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大道独行 > 第六十九章 四海云游有货卖!(第二更!)

第六十九章 四海云游有货卖!(第二更!)

    那些金丹真人转眼就飞到了灵田边缘,他们想要进入灵田之中,这时灵田四周,希夷老祖布下的防御法阵立刻启动。wWw.00ks.cOm

    众人看了一眼中心的灵蝶宗宗主方若雷,他点头说道:

    “方才洛老的气息消散,这完全不是夺舍应该出现的异象,好像夺舍出现了问题,给我破开!”

    一声令下,这些金丹立刻出手,他们翱翔空中,如同灵蝶,飘然若仙,灵幻不定,然后瞬间一击出手,出手之后,轻轻一点,转眼变换位置,果然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在他们的出手之下,轰轰轰,那灵田防御一声轰鸣,立刻被轰碎!

    转眼里面的一切,全部暴露出来,洛离立刻倒下,装作昏迷模样。

    这些金丹真人进入灵田之中,他们飘然落下,无比的飘逸洒脱,其中方若雷开始查看现场,许久他说道:

    “洛老肉身崩溃,只有残灰犹存!看来夺舍已经完成,叫醒他!问问他是谁?”

    立刻有人解开洛离的枷锁,将他放下,开始叫醒洛离,洛离苏醒,翰海真人冲着洛离喊道:

    “你叫什么名字?”

    这质问,如同天神喝问,此乃问心言,洛离必须回答,他想都没有想,开口说道:

    “洛离,我是洛离!”

    这话一说,众人长叹一声,最后的一丝可能破灭,希夷祖师夺舍失败,死亡!不然这回答一定是,我是希夷!

    方若雷摇摇头,说道:“自古以来,金丹夺舍就是艰难,多少前辈先贤,死在这上,洛老就此陨落,倒也正常,这就是他的命!

    不过这夺舍门中弟子,好说不好听,此事大家就当过去,就说希夷阳寿已到,今晚陨落!”

    盛威真人看着洛离说道:

    “他怎么处理?”

    方若雷看着洛离,问道:

    “洛离,你可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

    洛离摇头说道:“不知道,我迷迷糊糊的正在睡觉,谁知道到了这里,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若雷点点头,问道:

    “不知道就好,其实知道也没有办法,悠悠众口,岂是我们可以堵住的,面子上过去就好了。

    洛离你虽然身为空远峰副峰主,但是洛老消散,空远一脉消亡,就剩下你一个孤家寡人了,而且你不过才炼气三重天,你想怎么办?”

    洛离一听就明白了,自己这空远峰副峰主到头了,他急忙说道:

    “弟子不过是普通修士,那里有什么资格做空远峰的副峰主,弟子请求辞去这空远峰的副峰主的职务,请掌门恩准!”

    方若雷问道:

    “既然你有此心意,那好吧,明天宗门法堂开启,你去辞去职务,然后到我紫阳山修炼,放心吧,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洛离行礼说道:“多谢宗主!”

    就这样洛离职务一撸到底,有成为普通内门弟子!

    那边方若雷对着其他的几个金丹真人说道:

    “唉,三界琉璃蝶绝种,洛老消散,空远峰名存实亡,按照老规矩来吧!

    我们各脉,一脉出十个人支起空远峰的架子,这里的四条中型灵脉,两条算我紫阳山的,剩下的你们分了吧!”

    盛威真人喊道:“剩下的两条中型灵脉,分成二十个条小型灵脉,我天高峰分的其中八条!”

    翰海真人喊道:“凭什么啊,我九转峰要占八条!”

    他们立刻的吵了起来,希夷祖师尸骨未寒,他们就开始分账不均。

    洛离不知道说什么好,其中过来两个筑基真修,一前一后,对着洛离说道:

    “洛离,和我们走吧,这里已经不属于你的洞府了!”

    洛离只能离开这里,一路上他发现整个空远峰,到处都是人,他们在各个殿堂上贴上封条,其他各脉开始瓜分空远峰。

    洛离说道:“我要回洞府,取下东西!”

    那个修士说道:“洞府之中,所有事物,都是宗门的,你的洞府已经封印了,取什么取,赶紧走吧!”

    洛离连回归洞府,取东西的权利都没有了,被人押解赶出空远峰!

    幸好那灵犀笔,还有苏仙子送回的镇砚,还有那把灵木剑,都在洛离的储物袋中,可是除了这些,洛离的储物袋中再无一物。

    就这样洛离被逐出空远峰外,将他带到紫阳山,随便安排一个房间,那两人转身离开!

    根本睡不着,洛离长叹一声,坐在窗前,把玩桌子上的笔墨纸砚,这都是普通货色,不含一点灵气,凡人所用的物品。

    看着手中的砚台,比起自己的镇砚差了无数倍,洛离摇摇头,伸手推开窗户,看向客房之外的景色,这一切变化的太快了,转眼之间,自己就无家可归。

    洛离忍不住说道:

    “人生一场大梦,世事几度秋凉!”

    突然窗外有人喊道:

    “好一个人生一场大梦,世事几度秋凉。

    恭喜了,洛老哥,夺舍成功,小弟刘凡,恭喜不尽!”

    洛离看过去,在他窗外有个游商打扮的修士,向着洛离微笑,此人极胖,双下巴,脖子很粗,一脸的忠厚老实,穿着就像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后背背着一个货栏,这人绝对不是灵蝶宗中人!

    洛离一愣,刘凡,这个名字,自己好像在那里听说过!

    那刘凡又说道:“对了,洛老哥,咱们的帐是不是该结了!我们四海云游宗做的都是小本买卖,概不赊账……”

    豁然,洛离想起来,希夷老祖曾经自言自语的说过:

    “那个刘凡,没钱就要命,我可得罪不起!”

    瞬间,洛离知道他是谁了,就是他卖给了希夷老祖夺舍之法,卖给了希夷老祖后天道体果,同时收购了苏仙子!就是他,没有他就没有这些事情了,那些人,就不会死了!

    一瞬间,洛离怒了,真正的愤怒,这家伙就是罪魁祸首,就是他,他害死了所有人!

    这时洛离根本不想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他一声大吼,一跃在窗户跳出,就向着这个大胖子的硕大脑袋打去!

    那刘凡虽然是过来要债,不过还是满脸的讨好微笑,这是商人的习性,看到洛离向着自己打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家伙会出手就打,就听见啪嚓一声,正好洛离手里拿着砚台,一下子打在他的头顶!

    他就是一愣,伸手触摸,迟疑的看着洛离,说道:“你打我?”

    洛离扬手又是一下,咔嚓!他才反应过来,说道:“你能打到我?”

    洛离又是一下,咔嚓,他才明白了过来,说道:“你竟然敢打我?你竟然可以打到我!”

    这一下,洛离用力过大,咔嚓,砚台碎了!

    砚台打碎,洛离才想到对方的身份,连希夷祖师都惧怕不已的家伙,岂是简单人物!

    顿时洛离心中一冷,但是他没有退缩,大口骂道:“你这个奸商,都是你害的,害死了那么多人!

    如果不是你卖给希夷夺舍之法,他岂能如此?苏采真、贺厉、金陵、王倪天都是你害死的!”

    那刘凡看着洛离,拍拍头上的砚台的碎末灰尘,说道:

    “这个你说的不对吧?

    苏采真还没有死,你不该埋怨我啊!另外贺厉、金陵、王倪天好像都是你杀的,你杀的人,死在你的手上,你埋怨我更没有道理啊?”

    洛离一愣,然后大喜的说道:“苏采真还没有死?”

    刘凡没有回答,说道:“再说了,我就是一个商人,自由买卖,也不是我强买强卖,他愿意买,结果搞出的事情,怎么能算到我的头上!

    照你这个道理,死在飞剑之下的,都要怨卖飞剑的,死在法宝之下,都要怨卖法宝的,你才是没有道理!”

    刘凡几句话,说的洛离哑口无言,确实如此,如果对方就是一个商人,自己还真没有什么理由埋怨对方。

    洛离一咬牙,在地上捡起了一个方砖,刘凡顿时倒退,说道:“你要干什么,不许再打了,再打我不忍了,我可还手了!”

    刘凡一步步的倒退,看着模样准备转头就跑!

    洛离递过去,说道:“我错了,一报还一报,你打我吧,对不起!”

    刘凡看着洛离,说道:“真的,真的?让我打你?你有病!”

    洛离说道:“我错了,我才鲁莽了,错了就得承认错误!”

    刘凡说道:“这不好吧,这可是你求我的,不是我主动攻击的……”

    他一把抢过方砖,啪嚓拍在洛离的脑袋上,方砖粉碎,洛离捂着头说道:

    “谢谢!”

    刘凡说道:“你真的有病啊,不过倒是挺过瘾的!还能再来一下吗?”

    洛离说道:“我可不傻,还来我也不干了!你才说苏采真没有死?她在那里?”

    洛离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苏采真!

    刘凡摇摇头,说道:“按照契约,她已经是我的货物,凭什么我告诉你?

    可惜了,本来乃是金丹真人爱妾,高傲娇嫩的小处女,现在可好,破了身,碎了魂,卖点全无,残破商品,赔死了!”

    洛离心中一动,然后郑重的对刘凡说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灵蝶宗弟子洛离,见过前辈!”

    既然你不告诉我,你还是一个商人,那咱们就按照商人的规矩来吧!

    刘凡看到洛离说出门派诗号,他也郑重的回答道:

    “什么都能买,什么都能卖!四海云游宗刘凡,还礼了!

    看你这样,老洛夺舍失败了,可惜了,他还欠我六十万灵石,你能不能替他把帐结了?”

    说完,刘凡用希望的目光,看着洛离!

    洛离回答道:“我是洛离,希夷老祖欠你帐,管我屁事,这个我是不会还的,也没有理由还!”

    刘凡长叹一声,说道:“唉,坏账一笔,又做了一个赔本买卖。”

    说完他就要走,洛离说道:

    “前辈,你是个游商,应该有好东西,能不能让我看看?如果真的好,我就可以购买一二!

    弟子真的诚心想要购买那个残破商品苏采真!怎么她也是残破了,你就卖给我吧,我诚心想买!”

    -----------------------

    晚上六点第三更,如果到五千票,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