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三章 藤堂道场

第三十三章 藤堂道场

    机票是King连夜给我们定的,为了不引人注目,她没有送我们到机场,只是早早地开了店门,叮嘱了我和尤莉好一阵,由于有尤莉在,King没有对我做出什么亲密的动作,不过,我总觉得她的眼神在往我身上飘。 .COM

    “好好照顾尤莉,还有……你一个人不要落下自己的训练。”King趁尤莉先转身走了,在我耳边声地。

    “放心。”我没有多,或者我已经多了——以前我是不会为这种有难度的事情做承诺的,但是看着King的眼睛,我有了丝冲动。

    一路上,尤莉戴着她的耳机,听着新闻。而我,坐在靠窗的位子,看着外面的云片儿,甚至有打盹儿。

    “合冰!”尤莉摇着我,“雅典娜的单曲冲上第一名了!”

    “哦。”我无所谓地答应着——以那样的歌曲,那样的歌喉,不成功才怪呢!不过,听着她提到雅典娜,我的心里的动静似乎没有半年前那么大了——也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

    “什么‘哦’?”尤莉不干了,“人家雅典娜姐姐难道唱得不好?你怎么就这反应?”

    “难道要载歌载舞?”我反问,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叫信任,你不懂的。”

    “……狡辩!”尤莉显然信了,却不肯承认,撇撇嘴,闭上眼睛继续听着雅典娜的歌了。

    我看了看尤莉光洁而沉醉的脸,从衣袋里翻出King给的地址——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的日本武术道场,关键是这道场的名字——藤堂。

    藤堂香澄?我的第一反应是那古装的姑娘。不过,真的是么?和极限流叫板,现在的藤堂香澄能行么?不过想想她至少参加了KOF96,勉强信吧!我开始考虑见到她时该什么了,呵呵!

    飞机降落了,没有人来接我们,既没有极限流,也不见雅典娜——我和尤莉这次是秘密到来,秘密哟!但是真的能瞒吗?能瞒多久?未知数……

    藤堂道场很算好找,不过,找到之后我们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两间房,然后吃了寿司,睡了一会儿,调调时差。等我们准备好去拜访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尤莉,我们见了人家一定要有礼貌。”我提醒着她。

    “我又不是孩子,这些还用你教?”尤莉有儿生气。

    “但是,毕竟King这个道场和你们极限流不对味嘛!”我解释着,心里却暗暗地憧憬着,因为我对极限流的“仇恨”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呵呵,我也和极限流不对味呀!”尤莉眨眨眼,“谁叫他们不认真对待我?”

    “……好吧,我相信你。”我指着眼前,“那我们进去?”

    “嗯。”尤莉头,两只拳头憋着劲儿相击了几下。

    看着她这样的干劲,我不禁叹了口气——踢馆行动估计是在所难免的……

    “请问,这个道场的主人在吗?”我抢先向门口的姐问道——这女孩看上去有儿矜持,也许是个做兼职的学生。

    “是的!”幸好女孩会英文,“香澄姐正在指导学员,如果你们找她有事情,请稍微等一会儿。”

    我正准备再问什么,却看到尤莉径直走了进去。

    “等等……”我跟着跑去,“别这么急嘛!”

    “哈!”“哈!”……

    尤莉把门拉开,众多的操练声钻了出来,让我很是适应了一会儿,尤莉倒是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

    藤堂香澄很好认,因为那古香古色而不失漂亮的衣着和巧玲珑的身型在这里别无分号——她刚好不轻不重地把一个高大的男人摔在地上:“你的步法还是不够沉稳。”

    “谢谢指导!”男人爬起来,恭谦地鞠着躬。

    看来,古武术也要与时俱进,整个道场都操着口英文,只是……听起来颇有些别扭。

    “藤堂姐!”没等我会过神,尤莉双脚一嗑,一个箭步就冲上了练习场,剩下一双鞋在刚站着的位置飞着,“听你们这里和极限流很不对付,是吗?”

    “我们和极限流主要是理念不同……”藤堂香澄愣了一下,解释着。

    “那就好!我也很讨厌极限流!”尤莉大叫着,“我们可以切磋一下吗?要是咱们的能力足够,一起去极限流踢场怎么样?”

    我快要有假装不认识她,悄悄离开的冲动了,不过,King和雅典娜都叫我好好照顾她,还是补救吧……想着,我也走过去:“这个……藤堂姐,我为我朋友的冒失先道歉!”着,我用力地把尤莉拉在身后,“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拜访一下你的,不过,我的朋友很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

    “不客气,”藤堂香澄头,“看你们的姿态,应该也是真正的格斗家的境界吧?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姐应该是KOF的参赛选手吧?所以,我也对这样的切磋感兴趣。”

    “还是不好吧?”我担心着尤莉那机关枪般的虎煌拳会给道场造成什么样的破坏,“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我看还是下次吧?”看到藤堂香澄不置可否,我一咬牙,“要不,今天让我和你练习一下?”

    “你?”藤堂香澄似乎吃了一惊,“你虽然有儿格斗家的气势,但还远远不够,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感觉到身旁的尤莉又想话,我忙和她咬耳朵:“尤莉,难道你不想看看我半年来努力的成果吗?所以,今天就让我来吧!”见她犹豫着了头,我又对藤堂香澄,“放心,就当是我向你请教好了,毕竟我还是很刻苦地练习了的。”

    “……好吧。”藤堂香澄终于答应了,“不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我的声音应该是自信满满的,但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担心——藤堂流的招式很容易致伤的!而且,看样子她也认出了尤莉的身份,要是她把我们当成极限流俩踢馆的……她对极限流的态度可不像口气上那样学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