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四章 “我们出去聊聊”

第四十四章 “我们出去聊聊”

    我想动,但在真正动之前放弃了这个想法——灼热的感觉已经明显。 .COM看着香澄的笑意,我也知道应该没有真正的危险,至少暂时是这样吧?

    “不知道是哪位美女在玩火呢?难道你没听过时侯玩火将来会便失禁?”既然没有危险,我索性看看这个女人性格的尺度是什么样子。

    “哈哈!照你这么,我们草薙家的人都得去看医生了?”女人的声音很轻快,可惜我没闲暇去感受——她的火已经燃了我的衣领!

    “你还真?”香澄半吃惊不吃惊地问,“看来你的风格没变呀!”

    我不能再装镇定,一个转身,顺势就脱下了外衣,幸好才刚刚燃起来,里面的还安然无恙。而我,也看到了这个女人……哦不,女孩的样子。

    这绝对是草薙家的人!不仅有些像草薙京,而且这变态精致的皮肤,这轮廓,还有……这食指上的火焰!妈的,血统好就是不一样!

    “我叫,合冰,中国人,请问你是……?”刚刚她用的是英文,应该可以交流吧?

    女孩熄掉火:“草薙葵。”便踏步走向了香澄,“好久没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哟!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嘛!”

    “你还我?你们家族才是俊俏的大本营呢!”香澄也一脸兴奋。

    草薙葵?我想了想,应该是KOF外传里出现的人,居然在这世界也出现了?看来我的认知得修正一儿了……

    好不容易她们告一段落,终于注意到了可怜的我。草薙葵也坐在了香澄的旁边,靠窗,似乎挺享受晚风:“合冰,你为什么和香澄在一起的?”着,她不怀好意地瞟了一眼香澄,“但是你的能力也太弱了吧?难道你不怕八神庵把你分尸了?”

    “这个……”我正想解释,香澄就红着脸用手去捂草薙葵的嘴:“阿葵!别乱,合冰只是我的朋友!而且……庵哥哥他……”

    “他怎么了?不要你了?”草薙葵一副我早知道的样子。

    “不是的!庵哥哥有自己的使命,怎么能为了我……”香澄的声音越来越,终于我不能听到了。

    草薙葵哼了一声:“使命?一起这个什么使命我就来气!他八神庵好好的打伤我爸爸干什么?要找也得找我哥呀!他才是现在草薙家的家主!”

    “也许不……”香澄想辩解,却还是不出来,大概在她的想法里也找不出除了八神庵还会有谁能使用八稚女了。

    “草薙葵,姐?可以这样称呼吧?”我伸手关上了窗子,脱了外衣再吹风还真是很冷,“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八神庵做的呢?”

    草薙葵没好气地看我:“除了他,现在谁还会有紫焰?别给我你会八稚女!”

    “我现在当然不会,不过可以问一下么?”我循循善诱着,但又得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为什么八神庵会有紫焰?”

    “这个谁知道?总之紫焰是大蛇一族的东西,八神庵有只能明他是邪恶的!”草薙葵的样子让我很无奈,或者八神家族和大蛇的名声真的已经坏到这个地步了。哎!我是不是该为他们正正名呢?哦不,还是先保证能活下来再吧!“大蛇一族?既然是那样,为什么你们不怀疑大蛇呢?”

    草薙葵一听我的话,不由放生大笑:“大蛇?大蛇……哈哈……”但是,她又突然僵住了脸,瞪着我一字一句地问,“你是大蛇……”那样子有儿……外强中干?应该没那么夸张。

    香澄倒显得很有心理准备:“这个也有可能,毕竟封引持续了一千八百年并不代表完全没有问题,相反,危险更大。嗯?合冰,你快吃呀,面都要凉了!”

    “哦。”我答应着,拿起筷子,心里对香澄的评价又上升了几分,还是苦命的孩子早当家!瞧瞧,这就是对比呀,对比!

    “……好吧。”草薙葵想了一会儿,终于憋出句话,“这件事情我会和哥哥讲的,虽然八神庵的嫌疑还不能去掉,香澄,这样我总够意思了吧?”完,又狠狠地看着我,“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问题,合冰。”

    “我?我怎么了?”我有莫名其妙。

    “潜入草薙家的罪名该怎么算呢?”草薙葵笑了起来,但看上去好象行刑人员的职业笑容,“香澄是我从的朋友,也是我们草薙家的朋友,但是你呢?”

    “对了,”香澄突然问,“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就他的这儿水平,我们早注意到他的气息了,而仔细感觉之后,你的气息也就被我们发现了,谁叫我们当初那么熟呢?其实不用感觉,猜都猜得到是你,那个地方,也只有我们两个最熟悉了!”草薙葵伸手搂着香澄的肩头,“还有,我哥哥,这次就不计较了,但最好不要有下次。”草薙葵有伤感,“香澄,我也没有办法,谁叫哥哥是家主呢?你也知道我们草薙家和八神家的事情,你喜欢八神庵,我倒是无所谓,而我哥哥就不一样了,你也知道他那个人……算了,不这个,虽然草薙家不像原来那样欢迎你了,但是我草薙葵还是你的好姐妹!至于你嘛……”草薙葵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合冰,你的拉面也吃完了,我们出去聊聊怎么样?”

    “阿葵……”香澄有些担心。

    “放心,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草薙葵站起来,拍拍香澄的头发,“我一会儿就完事。合冰,出来吧!”

    我跟去了,虽然我很不愿意。或许是我骑虎难下地回头一瞥让香澄有所触动,当我在出门的一刹那,她也跟了出来:“我还是看着吧,至少可以及时一儿给你治伤。”

    香澄呀,你就不能吉利话么?我似乎脚下一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