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七章 小包的来历

第四十七章 小包的来历

    还没有进门,我和椎就听到老人家扯着大嗓门却又做出轻声软语的口吻:“包包,不要淘气了,来,跟师傅一起发掘你的超能力。 .COM”

    “不嘛!我累了,想睡觉了!”稚嫩的童声在音量上也不输给老人家。

    椎无奈地对我笑笑,伸手推开虚掩着的门:“师傅,您就让包休息一会儿吧?人家孩子哪能跟您比?您看,谁来了?”

    “啊?合冰?”老人家一见我,倒还暂时放过了身边正撅着嘴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是不是在外面经历之后发现我们这里才是你最好的归宿?放心,现在你要拜师我还是会同意的,虽然你已经不可能是关门弟子了……”

    “……”我无辜地拉了拉椎,但他正给我表达着无能为力的意思——这老人家的心思还是一如既往呀!“我,您就不能不再这个了吗?刚才听您的声音好象一个包就已经足够您好好教导了?”着,我仔细打量起这个据带有龙气的孩子来。

    的个子,但在同龄人中应该还算可以。大大的眼睛,眨巴着有儿倦意,是老人家对他的要求太苛刻了?精致的皮肤在他那个年龄看来是很正常,但足以引起无数女人的羡慕。此刻便是格斗出场服了?不过还真的挺相称的,让人忍不住去摸摸!幸好我不是女的,不然还真可能付诸行动呢!而包现在正茫然地看着我,有儿怯生生的感觉。

    “包,对吗?”我尽量和善地走过去,就是不知道在包眼里是不是大灰狼的样子,呵呵,“我叫合冰,你就叫我冰哥哥吧!今天来得很突然,就没有什么礼物可以给你了,不过下次我会补起来的。”包听到礼物的事情,似乎不那么害羞了,我也自信了一些,“包今年几岁了?”

    “七岁!”脆生生的音色挺悦耳的。

    “那……包是怎么来这里的呢?”我慢慢问出了真正的问题。

    “我……”包一下痛苦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我醒过来了,我就在师傅身边了,以前的事情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合冰,不要再问包了。一会儿我告诉你。”老人家伸手在包的脸上拂了一下,包便慢慢睡去了,“我们到客厅里去,让他好好休息,我也的确太心急了。”着,替包盖上片被单,就先往客厅走去。

    老人家在沙发上坐定,先拔开葫芦塞子喝了口酒:“包是我回中国时在路上碰见的。当时我在河北,本来打算再过几天就飞日本,结果路过了个村子。而且非常不巧,那里发生了血案——一家四口灭门。而包就是其中之一,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死了。但是我察觉出他体内蕴涵的超能力,所以,趁夜色,我就把包从太平间偷了出来,加上我用气功对他的引导,包也就活了过来。之后嘛,看他无依无靠,我就把他带了回来。”

    “恐怕您更多的是打算收徒吧?”我忍不住,能够起死回生的角色出现在眼前,傻瓜才不会把握,何况是一心想着弄个什么徒弟的老人家?

    “这个……当然也是一个方面……”老人家略微有尴尬地,“不过,在那个时候,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坐视不理的。”

    “这个当然了。不过,您调查了那个案子没有?”我猜着这事情和什么飞贼集团有没有关系,毕竟是在河北发生的嘛!

    “我悄悄验了尸的,但没有什么线索。我能知道的只是包一家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一家都有超能力,只不过包太了,能力没有发掘出来,才能在生死边缘救自己一命,其他人,我也无能为力。”老人家有些黯然,又喝了口酒,“但话回来,能够做下这案子的人更是高手!从手法上来看,很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至少是一个流派,具体是什么,我活了这么久,也没有见过,太奇怪了……”

    看着老人家有出神地想着,我也只有把自己的猜测留在心里。悄悄拉着椎上了楼:“拳崇,这半年你们过得怎么样?”

    “你是想知道雅典娜的事情吧?”椎有些取笑我,“我看,你根本就只把她一个当自己人?”

    我毫不示弱:“呵呵,那你先,为什么当初要把尤莉介绍给我而不愿意我留在雅典娜身边呢?”

    “大家都是这么回事,”椎无所谓地,“要真为这些而处心积虑也谈不上,但我不硬我没有担心过你的威胁。不过呢,现在我们都一样了。”着,他向我伸出右手,“也许,今天我们才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吧?”我看着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我也许也和他是一样的……然而,当我也伸出手打算和他相握的一刻,他又缩了回去:“等等,我想起来了。这手,还是等我们切磋之后再握不迟,格斗家,还是在擂台上正式认识比较好。”

    椎的眼睛很清澈,让我有些触动,这就是格斗家的思维么?也许吧……不管怎样,听到他的提议,我也有些热血沸腾:“好!到时候不定我能赢哟!”

    “你尽力就是了。”椎毫不在意,“我会到即止的。”

    ……我收回他眼睛清澈的话!我暗暗地决定。

    “好了好了!吃饭了!”雅典娜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椎马上回应:“有没有肉包子?”

    “自己下来看看呗!”

    “好!”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又不是在格斗……我慢慢地下楼,坐在已经在偷嘴的椎旁边,本想和正在为我们盛饭的雅典娜话,但看了看同在的老人家,我还是习惯性地沉默是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