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二十四章 King的体贴

第二十四章 King的体贴

    接下去的什么训练,对我来简直是在懵懵懂懂中度过的。 .COM在我的脑子里几乎全是那一吻的后遗症,甚至,一微弱的贞操观也冒了出来……我可是男人呀!居然被强吻了!

    虽然年龄比我大一岁,但是仔细看去,King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段都是很不错的。而且,她对我应该是很好的——这简直是符合了条件。不过,我始终有一种别扭的感觉,因为……我只能认为是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念着雅典娜,但那决不是所有的原因。感情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怎么也算个初哥……郁闷之中我更加担心今后该怎么面对King,她对我无论是严格还是细微,都有着淡淡的体贴,虽然这种体贴的出现很突然而且目前还很短暂,却是明显而无法拒绝的——至少希望参加KOF的我无法拒绝,而且,被体贴的感觉真的不错。可是……可是我能够接受King么?我对雅典娜还很有想法,对其他的女格斗家还很有憧憬(尤莉除外……)要我在现在接受她……哪怕不是King,就算是接受雅典娜我都会犹豫的。毕竟我是一个“作弊”的人,我的感情结构无论怎样也是不同于常人的。

    King对我训练完了,拉着我的手往酒吧回去,我没有试图挣脱,因为我已经感到她握得很紧,很坚决,而且,我似乎没有她的牵引还真的没办法走路——走上街道,夜风一吹,思绪从茫然中回到现实,全身的疼痛也占据了我的思维空间。我没有叫出声,因为这种疼痛是迟早要习惯的,只要我打算坚持下去。不过,从手上传来的King的关心让我更加担忧了……

    “King……”我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我们……”

    “没什么。”King没有回头,我却从手中感到她的颤抖,“我没有希望你一下子接受我,毕竟你还不是个格斗家。任何一件事情,一旦进入了专业的境界,必然经历一个痛苦的阶段,只有经过了这个阶段,才能体会到那个境界之中的珍贵的东西,所以,我……等你。”

    “可是,要是等我可以体会时,我喜欢上了别人怎么办?”我希望渐渐打消她的坚持。

    “所以我要趁现在你在我身边,让你达到那个境界。”King似乎在笑,更像在憧憬,“近水楼台的优势我是会把握的。”

    “所以你会更恐怖地操练我?”我似乎把自己弄得更惨了……

    “放心,我过,我会更把你放在心上的,就放在心尖上!”King的酒吧已经到了。

    进去后,King把我扶在张椅子上,给我倒了杯葡萄酒:“合冰,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拿药,给你擦擦。”

    “嗯。”我有气无力地答应,其实不是我真的连话的力气都没了,而是心里太乱——King对我越好,我越担心。

    “来,把手给我。”King带着一些瓶瓶罐罐出来了,“明明手上的伤不轻,还要勉强用八神庵的葵花……”

    “兴奋了没办法。”我苦笑了下,King怎么能知道我这个“作弊者”对葵花的感情?那可是保留招式之一呀!

    “呵呵,还进入状态了?”King翻开我的衣袖,又在自己的手心抹了些药酒,便开始在我的手臂上按摩起来,“虽是死亡训练,也不能在一开始就弄伤呀!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和纯粹的自虐是有区别的!”

    “我要参加KOF96,没有时间怜惜自己——这个是你告诉我的。”我努力着话,以转移痛苦——King的手法很好,让我在疼痛中还有麻酥酥,痒兮兮的感觉,仿佛……算了,再想就想歪了!可惜,虽然如此,疼痛还是疼痛,自残行为是有惩罚的!

    “King,再温柔……对,就是那里,再……再温柔……”我不知不觉就享受起来,浑然没发觉我的语句的暧mei。

    “什么呀!看不出来你还有色狼的基础嘛!”King白了我一眼,却下手更加轻柔。

    “呵呵,呵呵,不是我的,是你想的。”我辩解起来。

    “好了好了。手拿开了,腿伸过来,我给你揉揉。”King把我的双手往桌上轻轻一扔,“要不是我替你消解力道,你这腿今天也得像这双手那样暂时废掉,明天起不来床怎么办?难道要尤莉背你去晨训呀?”

    “因为陪练是你,我放心。”这倒是真话,只可惜一出口我便发觉容易让King产生联想。

    果然,King对此十分受用,一脸高兴,“没什么,明天我们继续,我相信你能在KOF96举办前有质的飞跃的。”

    “嗯……谢谢。嗯,用力一……对,就是这里,别停!”我已经快闭上眼睛了——King开什么酒吧呀,干脆开按摩店好了!这么专业,简直是浪费!

    见我这样子,King若有若无地微笑起来:“你呀!一会儿赶快去睡觉,明天你还得打扫酒吧的,至少你也得争取一下完成任务嘛!”

    “我……尽力,如果明天我站得起来的话。”

    ……

    在自己的卧室里,我软软地往床上一躺,眼皮不争气地就搭在了一起。哎!今天King还真是……我究竟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一旦习惯了她对我的照顾……以今天我面对这体贴的免疫力……不堪设想!难道找King谈一谈?叫她不要对我那么好?怎么越想越觉得这想法非常贱呢?

    雅典娜,救救我吧!

    回味着这感叹,我不由想自嘲地笑,却最终没笑出来——或者,我笑了,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