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九章 意外的相遇

第三十九章 意外的相遇

    第二天清晨,醒时,香澄已经不在,饭厅的桌子上留着早餐,尤莉正狼吞虎咽着:“合冰!来一起吃呀,昨天看你被八神哥哥吓着了,今天晨训才放过你的,但是吃完了我还得给你补起来……”她又往嘴里喂了块烧饼——那明显是香澄照顾我这个中国人而存在的东西,她倒好,伸那么长的手去拿还吃得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你把我的那份都吃得差不多了,我还吃什么?”我真的拿她没办法,“我还是出去吃吧!昨天八神庵给了我一儿提示,我要一个人想想,试试。 .COM所以,今天的操练就算了?或者晚上再来?”我的口吻是很商量性的,但是我没有打算真的按她的意思办,所以,当尤莉想什么时,我已经出了饭厅。

    清早的空气不错呀!我假假地伸了个懒腰,嗯……口袋里有King给我零花的钱,但是是美圆,不知道在日本能不能通用呀?还是试试吧!我可不想倒回去和尤莉商量,不定去了就出不来了!

    藤堂家附近的餐馆不多,而且没有中餐馆,而日式的我很不想进去,找了很久,我终于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找到了家西餐厅。

    “请问,可不可以直接用美圆结帐?”我进去了,坐下后问走过来的侍者。

    “当然可以。请问你要些什么?”

    “嗯……”看看菜单,其实西餐我没怎么吃过,瞧着这些名字,也不知道究竟好不好吃,东张西望了一下,发现离我不远处的一个桌子上的菜的样子好象不错,而且量也不少,“就照那位的菜全部来一份。”我指了指那桌的客人,是个传教士,虽然背对着我,但那蓝底色的教服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

    侍者去叫菜了,而那传教士似乎听到了我刚才的话,偏半个头向着我:“不习惯吃西餐?”

    “是的。”我友好地笑笑,“关键是附近没有中餐馆。”

    “其实饮食不过是活着的一个条件罢了……”传教士似乎有儿职业病,操着那略有沙哑的嗓音开始了言语,这让我不得不打断他:“对不起,我虽然不是什么科学人士,但是我也不相信神的存在,所以,传教的话就不用了吧?”

    “这个世界其实真的有神的。”传教士彻底对着我了,“不相信神的人不过是无知罢了。”

    “你……”我发觉这个传教士的样子很熟悉,但是我曾认识过传教士吗?好象没有……带着好奇,我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不介意共进早餐吧?”

    “当然。”他的样子很友善。

    “你要的早餐来了。”侍者端来的东西不少。

    “谢谢。”我又看着传教士,“你的饭量不呀。”

    “这个不过是个人的情况。”传教士有些笑容,“不知你能不能吃完呢?”

    “放心,别的我不敢,普通人的饭量我还是有自信的。”开玩笑,我堂堂半个格斗家,天天进行惨绝的训练,这么儿东西我还不放在眼里,“对了,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我叫合冰,中国人。”

    “我不过是一个漂泊的传教士而已,”他稍微矜持地,“你可以叫我高尼茨。”

    高尼茨!怎么这窗外的阳光突然这么刺眼?这天花板怎么在旋转?

    “你还好吗?”高尼茨见我有些出神,“难道你对这个名字很熟?还是这个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不……我还行,还行。”我按着脑袋,高尼茨……怪不得觉得这长相这么熟悉了,分明就是暴风嘛——KOF96的BOSS!但是,他怎么看上去这么……正常?

    “请问,你真的是传教士吗?”我试探着问。

    “作为一个教士,我从来不谎。”高尼茨严肃地。

    拜托!以暴风的实力,有谎的必要呀?我假装看了看店角的盆栽,又似无意地问:“那么,你觉得神真的是耶稣吗?或者,你认为神是什么?”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就是暴风——以我还活着为证!

    高尼茨眼睛眯了起来,仔细地看着我:“你想什么?”

    我被他的眼神弄得一阵心悸,但已经骑虎难下:“我是,神,是一种更高级的生命形式,还是一种绝对的意志?”

    “那么你怎么认为呢?”高尼茨若有若无地笑。

    “如果是一种高级生命,也许有,但是那离我太遥远了;如果是一种意志,那么就要看是什么的意志了。”我想得含蓄,但是总觉得不够含蓄。

    “你这算是旁敲侧击吗?”高尼茨已经吃完,正擦着嘴,“既然是绝对的意志,那么无论接受与否,都不重要了。”

    “可是……没有什么是绝对的。能够保证的仅仅是不错,但是事情的答案并不只有一个,既然既有的答案还不算错,就没有必要草率地推dao它。”我很害怕,因为高尼茨的气势我感觉不出来——这才是真正恐怖的!三神器真的能够打败他吗?我很担心,“而且,在并不知道哪个更好的情况下,何必为了自己并不关心的事情奔波呢?”

    “哈哈……”高尼茨突然笑起来,放纵的那种,“你也知道事情没有绝对的,为什么还要对我的选择指手画脚?”他一下站了起来,眼睛变得深邃,“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选择你这种嬗变的人类也不会懂,如果真要来个统一,就必然是血的代价!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不是你不值得我出手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着,他向餐馆外走去,“不久的KOF上也许能见到你吧……那时相见,我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坐而论道了。”

    我站起来,却没有迈步追过去,只看着那古朴的蓝色背影。高尼茨的路我不懂,但是……正如从前我所知道的那样,他并不是个残暴的人,相反,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平和。可是,迟早,我得和他对立,而且这一天应该已经不远……那恐怖的实力……等他闯入KOF时,我会是和他战斗的一员,还是那漫天飞舞的背景之一?而那复杂的背影……当他失败了,自行了断时,我会不会看不下去呢……

    我还在想,而高尼茨已经彻底地走远了。重新坐下,看着高尼茨的已经干干净净的盘子……而我的,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