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七章 让人沉醉的乐章

第三十七章 让人沉醉的乐章

    一直到藤堂家的饭厅,八神庵都没有和我再一句话,这让我很不自在,但也不敢先去搭讪。 .COM所以,当看到藤堂香澄端着盛菜的盘子而尤莉正在考虑偷嘴的时候,我仿佛感受到了一缕阳光!

    “开饭了!”藤堂香澄欢快地招呼着,放好盘子,蹦过来把八神庵往离她最近的位子上拖,“庵哥哥,来,坐这里!你难得来一回,今天你是跑不了的!”

    八神庵没有什么,安静地坐下,拿起筷子,嗯,看到他那长长的指甲,我又有儿不自在。

    “八神哥哥?请问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尤莉笑得极为清纯——这丫头对着我时怎么就特凶恶?“请问你明天有空吗?”

    “什么事?”八神庵的眼光散漫地看着一桌子的菜,仿佛入定了般。

    “我想……明天可不可以请你陪我和香澄一起去极限流踢馆?”啊!她还没有放弃这个无聊的想法!

    “为什么?”八神庵等藤堂香澄也坐下了,就开始吃起来,细细地,慢慢地,看上去非常绅士。

    “因为……”这下子,尤莉可算是打开了她的“辛酸史”,连绵不绝的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听得我和香澄无语的对望,又会意地无奈一笑。而八神庵依旧是静静的,直到尤莉诉苦告一段落,开始往嘴里塞东西时才冒了一句:“永远靠别人出头的人永远不能成为把握自己的人。”见尤莉似懂非懂的样子,终于在一阵沉默后再补了一句,“所以,我去不去,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庵哥哥,人家尤莉没有你那么有学问,不怎么懂很正常嘛,不要这么不耐烦好吗?”藤堂香澄给他夹了块肉,“给我讲讲你这几个月的精彩的事情怎么样?”

    “没有。”八神庵回答得很干脆。

    “你是不想,嫌我麻烦!”怎么听上去像是在撒娇呀?

    “对于现在的你,的确很麻烦。”八神庵直言不讳地,“你不是要寻找爸爸吗?还是认真练习参加KOF吧。”

    “你知道我爸爸的下落了?”藤堂香澄一喜,“我就知道庵哥哥会帮我的!”着,又气恼起来,“爸爸也真是的,不就是劝他退休吗?居然玩失踪,还美其名曰——闭关!”

    八神庵没有接她的话,自顾自地吃着。藤堂香澄见如此,便换个话题:“庵哥哥,我最近练习了首新歌,我去把钢琴拿来给你弹弹,你要给我指导哟!”完,不等八神庵答话就一溜烟儿出去,一会儿又匆匆跑回来,还搬着架钢琴——这力气和这身躯可真不相称!

    “我开始了!”藤堂香澄拉过凳子,坐下去,开始键音。

    这是……应该是雅典娜的一首歌,不过,歌虽然好听,但藤堂香澄的技术太让人不敢恭维……

    “香澄,我早过你对钢琴没有天赋,”八神庵终于开口,“何必呢?”

    “可是……”藤堂香澄有些委屈,“我知道庵哥哥很喜欢音乐,很擅长钢琴,但是为了武学而蓄了指甲后就没办法再弹钢琴了。所以,我……”

    “那是我的选择。”八神庵的态度让人觉得太过冷淡。

    “可是我想……至少能让庵哥哥可以用听去感受音乐……”藤堂香澄的声音越来越。

    “我没有过放弃音乐。”八神庵已经吃完,拿起纸巾,擦擦嘴,“音乐的境界和武道是殊途同归的,我怎么可能放弃?”

    “但是……”藤堂香澄不下去了,指间的乐调也停了下来。

    我终于看不下去:“藤堂姐,我会一儿钢琴,恰好这首歌我听过,让我来试试?”

    “你?”藤堂香澄愣了一下,终于让开。

    我轻轻坐下,开始了雅典娜的歌曲,当那曲子奔放出来时,我仿佛幻听到了雅典娜的歌声,如此美妙,让我自己差也陶醉其中。斜眼看去,不仅藤堂香澄,还有尤莉也一脸享受的样子,甚至八神庵也是惬意的神情,在这时候,他那种让人不安的气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从他干净的眸子深处藏着的宁静,那里面如同有着大自然的山水天云,花鸟鱼兽……

    当最后一音键下,藤堂香澄和尤莉依旧沉醉时,八神庵已经偏头看着我,虽然曲子已然结束,但是我在他的神态中读到的仍然是一种平和:“八神庵,你也是雅典娜的歌迷?”

    “……算是吧。”八神庵的回答似乎很勉强,“雅典娜的声音的确是天成的。”

    “不过,能把这么好的歌唱出意境来,仅仅是天成好象不够吧?”我隐隐有种感觉——这或许是我和八神庵搭上交情的契机。

    “对。”

    “是呀!”我突然发觉我已经不再有莫名其妙的惊慌,“可惜,这么好的歌不是雅典娜自己写的,所以,要等到一首首经典的展现,我们只能盼望那神秘的作曲家了。”

    “神秘的作曲家?”八神庵一愣。

    “嗯。那是雅典娜很仰慕的一个人,几乎雅典娜最成功的歌曲都是他的手笔,用她自己的话:‘那人和我有着一种境界上的共鸣,如果他也是个格斗家的话,一定是最强的。’”我婉娩道来,却不知自己又感到一丝酸味儿。

    八神庵没有接过话头,眼睛却仿佛看向了我的背后,良久,才终于出一句他曾过的话:“她更适合当一个歌手。”

    “但是她更在乎武道。”我纠正着。

    八神庵摇摇头:“武道真的这么让人着迷吗?”着,他像沉思了几秒钟,又伸手拍“醒”了藤堂香澄,“香澄,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练习,如果在KOF上和你相遇,我是不会太留情的。”了,就大步相门外走去。

    “我送……”藤堂香澄张了张口,还是放弃,默默地坐下去。

    哎!什么事儿呀?我摇摇头,追了出去。

    “八神!”他没有理我。

    “你对藤堂也太冷了!”我有些不解气,或许这隐约是因为我很长一段时间对待King的态度也和这差不多吧!“‘我是不会太留情的’,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你会留一情了。可是你却这样……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是……”

    “与你无关。”八神庵简单而干脆地甩来一句。

    “可是……”我没有下去,因为这事情我本不该管的。

    “跟我来。”八神庵忽然拉着我快步跑到后院的草地上,“你看了一次葵花就能模仿?”

    我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个。

    “我用一次八稚女,你能模仿吗?”八神庵的话让我一惊,“如果你愿意模仿这种邪恶的招式。”

    “八稚女是不是邪我不能肯定,但应该不是邪恶的。”我有些不赞成他的话。

    八神庵看着我,忽然一笑,笑得格外放肆:“好!凭你这句话,我给你演示两次!”着,他双手一下并举,然后就剩下一个残影,仿佛消失了般,直到下个瞬间出现在十几米处的青石前,伴随着那经典的日文叫声。再后,就是快得几乎看不清的抓撕——青石已然粉碎!

    “一次。”八神回过头,那双眼中流露出的狂暴气息让我差窒息,“第二次慢一些,是你最后的机会。”

    之后,八神庵双手又一次并举,但的确是慢上了许多,至少我能察觉出他手指尖有一微弱的紫焰,再后,他双手分开向身后一排,好象在游泳,又好象是腿的移动太快导致了手的后移,反正我看到八神庵在快速地向前滑行,是的,滑行!

    这要多么大的初始动能呀!天,我能模仿么?

    我没有时间细想,八神庵已经冲到另一块青石前,这次,我看清了八次抓撕的手法,如果那是个人的话,的确非常残忍,不过,功效是不能置疑的!然后,八神庵的双手抱住满目创痍的青石,紫焰爆炸开来,青石灰飞湮灭。

    “完了。”八神庵回到我的面前。

    “懂了,但是我使不出来。”我不得不面对现实,“八稚女应该需要你的血液的能力才能发动吧?”

    “你你懂了?”八神庵的眼睛里没有不信,但也没有相信,脸上只有让我不明所以的笑容,“KOF上见。”话音落时,已经没影了。

    我已经不再对他恐惧,但是,又换成一种无力感——和那时的椎一样,我真的可以有朝一日达到这个境界么?或者,仅仅是这个速度?

    怅然地回到饭厅,只见尤莉正在收拾盘子,而藤堂香澄依旧坐着发呆。

    “为什么不追出去?”我也坐在她对面,问。

    藤堂香澄回过神来,看了看我,摇摇头:“追出去又有什么用呢?”

    “什么意思?”我不懂。

    “庵哥哥有自己的使命,我……怎么可能呢?”藤堂香澄苦涩地,“从当初第一次和庵哥哥相遇,我就知道这一切最多是个梦罢了。像我这样傻傻笨笨的女孩怎么可以和庵哥哥……只不过我也知道哪怕是梦,也是最美丽的梦,所以我现在还不愿意醒过来。”

    我一下无话可,心里却有很大的感触——或许,这样的心情也是我对雅典娜的感受吧:“但是,你……值得吗?”

    “值不值得重要吗?”藤堂香澄一笑,这笑容让我心里一紧,“我看关键应该是愿不愿意吧?”

    愿不愿意?我不知道答案,不仅是对她的问题,也是对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