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五章 我VS草薙葵

第四十五章 我VS草薙葵

    草薙葵带我们走到个车子比较少的停车场,大声地叫:“这个地方我借用一下,自己的车子自己弄开,5分钟后有什么损坏,自己负责!”

    这个……也太嚣张了吧?我诧异地回头看着香澄,却见她很正常的样子:“这里本就是草薙家的地方嘛!不是告诉过你?他们是有特权的人。 .COM”

    看着现场的狼奔彘突般的热闹,我还真算长了见识。特权?看上去还真是个好东西,但也许只有在日本这种民族文化中,草薙葵这样的态度才能够生存下来千年吧?就算是什么样的地方出什么样的习惯吧……

    还没到五分钟,停车场就只剩一辆车了,而且这一辆的车主正在草薙葵的眼前四十五度鞠躬,什么请把他的车当作道具,一定不要客气,香澄的翻译让我差吐血!妈的,什么人呀!

    “好了,合冰。”草薙葵打发走那人,对着我竖起食指,冒出个火苗,“是我过去呢,还是你过来?我也不想捉迷藏。”

    “你把火苗燃起来做什么?难道你要对我用大蛇薙?”我有些怕,这个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八神庵都会被打得倒飞出老远,就我……生命咋就这样脆弱呢?

    “大蛇薙?呵呵,那个可不是现在的我能够使用的,而且,你觉得你能承受大蛇薙的攻击吗?”草薙葵笑了,但没有让我觉得温暖,反是更加不安,“你再不过来我就过去了。”

    ……我还能做什么呢?先冲上去,至少被打也要保证一儿尊严吧?我不敢攻得太猛,先是一个不快不慢的直拳打向她的头。

    “太慢了!”草薙葵嘲笑,整只左手裹着火焰向我的拳头抓来。好烫!我真想骂她作弊!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快速地抽回手,我侧身踢她的手肘,应该踢不到的,但是只要她躲开或者挡了,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果然!草薙葵出手挡了,不过,事情不象我希望的那样——还是好烫!啊!我瞥见我的裤脚燃了起来!这个也太过分了吧?为什么你们的衣服就不会燃偏就我的?

    果断地退后,见她好象没有追击的意思,我赶紧灭了火。

    “好了,让你一次。”草薙葵双手上的火耀眼起来,“这次我可是给了你准备时间的。”那仿似温柔的声音太像好心和老鼠商量的猫了!

    眼看着草薙葵一步一步踏过来,我开始有儿无助的感觉。也许我可以看向香澄,也许她回帮我求情,但是这个……还是撑下去吧,草薙葵不是了“没有生命危险”的么?那好,我就跟你拼命!

    一个似乎有儿恶毒的想法产生了,我的眼光大概也变化起来,至少草薙葵在和我的眼光对视时,脚步好象顿了一下。不管是真的还是幻觉,我都把这当真的,并以此增加信心。

    五步,四步,三步,刚刚好!我双腿一蹬,滑了过去,葵花!

    草薙葵不屑地挡了一下,大概在她眼里这不过是白痴行为,而我也的确非常的痛苦!但是,我忍住了!葵花第二式!第三式!

    草薙葵好象已经看出我用的很像八神庵的招式了,眼神有了丝闪烁,这也是我所希望的——荒咬!

    此刻我和草薙葵的距离已经没有,我的拳头几乎帖着了她的脖子,中间仅仅镶嵌了她的一只手。好!九伤!我的拳速很快,绝对应该会超出草薙葵的想象,但是她刚好用另一只手封住了我。没问题,我再来,八锖!这下她更加惊疑,慌乱中飞快地后跳回去。

    终于,我的机会来了!也许是因为被烧的头快晕了,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画面——八稚女!八神庵那样的冲力我没有,但是两三步的距离我还是能够达到。就在草薙葵快要落地时,我冲到了她的面前,我抓,我抓,我再抓!草薙葵的衣服被抓烂了,我还抓,胸口有了血槽,我还抓!什么流氓不流氓我不管也来不及管,这可是我拼着烧死的危险博来的唯一的机会!

    ……六抓,七抓,还是八抓?我不知道了,反正在我停下来前,我的眼前已经是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刚好是香澄的脸:“合冰,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会再昏睡下去呢!”那声音是由衷的欣喜,让我心头一暖。

    “我……”我刚出一个字,就发现喉咙很痛,哦不,是全身都很痛!

    “你别动,我来告诉你,”香澄轻轻按住我的嘴,“你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你全身烧伤,至少还要养两个月左右的伤。至于阿葵的事情,草薙家也不追究了。你好好养伤,这家医院的条件很不错,离我家也很近。我会天天来看你的。”着,香澄起身给我倒水去了。

    勉强喝了一杯,我忍着痛问:“香澄,草薙葵……受伤没有?”这是我关心的事情,毕竟我尽了全力。香澄奇怪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可真是个学武的料子,庵哥哥果然没有看错人。阿葵不仅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话回来,你还真是色狼本色,把别人的胸口撕个稀烂,也太狂暴了儿吧?不过呢?她可是有草薙家的血统的,现在你才醒过来,还得养伤,人家已经出院了好几天了。”

    ……我早料到了个大概,但还是郁闷了一下:“那么……她知道我用的是八……八稚女吗?”“知道,但是阿葵没有告诉她哥哥,不然你也不可能好好的躺在这里了,也幸亏这样,阿葵也在她哥哥那里极力地给庵哥哥开脱嫌疑,我可得感谢你呢!”香澄着一脸的高兴。

    “为……什么?”

    “阿葵知道……”香澄正要解释,却听见有人敲门,“你等等……啊?阿葵!你怎么来了?你恢复得怎样了?”

    什么?草薙葵来了!我是不是该装死?

    “喂!别给我装睡,在门口我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草薙葵大大咧咧地坐在床边,“怎么?还不醒?那我就让你永远睡下去咯?”

    “别!”我投降了,“你……来……什么事?”我装得非常痛苦总可以吧?

    “首先,我给你道歉。”草薙葵的话让我莫名其妙,“你会用八稚女的人不仅仅是八神庵,我嘲笑了你,对不起;另外,在搏斗中我轻视了你,这个我更应该道歉;还有,我答应了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的,结果让你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总之,请你原谅!”着,她低下了头。

    这……难道就是……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呀?我糊涂了,勉强答应了一句:“我不强求别人的看法。”

    “好,谢谢你。”草薙葵抬起头来,完全没了刚才的诚恳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事情——你见过八神庵没有?”

    “阿葵,合冰刚刚醒来,还得休息……”香澄的话还没完就被打断:“香澄,我可是替你们在哥哥那里撒了谎的,我有资格在第一时间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你,合冰,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八神庵在我面前演示过八稚女,两次。”我猜得到她想问的是什么。

    “你就学得这样了?”草薙葵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想确认我有没有撒谎,“你为了武学花了多少时间?”

    “半年……多吧。”我不想细算,也记不清楚。

    “好,”草薙葵指着我的鼻子,“你已经原谅了我,但是我没有原谅你,所以,你必须记住,你对我的伤害,虽然我是草薙家的人,恢复力很强,但是你对我的精神伤害是难以恢复的,就法律意义来讲,你的罪名是袭胸。所以,等你伤好了,你必须再和我决斗一次,那可没有什么‘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承诺了。”这次,草薙葵的眼睛里也有笑意,但不再是嘲笑,倒更像是高手之间的约定。

    也算是对我的努力的一种肯定吧?我欣慰地想着:“我答应。”

    “那好,我走了。”草薙葵拉起我的手,虽然痛,但我还是忍着,“合冰,给你造成这样重的伤,我真的很对不起,如果为了治疗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叫香澄转告我。”完,她便放开我,离开了。

    香澄等她走远,一下扑到我面前:“合冰!你为什么要答应?阿葵之所以会受伤主要是因为她掉以轻心,还因为你用的招式像八神和草薙流的而分心,最重要的是她事前答应了不会让你死掉才没有下重手!难道你以为你伤好了就可以和她相提并论吗?如果你真的那么不爱惜生命,我现在就不管你算了!”

    看着香澄气呼呼的样子,我真的想开心地笑出来:“香澄,谢谢你……的关心,有你这么个朋……友真是我的幸运。不……过,你就这么肯定我……不能短时间的来个……飞跃?”

    “就你?你把生命赌在那飘渺的飞跃上?”香澄本为我的话而有难为情,但一听到最后一句,又生起气来。

    “再,伤好了……之后?我完全可以……我的伤得养一辈子嘛,她可……以有精神上的创伤,我……凭什么就没有?”我的话终于把香澄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