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二十三章 我不懂……

第二十三章 我不懂……

    “合冰,你以前会什么招式不?”King在我身前站定。 .COM

    “知道的当然很多,不过很多在格斗家眼里多半是儿戏。”我斟酌着能不能把KOF里的招式搞个“拿来主义”,“不过,我可以试试么?”

    “当然,你出招吧!”King拉开架式,轻松地,“我会把你的力道消解掉的,但是你最好还是少用手,当然,如果你能忍住痛也没什么。”

    “好。”我踏前一步,努力地试了个妄想踢。

    King吃了一惊,后退了一步,一记重踢碰上了我打出的上段攻击。我借着那力道,前跃而去——龙卷踢。可惜,我这个龙卷踢没有高度,倒更像罗伯特的飞燕旋风脚,哦不,连飞燕旋风脚也算不上,我只踢出了三脚便落地,不仅完全偏离了方向,而且还差摔倒。

    看着我的样子,King不由笑了:“合冰呀,虽然你能够模仿我的招式,但是,你的基本功也太……呵呵,而且,我的龙卷踢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为什么?”

    “龙卷踢需要的不仅是拳脚,还得气功的辅助。”King演示了一下,“事实上,几乎所有有滞空能力的招式都需要气功的帮助——当然,雅典娜的超能力也可以,而你还不会气功,这些招式是一时学不会的。”

    “但是,我可以改嘛!”我积攒了信心,,“我猜,你的龙卷踢是为了把对手踢到空中,造成破绽吧?”看着她头,我更有信心了,“但是,要是踢空了,这个招式的破绽将非常明显——所以我们可以龙卷踢是个追加型招式,只能在对手出现破绽或者料敌先机的时候使用,除此之外,将会有危险。”King有了思考的表情,我更加放心,“所以,对于我这样不容有破绽的人来,我能使用的只有那种几乎没有破绽,最好是收发自如的招,你的龙卷踢我不可能往空中打,而且我也不可能连踢得那么多那么华丽,练习到最后不定我踢出来的根本就和龙卷踢不沾边了。”

    King想了很久,终于灿烂地笑起来:“合冰,你一定会是格斗界的尖人物的!”

    “啊?”她突然这么,我不禁吓了一跳。

    “虽然你其实是个什么也不会的人,但是你不会不代表不懂!”King得有些兴奋,“你所理解的武学境界挺高,至少比我高,你能在非常短的时间里找到最时适合自己的路,而对几乎所有人来,这是最大的制约条件。”

    “呵呵,就是,我是天才了?”我调笑着。拜托!咱也算作弊了,不天才,对得起这“作弊”二字么!

    “天才!真的是天才!”King一把抓住我的手,“来来来,我们再寻找一适合你的招式,下半夜再训练你的基本素质!”

    “好的,那我试试。”着,我抽开手,退后一步,顿了一秒钟,旋转着跳出去——龙连牙·地龙。

    King认真而轻微地挡着,只可惜我太不专业,一下,二下,第三下时自己就转晕了,不仅没有踢到King的方向,人又一次差摔倒。

    “没什么的,纯熟是从生疏开始的。”King展颜一笑,“你这个龙连牙·地龙好象追求的是更快,攻击力也不是很大,应该是试探型的招式吧?”

    “基本上是,不过,”我调整好方向,“等我真的纯熟时,还可以在最后一击时选择借力后退,和对手拉开距离。”

    “那你需要付出比一个格斗家更多的努力了。”King也等着我的又一次进攻。

    “我会的。”我尝试打出八神庵的葵花。

    “我陪你。”King一边挡一边。

    结果,我又出丑了——葵花第一式还象模象样,第二式就把握不上距离和时机了,第三式……什么葵花呀?简直是一标准的色狼饿扑!

    King也吓了一跳,毫无反应地被我扑倒在地:“你这个……也算招式?”

    “本来是八神庵的葵花……但是我……你也知道我是个菜鸟。”我尴尬地解释着。

    “不。”King伸出食指按在我的唇上,“你是天才,不是菜鸟,以后也不许这么……另外,合冰,你以前究竟对我研究了多少?”

    “我……”猛然间,我发现King的脸上有些鲜艳的颜色,难道……可是为什么?仅仅因为我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破掉了她的招式?不会吧?三流YY中的情节呀!

    King见我在发呆,稍稍推了推我:“怎么了,合冰?”

    “我……”我不敢对她那么了解的真实原因,“我的确对你研究过一段时间……”看着她越发“红润”的脸,我的担心似乎更加确定,“不过,King,我们才认识……”

    “那不重要。”King又一次按住我的唇,“我不管你对我了解那么多是因为在意的时间长还是心有灵犀或者其他,不论怎么解释,我们之间或俗套或高雅,或自然或神秘的已经有不一般的联系,你不能不承认吧?就算你不承认,我也那么认为了。”

    “可是……”

    “反正,我已经当成是一种共鸣!你知道格斗家间的这种共鸣有多稀罕吗?就算用时间去培养也是十几年甚至半辈子的事情!”King有儿激动。

    而我,却喃喃地叨念着“共鸣”这字眼——雅典娜不止一次地她和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作曲者有着共鸣,难道她也会……如果这就是知音,那么我这个作弊的人可以和几乎所有格斗家当知音了——但是,King的心绪我却是不能懂得的了!

    “King,就像你的我是个天才,我能对你如此了解,对你来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可是对我,有可能只是一般般——真的,你的心情我还不能完全的体会。”我斟酌着词措,慢慢地站起来,争取结束这尴尬的姿势。

    “等等!”King猛地一探头,一把抱住我——一个躲避不及的吻发生了!

    等她完成所有工序时,我已经死机……

    “我理解,你是矜持的中国人嘛!不过呢,我得先收下订金!”King拍拍身上的尘土,拉着我站起来。

    ……呜呜呜……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初吻吧!怎么会是King!我还有儿打算留给雅典娜的……怎么美国,哦不,法国的女人是这样……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