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九章 King的来信

第四十九章 King的来信

    “怎么了?”香澄见我反应剧烈,不由有些好奇,“难道……这个King就是那个参加KOF的大姐姐?”

    “是的。 .COM”在看了信之前,我还是少为妙,有些事情,在完全确定之前还是尽量保持秘密的好,“走吧,既然有信,我们就快回家好了。”

    一到道场,见尤莉还在给那些学员指导,我放了儿心:“香澄,信在哪里?”

    “怎么?这么着急?”香澄带我进了内室,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信给我,“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呀?”

    “少儿不宜!”我笑着想打发走她。

    “我可不是孩子,不然,我早就私自看了!”香澄一副不和你计较的样子,“我去看看尤莉了,另外,晚饭吃什么?今天为了出来找你,我可没有买你喜欢吃的菜。”

    “我的错,我有罪还不行么?我看信了。”半推半送地弄走香澄,关上门,拿起信,我竟有丝忐忑——King在这个时候寄信来是为了什么事?现在她已经把麻烦解决了么?还是打开看吧!

    “合冰,回来。要完全解决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来。一切回来再吧。吻你,King。”

    还真是简洁呀!我微微笑起来,联想着King的火热——是种幸福的感觉呢,现在的我越来越明白了。

    晚饭的确不好吃,倒是尤莉看着餐桌两眼放光。一边强行下咽,我和尤莉商量:“尤莉,我们好象该回去了?”

    “为什么?这里很好呀!”尤莉眨巴着眼睛反问,嘴里还嚼着东西,“难道……”她看着香澄,“香澄姐要赶我们走了?”

    “别……别做出这么无辜的样子,这与人家香澄无关。”看到香澄的脸色有些尴尬,我赶忙解释,“是King来信了,她叫我们回去,具体为了什么她叫我们回去了再。我看也应该回去了,毕竟我们打扰了人家香澄这么久。”

    “可是……我喜欢和香澄姐一起嘛!”尤莉倒不在乎自己的话的暧mei,“King姐姐那里我们打个电话有事情得晚几天不就行了?还有……”

    这丫头怎么越来越学会耍滑头了?嗯……好象最近都是和我在一起的,难道是我教的?有儿无奈,但我不能让她继续滔滔不绝:“停!没理由!你想想,要是能够打电话,King还需要写信来吗?肯定是有什么隐情的,再,你在这里待了太久,不怕被你家里人知道了抓回去?另外……”我索性胡编乱造起这些看上去有道理的理由来,跟我比滔滔不绝?你还不行。

    “那……”尤莉果然害怕了,“我们回去?明天走?还是今天?”看来她还真怕回家呢!

    “香澄,你呢?”毕竟在人家这里白吃白住了这么久,走就走怎么也不是好事情,不过,好像白吃白住的只有我一个人,尤莉可是当了代理教练的!嗯……自动过滤了,呵呵!

    香澄倒挺通情达理:“没什么,随时欢迎你们。真要走的话,我看还是明天,那个King是在巴西吧?机票就让我替你们买了,就当是为了感谢你们陪了我几个月怎么样?”

    “这个……”看了看一脸无所谓的尤莉,这千金姐的性格还真是种幸福;又看着香澄决定的眼神,我终还是头——什么时候我才能脱离“寄生虫”的生活呀!哦不,等等,我突然意识到:“香澄,你King在巴西?”

    “我猜的,你没发觉信封和邮票是巴西的么?”香澄理所当然地。

    巴西?巴西雇佣军?难道King真的有危险?不……一瞬间我想了无数种可能:“尤莉,你还是就留在日本好了,我想了想,估计King会在巴西给我们写信,多半是你家里人到南镇找你,而King又在外面,露了马脚,不得不告诉他们我们的行踪,你这一回去……”妈的!我还是去当政客算了,信口开河起来怎么就不脸红呢?狠狠地羞愧了一下……但谎话还得继续,毕竟尤莉是无关的,我不忍也不能让她卷入危险。

    “好……”只要能不回家,尤莉的智商似乎就成了孩子。

    晚饭后,我又坐在后院的草地上,思绪混乱地想着关于King的事情,要是那邮票和信封是巧合就好了,但那几乎不可能……而且,那字迹也的确是King的,不容易模仿……难道,King已经被抓了起来,是被逼写的信?不像,我宁愿相信King在那种情况下会首先考虑我……

    “你果然在这里!”香澄的话让我一惊,回头正被一被单盖住,“你呀,从来不带东西,晚上这里很冷的!”

    “谢谢。”经她这么一,我还真感觉有些冷,现在是五月,只穿单衣在白天刚好,晚上嘛……

    “那个King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香澄这次没有和我一起坐下,“不要和我打马虎眼,现在尤莉不在,实话。”

    “可以不吗?”我摇摇头,“King为了不让我太多的卷入,告诉我的本就不多,现在我只是逃不脱而已,你嘛,就不必了。”

    香澄想了一阵,放弃了再问:“好,我就不再什么了。只是,你要心,我可是一个在乎你的朋友,而且,庵哥哥也应该对你有些兴趣,所以,你可不能有什么差错。”

    “我尽力。”我做了个不算承诺的承诺,“我走了之后,尤莉就拜托给你,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不用我也会的,虽然她是极限流的人。”香澄伸手替我展了展被单,宛然一笑,“我先去睡了,明天还要给你买机票。你自己随便,但最好也早些睡。”完,就离开了。

    “我知道,谢谢。”我没有回头,只看着天上的星星。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香澄给我准备的早餐很和胃口,机票是中午的,我没有和她们道别,因为我觉得该的都已经和香澄过,至于尤莉嘛……能不见更好。

    到了南镇,我没有直接去King的酒吧,而是先在Kate的旅馆开了个房间,免费的。

    “Kate,King在南镇吗?”既然King她是自己共患难的朋友,我便信任好了。

    “已经有半个月没在了,店子都快起灰了,你怎么不直接回去?难道你是逃走的?怕被King抓到?”Kate调侃着我,“我和King的交情可不是一般的,她心里想什么我一看就猜得到,你们应该是男女朋友吧?”

    “还……还没确定……”我不敢再和她什么,直接逃回到房间,调整时差。

    夜了,我倒是精力旺盛,这也正好。我悄悄出了旅馆,无声无息地来到酒吧前,四下看看,应该没有人,便心地翻了进去。

    “你终于来了。”在我刚落地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很熟悉,是那个放了我一马的女人,而且,我后颈上的凉意也是那么熟悉,我又在死亡线上了?“刚刚我决定了,如果你再晚来一天,我就把你弄成残废,所以,你很幸运。转过头来吧。合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