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正文 番外军刀在手全文终

正文 番外军刀在手全文终

    我的名字叫七月,“我行我宿”给我的诨号叫做“假背包客”,因为我每次出行都不带帐篷、不带清水、不带锅子、不带……基本就是个甩手掌柜。

    “跟你说清楚啊,自己不带帐篷,你得和DNA跟我一起睡在帐篷里。”

    “没有关系。”我背起自己轻松的小背包,“我不把你们当成男人看。”

    “我行我宿”是我们这一趟徒步祁连山的带头大哥。用他老婆的话说起来,男人最费钱的三大嗜好:吸毒、摄影、极限运动,他已经占了两样了。

    DNA看着我笑,他是一个理平头的帅哥,据说,他背上那个山一样高大的背包里面装着十几斤纯净水。我和“我行我宿”从网络上将他拐来,见他人憨厚,让他成为了我们的“人驴”。

    其实我们都是“驴友”。

    平时老死不相往来,到了旅游的日子,不用招呼就会打电话:“上哪儿‘驴’去?”

    乘飞机到了兰州,吃了一碗艳细艳细的拉面,连夜坐上火车,经过了张掖、酒泉,看了日落大漠的壮观,我们结结实实地踏在了甘西的土地上。

    然后,就是摊开地图,沿着别的驴友走过的足迹,一步步丈量过去,翻越祁连山。

    走路的日子挺枯燥,我们远看像蜗牛,近看像搬家公司的。硕大的背包就算是空的,也要好几十斤重。

    好在,路上总有志同道合的人会遇上,一看彼此的装备,互相笑一笑,就又是新的朋友了。

    一个带着耐克头套的女孩,把自己的头发烫得跟个老玉米似的:“你这么小个包?”鼻子眼里充满了鄙夷,她自己的背包是女号的GUSTO。

    在我们这一行,女生是不流行得到照顾的。长途跋涉,需要的是团队精神与个人意志的同时够强够硬。我很没面子,讪讪:“到了山里,租一个当地人。”挽回面子般说:“叫阿满,网上都打听好了。”

    “我行我宿”走过来:“她叫‘假背包客’,从来没有争气过。”女孩也笑了,蜡黄的头发下,雪白的牙齿分外灿烂:“我叫上官小鱼,这一个是CCFLY,那个叫做基石。”也是两男一女的搭配。

    “哦。”我们三个同时哦了一声,没有下文,自动开路。

    六个人组成一个小小的分队,每个人之间保持十五米左右的距离,看得见前面也看得见后面。

    我们的第一站叫做望山村,我们在山村里寻找合适的向导兼人驴,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住在老山庙旁的猎户人家。

    “等到明天吧,我爹正在熬鹰,今天是要紧时间。”那望山村的阿满长着一颗圆圆的黑脑袋,十五岁,早辍学了,精瘦干练。网上的驴友介绍过他,别看人小,带路背东西很有力气,说话也干净利索。

    “好,住一宿再走。”大家都把自己的行李放下来,CCFLY、基石和上官小鱼到灶间去看看那柴灶,开始准备做饭了。

    “熬鹰?”“我行我宿”问,“在哪里?”

    “山上。”阿满说,“你们别去,山鹰孤傲,见了人会气死的。”

    “我行我宿”和DNA,还有我,互相看了一眼:熬鹰。

    熬鹰,是对一只刚成年苍鹰从**到心灵的彻底残害。一个高傲的、自由的灵魂,经过了一番徒劳的挣扎以后,最终屈服于猎人,成为猎人逐兔叨雀的驯服工具。

    “又一个灵魂要失去自由了。”“我行我宿”走到床边,“七月,你跟小鱼一起睡那边。”

    =============

    傍晚来到祁连山的山村中,大山并不静谧。

    大约这些虫草花鸟,只有在这样一个季节里才能够尽情释放自己的声息,所以,即使到了夜晚,万草丛中,虫儿鸣唱不止;我仿佛能够听到山花烂漫开放的噗噗声;还能够听到天空浮云飘动的声音……

    小鱼已经睡熟了,她是一个标准的“驴女孩”,倒头就睡,睡醒就走。

    我在木门轻声的咿扎声中走出了小院落,DNA也在门口。彼此对望一眼,很有默契地放慢脚步,向门口走过去。

    走出很远才说话,我问:“你知道熬鹰的地方吗?”

    “知道。”DNA说,“他们这老山庙背后的空地上。”

    “去看看。”我很高兴,也有一点激动。我曾经在天山的天池边见过翱翔的雄鹰,为了能够拍摄下它在天山原始森林上循着气流盘旋而上的骄然身影,我的相机捕捉得很辛苦。

    把这样强大的灵魂驯服,让它在肩头徘徊,听从你的驱策,这该是多么令人自豪的感觉啊。

    老山庙是一栋摇摇欲坠的老屋,墙壁已经暗淡得反射不出月亮的光彩。我们绕过老山庙,一丛密密麻麻的树林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我和DNA同时收敛起自己的声息,我们还不知道熬鹰的具体地点。

    “你们想干什么?”一个孩子的声音传来,我们看到阿满叉着腿站在我们面前。

    “我们……”我和DNA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连撒谎都找不到理由。

    正在僵持,我和DNA的目光落到了阿满的身后,阿满不禁回头一看。

    一个很奇怪的人在阿满的身后,向着小树林走去。

    这是一个女子。

    她的全身,包裹在一块长长的黑巾中,黑巾的边缘反射着月亮的色彩……看了很久我才看出来,这是一绺银白色的长发。

    头发如此雪白,她应该很老了吧?

    可是从后面看,她走路的姿势年轻而富有弹性,看不出半丝苍老的模样。也许,她也是游客,将头发染成最淡的亚麻色?由于这里是旅游区,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落后,常常能够见到非常时髦的人。

    那女子感觉到了我们的窥视,站住回过头。

    好似月光拂过人面,我和DNA看着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眼睛,仿佛穿越了多少岁月,沉淀了多少过去,烟云积攒,红尘掠过。唯有双眸里的微笑,是亘古般的平静。

    阿满的脸上露出笑容问她:“山神姐姐,那只鹰不能做猎鹰?”

    山神?

    她没有对阿满奇怪的称谓表示讶异,只是继续笑盈盈地望着我们,长而优雅的脖颈,美好地轻轻一点:“是。”

    阿满更快乐了:“我早跟阿爹说了,那只鹰特别倔……”

    女子笑着伸出右手对阿满说:“来吧,我们去放了它。”

    阿满走上去,挽住她的手。

    我们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她向前走,黑色的头巾无法将她的长发完全掩住,有洁白如银光一般的长发露出来。我看到她的左手是一段断铁,闪烁着历经岁月的青色锈斑。

    我们走进了小树林,空地上传来铁链拖动的声音。祁连山的圆月在树林的上空结起一个乳白色的光幕,月光如清水一般透明,我看到了那只鹰。

    它就躺在那光幕的中间。

    这应该是一只曾经桀骜勇猛的雄鹰吧?为何我看到它的羽毛苍老而疲惫,凌乱得毫无光泽,找不到一点儿天之骄子的神韵。

    银发女子放开阿满的手,向着地上斜躺的鹰走过去。她蹲下看着它,她左手握着的断铁在地面发出很轻微的碰响。

    这碰响惊醒了什么,黑暗中,在这头山鹰身边守候了数日的老猎人,循着声音将一双焦灼疲倦的眼睛抬起。先是浑浊,然后是惊异,接着是无奈,于是低下头去。

    “放了它罢。”

    女子转过头,头巾渐渐滑落到肩下,无声地落在地上。似乎山月下传来了一段寂静而悠远的歌声,看着她,我们的身心是彻骨的安静。

    纯黑的夜空中,她的长发失去了头巾的束缚,如同银色的丝绸轻轻飞起,没有风,它们也在空气中无声地舞蹈。衬着她皎洁如玉的肌肤,还有那黑色如曜石的眼睛,她看起来仿佛一个来自异界的精灵。

    年老的猎人颤巍巍地拿出一把攥得几乎变形的铜钥匙,颤颤地向那鹰脚伸过去。

    熬鹰,熬鹰。

    熬的是鹰,熬的也是人呵。

    老猎人与苍鹰的暴烈悍野博弈的同时,也需要自己付出很多很多。也许,这是山里约定的规矩,这个女子出现,就意味着这只鹰不能成为驯服的工具。

    老人认输了,也疲惫了,他的手颤动着,无法探入那匙孔。女子走过去,接过他的铜钥匙,又蹲下去将苍鹰的铜锁打开。

    “哗啦”,小小的铜锁散落在地上,那苍鹰乌黑的眼睛看着女子,没有马上动。

    女子温柔地看着它,樱花般柔软的嘴唇轻轻说着什么。我想,这一定是山之精灵与山之精灵的对话,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听不懂的。

    那鹰慢慢站起来,在原地微微喘息着。勾形的鹰嘴上,结满了黑硬的血痂,淤血甚至堵塞了它的鼻孔。那蕴满金色的眼睛依旧射出恶狠狠的光芒——它受到了太大的伤害,它暂时无力振翅离开这片曾经被它藐视过的土地。

    我为自己方才降伏雄鹰的愚蠢想法而自形惭愧:有些灵魂,宁愿死去,也不会成为被人驯服的工具。

    阿满站在女www.147xs.com子身边,孩子气地弯下腰,用双手扶着膝盖:“起来,起来!”

    “当心!”老猎人抢上来,将阿满一把拉开。与此同时,平地里似乎刮起一阵绚烂的狂风。年轻的雄鹰猛然抖开它硕大的双翅,带着风沙裹着怒火,向着天空一冲而起!

    “飞起来了!”我、DNA和阿满都不由自主高喊出口!

    鹰击长空,一声声悲愤苍凉的唳啸仿佛在谴责人类强加于它的那份束缚。

    它的飞行并不顺利,歪歪也跌跌,但是它的飞行充满了决然的强劲!

    可是,它受伤太重,山风略低,它就无法借力上去。颓然地扇了几下翅膀,便直直地坠落下去。我们都不由惊呼出口,却无计可施。

    就在此时,老猎人的歌声冲喉而出:“长安西去山千叠,乘大风广漠走单骑。凭一身英气神威,探千丈虎穴龙潭!……”

    那歌声又嘶哑又激昂,从老猎人沙哑的嗓子里扯出来,如同风过祁连山,万树搏动,山川赫赫。受伤的雄鹰振奋双翅,又一次带起山风凛冽如刀!

    老猎人的神情也如同那扶摇而上的雄鹰,在霎那间精光闪烁。

    “……少年不看杨柳色,骋烈马狂沙无阻入云海。仗一段绝世豪情,扫万里漠北王廷!……”

    仿佛为了助那受伤的山鹰一臂之力,阿满也昂着头,随着阿爹一起唱着这段奉送苍鹰的长腔:

    “……观风沙无尽滔滔蒸腾,草浪中隐隐伏兵,俺惊也么惊,凭着俺胆气无双能抵万敌!……”

    老猎人看着儿子,如铁闸泄洪,放声吼道:“军刀在手,某胸中自有冲天豪气凝……”

    歌声中,他数日的疲劳似乎已经消失;歌声中,他失去一头驯服猎鹰的遗憾已经消失在苍鹰翱翔的身影里,阿满跟着他,父子俩一起吼道:“军刀在手,笑尔虏面如土色战兢兢……”

    他们自己也被慷慨的歌声感染,带笑高唱:“军刀在手,想当初曾催天马越千里……军刀在手,想当初曾奔长途踏强奴……”

    苍鹰缭绕,歌声也缭绕。宽厚广阔的祁连山在微微震响,仿佛有山涛颂唱,白云浮游。

    “军刀在手,赤胆忠肝保中原……军刀在手,一腔正气天地宽……”

    歌腔震得山谷回音,天幕抖动,我们听得浑然忘我。

    蓦然回首,苍鹰已掠飞入云霄,再也不见踪影。而那银发女子也已经离开了,只有她站过的地方留着一个浅浅的划印,细而薄,如刀刻,如剑痕。

    老猎人说,她是祁连山的山神。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老猎人还说,他们唱的叫做秦腔,秦腔又叫乱吼。这一段秦腔的名字,就叫做《军刀在手》。

    十八句“军刀在手”,一段比一段高。

    一声声,一段段,唱的就是汉朝大将霍去病的故事。每一次遇上不能驯服的苍鹰,他们就会用这段秦腔送它上天。因为,降不服的苍鹰,必定拥有天地间最勇烈的英雄魂魄。

    “霍去病你们知道吗?”

    “知道。《史记》上有记载。”我说。

    “他在这里打过仗……”老猎人眼中的神采随着苍鹰的远飞而黯淡了,“他的坟墓就是祁连山的模样……唉,这只鹰太傲了,得重新熬一只去……”

    =======================

    我们在阿满的带领下,真正走入了祁连山。

    在这个盛夏的季节,祁连山依然有成片成片的雪山,仿佛不见底的白云,在我们头上霞蔚蒸腾。

    “祁连山是一座特别的山,”阿满如数家珍,“这边看着还是雪山,那边就是原始森林了。”我直起腰,果然在雪山背后看到青森森的色彩。

    “阿爹说,当年霍去病打河西二战的时候,就翻过了那片雪山。”阿满指着一座高大的雪山说道,“晚上,满月的时候,还有人看到这里有银色的大狼在这里嚎叫。据说这就是霍去病的化身……”

    “霍去病不是死在茂陵吗?那里还有他的墓,上一次我去西安玩的时候特地去转了一圈。”小鱼打断他。

    阿满说:“谁知道,都是传说,老辈人流传下来的。”

    “我行我宿”说:“也有人说,他死得蹊跷。司马迁对于他的葬礼花了许多的笔墨,却对他的死因没有写下任何线索,这件事情就让人奇怪。”

    阿满说:“大概他没有死,到了这里来?据说匈奴人就称呼他叫‘苍狼’。”

    ……

    我走得气喘吁吁,心想,管他死没死呢,两千多年过去了,早就不知道成了什么了。

    “霍去病有老婆吗?”小鱼又问。我说:“有……有,还有……一个儿子……叫什么……”

    CCFLY笑话我:“还有一多半路呢,你就喘成这样?”

    DNA说:“有应该有,但是书上没有记载。”

    基石说:“很多古代名人的妻子都不作记载的,因为那时候妇女的地位比较低。”小鱼瞪他一眼,他吐吐舌头不敢说话了。他们是一对儿。

    我抬起头,看到雪山上有一个点在移动:“那里有人!”

    “哪里有人?”大家都问我。

    “不可能。”阿满看着我手指的地方,“那里特别陡,上不了人的。”

    我拿起望远镜,看着镜头:“阿满,昨天我们看到的那个白头发的女人在山上。”

    阿满不说话,问我拿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儿:“你看错了吧?”大家轮流看了一圈,得出结论:“七月回去要加强身体素质,看东西都眼花了。”

    我不甘心,继续用望远镜朝雪山上望着。

    “苍鹰!苍鹰!”大家忽然叫了起来。

    我放下望远镜,啊!天知道有多少巨大的雄鹰,在阳光下忽然全部都飞了出来!

    从来没有想到,苍鹰会这样群体出动,高飞在雪山的边缘。

    它们盘旋着、逆流着、冲折着、回波着,如一架架稳健豪迈的滑翔机。它们在神圣的雪山边上,在白得耀眼的积雪上,投射下无数荡气回肠的淡紫色身影……

    我又拿起望远镜,这一次我在雄鹰飞翔聚集的地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白发的女子。

    她裹着黑巾,手握那段残铁,坐在雪山边一块突起的冰崖上,遥望着天边。

    她的神情肃穆而自然,仿佛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一生又一生,等去了青春韶华,等去了似水流年。

    她的身边,有阳光照耀,反射出一道圆弧状的虹霓。

    她感觉到了什么。

    低下头,看着虹霓的光芒。她目光缠绕,如同看着隔世的爱人。

    我将望远镜的焦距调高,原来,那圆弧状的虹霓并不是阳光的折射,而是来自于她手中那一段古老的残铁。此时的残铁仿佛有了光芒,添了生机,无数彩光兜身缭绕。

    澹澹晴空之中,一朵盛大宏美的白色莲花在天界打开。莲花开处,我看到天空中出现了另一座祁连雪山的映像。

    在那一座雪山的上方,有黑面红底的大氅在风中猎猎舞动,高大雄俊的金色战马上,一名如苍鹰一般决傲的戎装男子立马雪山,回首荒原。

    银发的女子,头微微扬起,紧紧凝视着他。

    她一边看着他,一边慢慢站了起来。

    黑巾顺着她的身躯滑下,在长风呼啸中向雪山深处滚落。而她自己,整个人就仿佛一朵正在盛开的银色雪莲。

    有更大的山风将她的衣衫吹得全部高高鼓起。虹霓的光芒越发强烈,将她也笼罩了进去。

    光圈中,她的银发一缕一缕开始变黑,仿佛在清绝的冰绡上,一丝丝盛开出黑色的丝蕊,闪烁起璀璨乌黑的光泽。她的衣袖也一点点变大,渐渐变成了宽袖广裙的汉服。

    雪山上的他,也在此时看到了她。金色的战马在他的牵扯下,也回过了头。

    好似溪流波折千里,终于沐浴到了海洋的气息;好似原野绚烂多时,终于等到了牧歌晚归的时分。她向他走过去,时空不能成为障碍,雪山不会阻拦她的步伐。只看到无数山鹰在她身边旋转飞翔,五彩的祥云在她身边悠悠流淌。

    那男人向她伸出手,他的笑容温暖明亮,胜过了雪山上的白日。

    他的身前还坐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孩子眉目清婉,依稀如那女子。

    虹霓七彩的变幻中,他握到了她的手。

    只轻轻一拉,博带飘扬中,她已经腾空而起。她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腰,他那刚强劲韧、百折不弯的腰。

    她的脸颊贴上他的背。玄铁与红绸,熟悉的气味使她垂下长长的睫毛。

    他也松开一只握着缰绳的手,轻拢她的手背。她的柔软与体温令他面容上最坚硬的线条,也添上一层淡淡的柔和。

    他们一起坐在金色的战马上,协调得如同一张完美无瑕、闪烁着星点的油画。珍珠般的碎笔中,嵌满了年年岁岁,悠久醇香的思念……

    祁连山上,雪莲盛开,异香阵阵。

    五彩的地衣在雪山嶙峋中,茸茸如春满大地。

    山风呼啸得更为狂勃,山鹰也飞翔得更为猛烈了。它们在他们的头顶欢唱着,跳舞着,仿佛进行着一场千古以来从未有过的盛会。

    ……

    “七月!”“我行我宿”一把将我的望远镜夺下,“再不走,天黑就赶不到孱登峪了!”

    “我看见一个古代将军,我看到那个白头发的女人……”我边抱怨边将望远镜抢回来,放在眼前继续看。

    苍鹰已经散去……还剩下四五只在轻盈舒展地飞旋着,渐渐盘转着低下……

    雪山上一片平静……碧蓝碧蓝的天空中,雪山纯白宁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是幻觉吧?我怔怔然拿着望远镜看了又看,直到最后一只苍鹰也消失在了雪山之后。

    真的是幻觉吧?我想。

    人生很多都是幻觉,也许,我们的这一场生,也不过是一场幻觉罢了。

    关于霍去病的一家,史书最后的记载并不多。据说,年仅六岁的霍嬗随着汉武帝封禅泰山,回到长安后,不多久,就生病离开了人世,景桓侯位因此国除。他们一家走得又干净又彻底,没有给长安留下任何可供寄托的痕迹。

    若不是太史公司马迁的一枝如橼巨笔,草草留下了汉匈征战史上这位年轻将军的一幅白描,也许,我们站在马踏匈奴的石雕面前,除了感叹石像的雄浑大气之外,再也无从得知墓主人曾经的辉煌。

    霍去病在历史中只活了二十四年,这二十四年却是无人可以超越的二十四年。

    他的一生就是流星,在天际划过最辉煌的灿烂,然后,就永远消失在沉黑的夜幕中。

    死亡未必是遗憾,史书记载未必就是真相。

    轰轰烈烈二十四年,这样的境界,已经超越了生命的本身!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