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之最强人生 > 第1857章 解决办法

第1857章 解决办法

“我们现在开.放的程度还不够。”殷俊也不管他们的反应,继续的道:“七上八下是绝对不合时宜的,华国的小农经济,早就在19世纪就被英.国的纺织业给摧毁了。他们这个事情也在向我们证明,大规模集团化生产的重要性。

雇佣10个工人和100个工人的生产成本、生产效率,以及产出的多少,甚至是最后的利润,都是无法比拟的。就更不用说成千上万的大工厂了,这样的工厂多么几十个、几百个,生产出来的东西还会昂贵吗?还会让大家买不起吗?

举个具体的例子,如今凤凰18型的自行车,售价大概是200元左右一辆。如果敢放开自行车行业的生产许可,让大量的民间资本进入这个行业,我保证最多半年的时间,这个价格就要被打到100块以下,甚至是更低!”

“降价这么多,那些自行车工厂怎么办?他们的自行车还能卖得出去吗?”云老皱眉问【零零看书00kxs】道。

“您觉得这几千几万的自行车厂员工的幸福重要一些,还是几千万甚至几亿民众的生活幸福重要一些?”殷俊摊开手道。

云老被问得没话说了。

“一个有活力的社会,必然是充满了竞争,有竞争才有进步。”殷俊道,“现在我知道,凤凰自行车的产量也不够,也挣不了多少钱,国家收税更是别提有多少。如果放开了来,不但是充分的给了老百姓们福利,还因为卖掉更多的自行车,资金得到了充分的流动,国家得以收到更多的税收,这不是一箭三雕吗?”

顿了顿,殷俊又道,“或许我说的有些残酷,但那些不能适应市场的东西,以前再怎么的好,也不该去留恋,该倒闭就倒闭,该转向就转向。不向前发展,不认真的追赶先进国家脚步,我们在这里讨论的事情有意义吗?那我们这些年搞的东西,还有意思吗?”

“你这小家伙,说话真是冷酷无情啊!”沉默了一阵子,萧老也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开.放这些私有工厂来竞争,只是一个方面,同时我们还要做好最严厉的监控,在激发商业活力的同时,千万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不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用几天就烂掉的自行车,把质量很好的凤凰自行车给挤垮了,从而市场上只剩下劣质货横行。”殷俊道,“就如我刚才所说,一定要从一开始就严厉打击这种行为,才能让后来者感到害怕,知道违反要求的成本太高,高得他们承受不起,这样他们才会老老实实的做产品!”

想不到刚才殷俊才说了严厉监管,现在又来了这么一句,随时都在提醒,要体现了殷俊的担心。

听到这个,两位老人家也是暗自点头的。

虽然殷俊也是一个大商人,但他说的这些都是出于公心,没有站在商人的立场上要求什么保障,反而是要求对商人最严厉的监管。

他们都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当然能听得出来,殷俊话语中那浓浓的杀意这可真的是要求他们乱.世用重典的!

“这些负责质量检测的部门,也同样需要严厉的监管。”殷俊道,“可以让两个甚至三个不同的部门,在质量上面进行监管抽查,一旦发现了不合格,罚款金额的10%,将会作为奖励,拨付到这个检查出来的部门的公.务账号上面。

同时,负责给这些伪劣产品开绿灯过关的人,从上到下,一律送监.狱里去!华国什么人才都缺,就是不缺当.官的!只要给他们设置好了红线,让他们知道这些红线不许越过,他们就会认真积极的去做事情,绝不会违反。”

云老晒然一笑,“你这是把我们的公.务人员,当成了xx分子来打理啊。”

“没有监管,xx将成为xx的重灾区。”殷俊道,“有些规矩,还是要一开始就立起来的好,免得人家以后说不教而诛。”

“可以。”萧老在旁边搭话了,“兼顾产品质量,还有监管这些xx人员,都是有必要的,这一点我原则上同意。”

“那么剩下的呢?”云老笑了笑,不置可否的道,“除去价.格.双.轨.制度,稳步放开价格,增加私.有.经济的活力,释放生产力,增加监管……这样就足够了吗?”

“当然不够。”殷俊道,“想要完成这一切,都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一定不能心急出错。但我们不能要求民众也陪着承担这种价格不断放开的痛苦,所以必须对他们进行补偿,这样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让人心走到我们这边来。”

“我们已经在涨工资了。”云老道,“去年涨了16%,今年预计再涨20%,未来5年时间内,争取再涨60%。”

“涨工资只是一方面,而且涨工资是有利于消费和流通的,就算没有现在的环境,涨工资也是应该的。”殷俊道,“我的意思是,稳定基础生活物价!”

“嗯?”

“两个方面,第一个在于老百姓们吃的大米、食用油、猪肉和蔬菜,这些一定要稳住价格,国家进行各种补贴和扶持,让这些的物价不能上涨。只要能吃得饱饭,一日三餐供应充足,那么我们华国民众心里就不会慌。”殷俊道,“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在于对农民的补偿上面,这也是我这一次提议考量的核心所在。”

两位老人听殷俊说得这么严肃,脸色也不觉肃然起来。

“涨工资,只是牵涉到工厂、学校、政.府等方面,可没有农民吧?”殷俊道,“如果大家都涨了工资,有了更多的钱去花费,去吃饭,但偏偏为了让他们能吃饱饭,国家还不得不平稳粮食的价格,这是不是对农民的一种亏欠?

他们的收入全靠种粮、种菜和养殖家禽。前面的这些政.策,不但没有让他们获得好处,反而是让他们和城镇居民的收入有了更大的差距,这样他们的生产生活,必然会受到更多的影响!这肯定不符合我们的全民.奔.小.康的计划!”

“说的是!”云老忍不住赞叹道,“殷先生果然是世界第一的天才,想得真是够全面,够仔细,够认真!”

“想要让他们得到实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积极的改进种子,以低廉的价格发放给他们化肥和饲料,并确认这些好处能落在他们手上。”殷俊道,“除此之外,国家对于产量最大的水稻、小麦、玉米等农作物,进行保护价收购。力求让他们能得到足够的尊严,不能出现一年辛辛苦苦下来,却连自己和家人都养活不了的境地!”

两人连连的点头。

只不过,他们旋即苦笑起来。

云老叹气道,“殷先生所说的,其实我们也琢磨过,只不过没有琢磨得这么透彻罢了!但想要达到你说的这一步,起码得耗费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做好吧?”

“所以这个价格放开,不能着急,慢慢的来。”殷俊道,“当私人的工厂和公司,能够有效的补充和竞争的时候,那么自然而然价格也就符合市场的行情了。”

“我懂了。”

云老沉吟着望向了角落,“你们都记下来了吗?”

“是的,都记下来了。”两个工作人员赶紧的起身道。

“嗯,那就好。”云老颌首道,“今天这里的话,不许泄露半点出去,知道吗?”

“是!”

两人吓了一跳,连忙做起了保证。

他们本来就是口风很严格,有着绝对的安全保证,才能坐在这里做记录的。

如今听到这些,心中就一直在狂跳。

别说说出去,就是想一想,都会觉得头皮发麻,他们怎么敢做逾越身份的事情?

萧老还有想问的,“殷先生,你刚才说的只是国内的生产生活,你说我们想要做一些出口贸易,从哪些方面入手才恰当呢?”

“当然是从最简单的劳动密集型工厂开始。”殷俊想也不想的道,“现在欧美的各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都已经转移到了日.本、韩.国、香江和宝岛这样的地方。他们做了一二十年的这些产品,如今也是想要做产业链的更上层,所以这些赚钱很少又非常需要劳动力的工厂,将逐渐被他们淘汰。

如今我们不是和日.本的关系还不错吗?我们可以积极的派人从他们那里,把这些订单先接下来,先做起来再做。这方面的事情,无论是合资,还是来料加工,都可以!不过一定要给私人工厂以机会,这样才会形成我们内部的竞争力,这些产业才会蓬勃发展起来。”

“嗯,可以向日.本学习。”云老也表示了赞同。

整个80年代,华国和日.本的经贸领域上面,的确是有很多方面的合作。

殷俊所说的,也恰好是符合了这个趋势。

也同时让两位老人家觉得,他真是有过很深层次的思考,也是很有针对性的。

虽然不一定他们会全盘接受殷俊的建议,但作为一个参考,很重要的参考,却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这一次来询问殷俊,还真是赚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