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章 继续看书

第四十章 继续看书

    早餐总算吃完,就算是在无比劳累的训练中也没有哪顿吃得像今天这样不知其味。 .COM

    离开餐厅,我依然想着一个问题:高尼茨为什么要来日本?为了八神庵?那应该是Vice和麦卓的事情。那么……就应该是三神器的另一个了,或者……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高尼茨早已经杀了神乐千鹤的姐姐,KOF96多半会如期举办,但是这个如期……我根本不知道是几月!

    茫然了。

    抬起头,我发现我好象迷路了……哦不,这里是……新宿?传中的色情一条街?看到那些招牌,我有些望而却步。但是,我该怎么走呢?问人?问男人多半似乎会被当成来这里的初哥……问女人?好象更危险。

    算了,还是先散散步吧!

    走了挺久,约莫一个时,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东西——雅典娜!可惜,只是一张海报。不过,这已经够了——这里正在举行雅典娜的演唱会!虽然没有票,就近的巨型电视转播足矣。

    哎!这歌声,这笑脸,这身段,这……雅典娜越来越成熟了!她穿着KOF96里的出场服,很有青春的味道,嗯……真是天籁呀,天籁!她音乐和武道是共通的,那么她现在在什么境界了呢?呵呵,武道的境界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能进入她的声音之中游弋,却不能遗世独立地俯仰,这就是差距呀!

    我没有感到什么不甘,也许,我早也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嗯,只是这个亲人具体是个什么亲……算了,还是不想这个——我能为她付出什么?等有这个付出的能力了再考虑吧,那才不是浪费脑细胞的思考。

    半出神地听完演唱会,也差不多中午了。这个时候我也终于可以问人——已经不是色情街了嘛。一打听,才知道藤堂流在日本的名声还挺大的!不过,好象中年人知道的都因为藤堂龙白,而年轻人则是为了香澄,呵呵,青春的女孩子在哪里都一样受欢迎的!

    我的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正打算去上课的藤堂道场的学员,便顺当地回去了——到道场时我又有些汗颜:根本就没走出多远,我竟然就迷路了……

    香澄已经在家,看见我略有狼狈的样子,不禁笑了:“你呀!不熟悉路就不要乱跑嘛!而且就算乱跑,也早问路呀,我们藤堂道场还是算出名的。”

    “呵呵……”我大概在傻笑,反正我既不想不心到了色情街,更不打算高尼茨的事情。

    “算了,来,先擦擦汗,午饭早做好了,人家尤莉可没等你。你是不是早上什么事情得罪她了?啊?”香澄仍不打算放过我,和那学员交代了两句,又继续嘲笑我——至少我那么觉得。

    “……”

    午饭吃得很压抑,因为尤莉的眼神总好象和我有仇,但又顾着消灭碗里的东西,一时间没工夫搭理我,而香澄一副忍俊不禁地样子,几次想笑出来有终于强忍了下去。而我,见事不对,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战斗:“香澄,我打算今天下午去你家的那个……老宅看看书,可以么?昨天八神庵给我建议了本书,我还没看完。”我假中带真地着,这样香澄应该会爽快地答应吧?虽然也许我根本没有撒谎的必要,但是……还是有必要,很有必要!看到尤莉的眼睛我坚定地想。

    “好吧,不过我还是再嘱咐一下,心一,那里可是年久失修的,庵哥哥去那里之前,我可是把那儿当鬼屋玩的!”香澄终究还是答应了。我也感激地对她堆满了笑容,虽然她也许不知道我为什么笑得这么灿烂——尤莉应该是怕鬼的吧?呵呵!

    “谢谢!”我一下冲了出去,如出笼猛……好象不是猛虎,倒像老鼠,哎!

    跑着来到老宅的门口,给香澄一,我还真看出来儿鬼宅的味儿——大白天的就让人觉得里面黑洞洞的,虽然有灯,但是现在好象还没开……要不是昨天我进去过,还真会有怕吧?

    想着,我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倒不是怕鬼什么的,关键是八神庵的那句什么“分尸”的话。

    忐忑了一阵,我还是拿出来一本书……

    不得不承认,日本真他妈的是个烂地方,藤堂家的人在这里简直一代不如一代!起码,从字体上可以看出来。越早期的记录我能看懂的越多,等记载到快日本战国了,那潦草的字体差让我崩溃!我开始有儿由衷的佩服八神庵的能力了——连这字迹都看得了,牛!

    可是,我还是得看。有尤莉在,我最好还是暂时不要出去……但是待在这里唯一可做的就是……看书了,还只有这些古汉语。

    还别,藤堂家的人似乎祖祖辈辈都挺会做人,抱住三神器家族依附得可真彻底!当三神器意见统一时,藤堂家绝对是马前卒;意见有分歧时,仍然算得上是左右逢源……这种“祖传”的能力不去当政客……我真替这个家族惋惜!不然,现在的香澄怎么也是个超级名门闺秀!而且,看着这字里行间,藤堂家族似乎没忘记自己中原的根源,或许……这是他们一直维持中庸的原因之一?

    我没想清楚,但是对这个藤堂家族的感观有些明朗了。

    另外,这些记载中还有一些武学招式,不多,而且不系统,或者是因为我不能完全看懂,反正至少对我还是有些帮助的。要多来看看,一会儿出去想办法让香澄答应,呵呵!藤堂家的武学,防守反击的教科书呀!想想我就兴奋,这可是给我对症下药的!

    轻手轻脚地移到窗前,天色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去吃饭了!

    一边走,我有儿不好意思——我今天在外面吃饭用的是King给我的钱,在道场也算是白吃白喝……也许该和香澄商量儿什么了,我可不想习惯当寄生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