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十四章:那一吻,灼伤了谁的眼泪?

第十四章:那一吻,灼伤了谁的眼泪?

    峰内小比进行了三日,楚岩一路过关斩将,直接杀到了小组决赛,令所有人震惊不已,众人原本以为楚岩刚刚突破到练气期三层必定实力不稳,一般的练气期三层修者都打不过,可现实却是摧残了他们的眼睛。www.00Ks.com

    楚岩杀到小组决赛,未曾动用过一缕灵力,未曾施展过一个法术,靠的仅仅是一根霸气的大铁棍以及一身蛮力。

    楚岩如今真实实力有练气期八层,并且在黑色光柱锻造了身体后,其如今身体力量足以与练气期十层修者叫板,再加上那足有二百余斤的大铁棍,一般的实力的修者还真不是楚岩的对手。

    今日便是小组决赛~

    一名面容冷峻的男子站在了楚岩的对面,此人名为赵云海,实力已经达到了练气期第五层。

    “楚岩,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人物,不过你的精彩今天就要走到头了,练气期中期与练气期初期的差距你是知道的!”

    赵云海看着楚岩心中流露出一丝钦佩,不过与此同时眼中却闪现出一丝狠辣,有人要楚岩的命,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只能唯命是从。

    “开始吧!”

    楚岩淡淡一语。

    “好,我今日便看看你那凡兵如何抵挡我这仙家法器~出!”

    赵云海一字吐出,只见一把三尺飞剑从其储蓄袋中飞出,其上泛着淡青色的光芒。

    “去~”

    赵云海低念剑诀,单指朝着楚岩一指,那飞剑便是朝着楚岩击去。

    “你们说这回谁能赢?”

    “废话,当然是赵云海,你们认为那凡兵能够对抗过法器?”

    然而下一刻这人便是瞪大了眼睛:

    “嘭~”

    楚岩双手抱着铁棍朝那飞剑猛地一轮,巨大的金属撞击之声传出,那飞剑直接被这么巨大的力道震飞了出去。

    “什么??那真的是一根普通的铁棍吗?”

    “可以与法器对拼?这~”

    “楚岩尚且没有运用灵力~”

    ……

    围观之人无不一脸惊异之色,赵云海此时面色苍白,法器受损,他也受了伤。

    “杀~”

    赵云海一声怒吼,再次低念剑诀,那飞剑之上的淡青色光芒顿时大盛,再次朝楚岩飞去。

    楚岩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容,一步步朝着赵云海走去。

    “嘭~”

    那飞剑从楚岩身侧袭来,仍旧被楚岩一棍砸飞~

    “嘭~”

    飞剑又从楚岩后放袭来,楚岩如同脑后长眼再次一棍砸飞~

    “嘭嘭~”

    在众人如同看怪物般的目光下楚岩轻描淡写的将飞剑一次次砸飞了楚岩,同时不断朝赵云海靠近着。

    “嘭~”

    飞剑再次被楚岩砸飞了出去,赵云海嘴角挂满了鲜血就站在了楚岩的面前。

    “还要再打吗?”

    楚岩再次将飞剑砸去,把铁棍扛在了肩头,淡淡一语。

    “我还没输呢~”

    就在这时,赵云海一只手突然从背后伸出,一根淡青色的光刺在其手中凝聚而出。

    “死吧~”

    低阶四纹法术:青木刺

    “太慢了~”

    楚岩淡淡一语,已经出现在了赵云海的身侧一拳轰击在了其肚子上,赵云海身体直接化为‘弓’形,接着一口鲜血喷出,飞出了擂台。

    “十八号楚岩,胜!”

    裁判在短暂的愣神后宣读了结果。

    峰内小比的第四日,五十个小组的最终胜者纷纷决出。

    凡兵硬抗法器,身体力量变态之极,关于楚岩的事迹再次传遍了整个飞龙峰。在大家眼里楚岩并不像一个修仙之人,倒是更像是一名世俗的武者。

    “牧儿,你就把事情给我办成这样?”

    齐天烈一声冷哼。

    “师尊,徒儿也没想到这楚岩竟隐藏的这么深,不过他即便身体力量再强悍也不过是练气期三层的修为,只要比试进行下去,他早晚难逃一死。”

    漆雕牧恭敬道,这几日楚岩的每一个对手都被漆雕牧派人告知了对战之时对楚岩必须下死手,可是楚岩的表现却是出人意料。

    广场的一个角落里~

    楚岩仍旧一个人坐在大铁棍之上,双目深邃,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楚岩,师姐要见你!”

    黄小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楚岩的身边。

    楚岩淡淡一笑,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对于花梦琪楚岩已经可以淡然面对。

    飞龙峰一处偏僻的小树林中~

    “小雯,你先去吧~”

    小树林中,只剩下了楚岩与花梦琪两个人。

    “楚岩,没想到你竟然~”

    “大师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楚岩冰冷的话语打断了花梦琪。

    花梦琪心中绞痛,不过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楚岩,师尊要你死,漆雕师兄已经让那些跟你对擂的人对你下死手了,以你现在的实力你~你快逃吧~”

    楚岩脸色流露出冰冷的微笑:“说完了吗?我楚岩的生死如今好像与大师姐没有任何关系了吧!”

    花梦琪娇躯一震,想起了黄小雯带回来的那封退婚书之上用鲜血书写的一个狂放的‘休’字,是啊,他已经休了自己。

    “楚岩,我只是不想让你死~”

    花梦琪神色黯淡道。

    “我不死又能如何?死又如何?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既然选择了放弃就无需再有瓜葛,‘仙凡有别,莫强求!’这是师姐教我的,告辞。”

    楚岩声音冰冷,转身便要离去。

    “我~”

    花梦琪欲言又止,就在这时楚岩猛地转过身来,一把将花梦琪拉近了怀里,一只手按住了花梦琪的头。

    两人的唇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楚岩的吻很霸道,花梦琪在短暂的反抗之后便感觉自己晕晕的,再无他想,她闭上美目,任由楚岩索取,两行泪水从其中倾洒而下,泪水流入了唇中,是辛酸。

    良久,唇分~

    花梦琪睁开了双眼,目光复杂的看着楚岩。

    “这是你欠我的,从此你我便为陌路,告辞。”

    楚岩的话深深的刺在了花梦琪的心间。

    他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副封存已久的画面:

    一个小男孩对着一个名少女道:“师姐,我什么时候可以亲你啊?”

    少女羞涩,“你,你到十六岁,我~我便让你亲~”

    那一吻,灼伤了谁的眼泪?

    ps:灼伤了俺的眼泪,成绩很悲催,希望大家多支持,大家的支持是小迁写作的动力!求推荐,收藏,拜谢~

    ps:灵鼎读者群:172980288,欢迎大家入群讨论!上架了,求订阅,求金牌,红包,礼物大家看心情给被,求收藏,求推荐,觉得小迁写的还可以就麻烦支持下哈!推荐观语大神的《异界之至尊医仙》和小BO大神的《猎仙》两本超好看的小说,小迁鼎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