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二章 微妙的感觉

第五十二章 微妙的感觉

    希顿倒是干脆,在我和King的一吻之后就放开了刀柄:“好,既然你承认了。 .COM那么,你会对这件事保密吗?现在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承诺了。”

    “我本来就没必要去宣扬,至于有人问起来,”我有些用力地单手拥着King,虽然我们几乎相同的身高让这种姿势更近于亲密的兄弟,“我就让King拿主意。”

    一会儿进来的士兵没有机会处理什么血迹了,却也接了另一个命令——送我和King离开。

    “请问,我们可以在走之前逛逛吗?”出了军营,我拉着King的手问那士兵,“当然,我们仅仅是观赏一下风景。”

    “上校叫我送你们离开的,”士兵的回答倒符合他的身份,又马上话锋一转,“但也没有在多少时间内完成任务,所以,你们打算去看些什么?我可以带路。”看来也是个颇有情调的主。

    “King,可以陪陪我吗?”有些事情一旦有了先例,做起来就得心应手,现在我就问得如此亲昵而自然,“我可不想来去匆匆。”

    “好呀!”King的话很短,更多的意思都写在那双眼睛里了。

    “导游就不必了,我们希望的是一儿二人世界,两个时之后我们在这里等你可以吗?”要是有烟,我绝对会给士兵递上一根,不过,就算没有他应该也会答应,自由时间从来是他们这种人喜欢的。

    “当然可以,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士兵总是干练的,完就走开了。

    “我们走哪里?你在这里几天了,应该知道哪些地方的风景值得看吧?”我其实不是真的在意游玩,只是想好好地和King磨蹭磨蹭——刚才的吻毕竟是在人前,挑起了兴致却又尽不了兴,得补回来。

    “有个山崖挺不错,可以看到日出,虽然现在是中午,但看看云也不错。”

    “那里一般有人吗?”

    “没有……你在想什么?”

    “你猜我在想什么?”

    “我可不知道。”

    “到时候实践了不就行了?”

    “那好,我们走!”King放开我的手,一个箭步,“来!”

    看着King的期待不比我低,我加快了跟上她的脚步,而King见我加速了,也轻松地始终不让我够到。

    半追半逐地跑了些时候,King突然停住:“好了,山崖就在前面……合冰,好象今天有人先到。”

    顺着King的手指,我也看到了一串脚印,是军靴。在这种地方一般脚印很容易被风沙掩盖,也就是先到的人并不比我们早多少。

    “悄悄地去看看是谁?”我提议着。

    “你还有偷窥的嗜好呀!”King话是如此,却已经先往前走了,无声无息的挺专业,让我不由把这动作和香澄比较。

    是山崖,也还是有植被的,不过,King的地方是一块平地,却是光光的。不巧,那里已经有人了,是……Leona。

    她怎么在这里?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她的背影,就算调整了角度也最多看到一个侧脸。她正坐在断崖的边缘,双手抱着膝盖,头有气无力地搭着,似乎在看天空,哦不,那视角应该是断崖远处——是无聊,还是有什么心事?

    我和King对视了一下,都透着奇怪。我又对King摇摇头,带着她慢慢离开了。

    “怎么不和她打个招呼?”走远了些,King还是奇怪地问,“你不是你们一路上关系不错吗?”

    “是不错,如果从押送犯人的角度去看。”我正经地头。

    “哈哈,怪不得。”King扑哧一笑,“人家Leona也算是在军营长大的,在她眼里,任务才是第一位。”

    “看得出来,所以我她对我很好。”我继续装着正经,“能够完整地见到你,我就已经对这旅途满足了!”

    “能够见到完整的你,我也满足了!”King的声音了下来,又靠在我肩上。

    “那么你可能是不容易满足的,毕竟我在努力成为一个格斗家。”我揽着她,席地而坐,也管它脏不脏,气氛才重要嘛!

    “放心,我过,我已经能当外科医生了。”King细细地看着我,“你在日本是不是受了伤的?”

    “是的,差就死掉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这些皮肤都是新生的,怕是烧伤吧?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King知道我好好的在这里,口气中仍含着担心。

    “没错,昏迷了七天呢!草薙家的人强得可不是一般。”我把草薙葵的事情完整地了一次,从香澄带着我潜入一直到草薙葵和我的约定。

    King被我打算用精神伤害为借口耍赖的决定逗乐了,但也只是一笑:“真像你的那样?那就奇怪了!”

    “怎么?”

    “以你的体制在那样的烧伤下想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除非有气功控制自己的新陈代谢,而我也的确从你的身上看到了痕迹。但事实上你不会气功。这明有人在你昏迷的时候专门给你治疗,而且是会气功的人。”King对自己的分析很自信,所以更加的疑惑。

    “难道是香澄?我得找机会问问,真要是那样,这个人情我可欠大了!”我一下子也搞不清楚了,“算了,以后再吧!既然这个人不想让我知道,明并不需要我回报,我也就不急了,而且,不定是我天赋奇才呢!”

    “就你?”King狠狠地打击了我一下,“格斗家的路可是很艰辛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给我免了。”

    “偶尔憧憬一下都不行么?”

    “不行。”

    “那……我就憧憬你好了!”着,我一下把她扑倒在地,“哦不,不是憧憬,是……”

    接下来的声音就不是话了,而是一些吧唧吧唧的清响。不过,我的手很规矩,只是轻轻地托着King的下巴,毕竟我们只有两时,哦不,应该只剩一时了,而且,某些事情我也不愿意在这乱石穿空的地方进行。

    直到King的眼睛有些迷离了,我才把舌头退出来喘口气:“好了,我们回去吧,我现在真想早回酒吧。”

    那个士兵真的很准时,两个时不多不少:“看你们这身衣服的样子……兄弟,”他故作神秘地问,“你不是两个时都在……”

    “无可奉告!”这种猜测从来是越描越黑的,我干脆转移话题,“对了,你知道拉尔夫和克拉克在哪里吗?”

    “他们执行任务了。”士兵半敬佩半调侃地看着我,“我们是现在就走,还是……看你的体质也不是什么超人,真的不需要休息一下?”

    “请带我们离开。”King已经被得开始难为情了。

    “好的好的。”士兵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这女人,一都不知道心疼男人……”

    后面他的什么我没听清,但已经让King红脸了,而且,我也有不好意思了,但是嘛……我轻轻地咬着King的耳朵:“这人话什么都不在乎,咱们不要理会。还有……”我商量着问,“到时候回去了,我们试试?”

    “好的。”King头了,我却一愣,不会吧?这么就“指日可待”了?

    “发什么愣?难道你只是而已?”King掐了我一下,“人家都走远了,快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