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一章 三神器

第四十一章 三神器

    晚饭的餐桌上,尤莉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合冰!来来来,一起吃,一起吃!”这让我茫然地看着香澄——这丫头中午还是要杀了我的神情,怎么几个时就变脸了?

    “尤莉今天帮我训练学员们,成效很不错的。 .COM”香澄笑吟吟地,一边给我盛饭,“今天在老宅看书看得怎么样?”

    训练?我看是操练都算是褒义词的极限了,但是这话是不能出口的,呵呵!“不知道香澄看了多少呢?”

    “我?”香澄也坐了下来,“我是藤堂家的主人,你呢?”

    看着她的微笑,我夹了口蟹肉——中产阶级就是不同呀!一边品味着爽口的感觉,我一边:“我是个中国人,我只看得懂中文的。”

    “也就是,中文的那个书架你已经看得差不多了?”香澄见我头,瞄了一眼埋头苦干地的尤莉,“不错嘛!来,先吃饭,一会儿再其他的。”

    “嗯。”看来香澄对自己的祖先也是了解的,但是,一会儿她会和我什么呢?不清楚……吃饭吧,吃饭!

    尤莉大概是下午训练别人太卖力了,晚饭后吵着洗了个澡就睡去了,而香澄如我所料,来到了我们昨天聊天的草地:“合冰,你果然在这里!”

    “主人有请,我当然要在了。”我开着玩笑,因为春天的夜黑得早,香澄的脸色在灰蒙蒙的光线中显得很严肃,“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你不是本就很有兴趣吗?”香澄走到我旁边,屈腿坐下,“你也知道了,藤堂家是隋人东渡而来的。”

    “是的,看到你的先祖一直代代不忘这个事实,我还敬佩了好一会儿的。”这个倒是真话。

    “当年藤堂家一直斡旋于三神器家族之中。你也知道的……”香澄停了一停。

    “嗯,也许你不喜欢听——以你的辈辈先祖的修养,不当政客真的是浪费。”

    “是的。”香澄答应着,语调却没什么赞同的意思,“木秀于林风必摧,族秀于国宗庙隳。三神器千年的风光如何?如今呢?八咫家改姓逃到英国,虽然是因祸得福,但是至今害怕回日本;而庵哥哥的八尺琼家呢?不仅改成了八神的姓氏,连生存都一度困难!无外患必内斗,千年来总会出现一些傻瓜!”香澄虽然坐着,但却仿佛高高在上,“难道非要自己一个族独步世界才能罢休吗?他一家能维持远古的封印?根本是笨蛋!”她恨恨地着,声音却越来越平静,“现在,连爸爸也失踪了……我不知道究竟和极限流的所谓世仇是什么意思,但是这绝对是那些笨蛋当年埋下的祸根!不然,我们藤堂家怎么可能去争什么?什么天下无敌?哪里知晓其他人的苦心和艰辛?”

    我虽然勉勉强强明白一儿香澄为什么絮叨这些话,但是我还是得装作听不懂:“香澄,三神器究竟是什么?你们家的记载常常提到,却从不解释。”

    她看了看我,头:“三神器其实是三个家族,分别掌管一件神器,世世代代有维持一个封印的责任。”

    “封印?”我的演技也不知高不高明,只要天黑黑的香澄不怀疑就行。

    “封印了大蛇。据记载他们自称天国神族,不死不灭,只能封印。一旦现世,就要毁灭世界。”香澄严肃地,“这个你必须相信,因为三神器家族为了这个已经守护了快两千年。”

    “大蛇……很强吗?那是一条蛇吗?”我似乎很有装傻的天赋,呵呵!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香澄摇头,随手摘了片草,按在手心,“一千八百年来,大蛇的封印没有再解开过。不过,这并不代表就没事了!现在的三神器差不多分崩离析!要是有朝一日大蛇破封,怎么办?”着,她的语气激动起来,狠狠地揉着草,“三神器逃走的逃走,没落的没落,就剩一个草薙家,那个草薙京是很强,但是他强到足够一个人负责了吗?鬼才相信!庵哥哥放弃好多爱好,钻研了那么久,谈起大蛇时都是那么凝重,就他那样一个公子哥儿?还有那个老头子,因为我家和庵哥哥关系不错,就向我们施压……”

    “你是指草薙家吗?”香澄的声音有些呜咽,我想掏张纸巾给她,却老找不到。

    “现在在日本如日中天的除了他们还有谁?”香澄无奈地。

    “可是,你这些并不能起什么作用……”我笨拙地翻着各个口袋,忙乱的样子把她的眼泪逗了回去:“合冰,别找了,我还不会为这个哭出来的!我只是很气愤,我们家族兢兢业业千年,到头来还是得为三神器里的笨蛋忙活……这些事情都是本可以避免的呀!”

    “至少,八神庵会担当自己的责任吧?”我这么,多数是因为我从前对八神庵的认识。

    “庵哥哥当然会了,但是三神器缺一不可!他们分别掌握着一种称为神技的武技,那是封印大蛇的必要!”香澄解释着,带着一丝不甘。

    “呵呵,不用这么悲观嘛!”我打算安慰她,“草薙家也在日本,虽然对其他格斗家不怎么感冒,但是面对家族的责任,应该也是当仁不让的吧?而你的庵哥哥也不会坐视不理世界的存亡的,剩下一家,你就这么不信人家还记着这些事情的吗?”

    “呵呵,那倒不是,不过……嗯?”香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听!这么晚了,怎么有那么多车子同时上公路?”

    “去看看?”我的好奇心看来没有因为遇到过危险而降低——这也许是个麻烦事情……跟着香澄攀上房,她眺望了一会儿:“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我对日本的街道本就不熟,看了等于没看。

    “这些车子有救护车,而且规格非常高,不止一辆,在这个时间出来只能明……”

    “有人受伤了嘛!这个不奇怪吧?难道人家什么政要或者富豪就不能突然生个病呀?”我不懂香澄为什么这么惊讶。

    “关键是……这些方向……”香澄再确认了一下,“绝对是往草薙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