办法,绝对可以将他斩杀!

    但是为了清除你存在的痕迹,只能让他破灭杀堂,他也活不了太久了!

    儿子,记住,人都是有弱点,只要你洞悉人性,不要说筑基真修,就是金丹真人,也是一样可以轻易欺骗的!

    在他到此,我会自斩魂魄,借以分魂替代你的牵魂引。其实我根本没有向总堂传递什么消息,这样过一段时间,七杀宗就会派人过来调查,通过牵魂引的调查,溯本归源,他们就会认定我们都死了。

    这样你就和七杀宗,毫无关系,从此你就是自由自身!就是洛家一个小小的外系子弟!

    刘师弟,卜师弟,他们老奸巨猾,明天龙文定一来,他们一定第一个逃走,他们如果活下去,他们知道你的跟脚,你就无法隐藏身份!

    小七也要死,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替代你,他死了,他们才会找到你的尸体,相信你也死了!

    同样,这一千三百七十四人,他们有的认识你,知道你,所以他们都要去死,那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但是危害到我儿子的安全,所以他们必须都要死,才不会泄露秘密!”

    洛离听到这里,看着父亲,不知道说什么好!

    为了他一人,为了那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慈云大师决定让所有人,都去死!

    慈云大师继续说道:

    “儿子,我知道你不忍心,但是没有办法,说到底我们不过是两个小小的杀手,蝼蚁一样,微不足道,天地如炉,造化为工,我们只能在此熔炉中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活下去!

    他们不死,你就要死!为了活下去,没有办法!

    儿子啊,你娘为了你,在十六年前,已经去了,现在轮到我了,儿子啊,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活下去,自由自在,不受他人掌控,活出自己的精彩!”

    说完,慈云大师开始默默念咒,所念咒语正是他这些年,祭炼念珠的咒语,随着他的念咒,那洛离脖子上的细线,开始发出光芒,溶解分离,注入洛离的体内!

    --------------------

    新书就像是一个刚刚钻出地面的嫩芽,需要各位书友大大的浇水,才能成长,那水就是各位书友的推荐票,请收藏投票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