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四章 男人的成长

第五十四章 男人的成长

    虽然不知火舞没碍事了,虽然这一夜过得非常充实,但事情的走向还是得两个字——遗憾!不得不承认我忽略了一些细节:半个月没人打扫的酒吧对我和King两个人来真的很有挑战性,而且,等我靠某种遐想为动力与King一起把家焕然一新后,以Kate为首的一些什么好姐妹又跑来庆祝,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不巧,我没有King那种真正的格斗家的耐力,当她们Happy完,King回到卧室时,我已经进入梦乡。 .COM

    其实,以上情况的最后部分是第二天King在清早唤我起床时的,并且以此为理由,给我制定了一系列加强型死亡训练计划,其中一条就是无限期延后我们俩之间的一项神圣而庄严的生产生活活动。这让我郁闷却无可奈何地头——就我这耐力,能够和King一起奉献出完美的“初次演出”么?再,也不能这样子去参加KOF96,我可不是只打算亮亮相,毕竟,咱也算作弊一族!

    不过首先,King把酒吧留给我打理,自己去了趟日本。然后,所谓当家方知材米贵,我深深地体会到格斗家的的副业(其实是主业)也是生活中的很大一部分。妈的,怪不得草薙家族这么强了——一出生就不需要为生活担心,一门心思脱产练格斗,不当冠军才是丢脸!

    三天,仅仅三天我就习惯了在那微薄的休息时间中诅咒以草薙家为代表的一系列富豪格斗人。恰巧,King回来了!在我如遇曙光女神般的拥抱她时,一串我猜到或者猜不到以及根本没工夫去猜的消息传了来:尤莉被她爸爸抓去替龙虎队的位置了,所以,King在拜访并向香澄道谢间提出了一起组队的建议,而在一场友好而激烈的友谊赛后,两人一拍即合。

    而且,King也不忘雅典娜,还最终把椎带到了南镇!

    “不是吧?”我吓了一跳,“他现在在哪儿?什么时候来酒吧?”

    “不用问了。是你对我熟视无睹,”椎的声音飘来,“哦。好象是目无旁人才对,想不到你已经和这个男人婆打得火热了,”不紧不慢地进来,他指着拥得挺紧的我和King,“怪不得你会放弃雅典娜,怪不得她会对雅典娜有敌意了。”

    我……你这个白痴!怎么能当着King的面这些事情?我瞪了他一眼,随即有松了口气——椎的是汉语,King听不懂。

    可就在我定神时,King又和我耳语:“合冰,我不喜欢你这个朋友……”欲言又止的好象很不愉快。

    你们一路上究竟吃了多少*呀!

    “对了,合冰,”椎不厌其烦地又来一个重磅炸弹,“从今天到预赛结束基本上我就住在你家了,师傅修行期间节约为本。另外,我们俩的较量就暂时延后了,不过,预赛中都由你打头阵,雅典娜就不来了——你可得给我用心,对付那些业余的可不是我的爱好!”

    什么节约为本?分明就是把消费转嫁到我们头上!而且,还当个醒目的电灯泡!呜……我期待的二人世界……“好呀,不客气。”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对他笑得这么自然的,难道……我在向一个家庭男人蜕变?不是吧!

    就在当天,我悄悄给雅典娜挂了个电话:“拳崇怎么会跑这儿来?他不是老离不开你的肉包子吗?”

    “还不是为了给你训练,估计经过这么久,你的水平已经可以向拳崇学习了。”雅典娜的声音在电话里也如此悦耳。

    “哦……”我无法反驳,就习惯般地关心起她来,“那你呢?你可是我们队长,也要认真练习吧?不会又到广西的偏远山区吧?”

    “怎么不去?”她大概在笑,“难道还有人会创入我的房间?起这个,你可得早KOF上加油,不然我就拿这和你算帐。”

    “……我尽力。”和雅典娜话,老是被她牵着话题走,既然椎铁定留在这儿,还是……挂了的好。

    ……

    日子似乎回到了King给我死亡训练的时候,但另一个操练我的人从尤莉变成了椎,虽然他不像尤莉那样孩子气,却也让我够戗,并只能一一接受——无论他要求我什么,他自己都和我一起去做,而且一定比我做得好。

    我没有求饶,至少当King在场时不能。

    “龙连牙被你这么用已经不能叫龙连牙了。”椎不止一次无可奈何地,虽然他知道不会气功的我不可能学得神似,却总是看着我不爽。

    对此,我只是装听不见。瞧瞧咱King多好,龙卷踢还是她和我一起商量着改的!而且,我这一身淤伤也是King给我擦药按摩的,那温温手指……一想着就有把她抱着动作动作的冲动!

    二十多天就这样过了,我没有感受带什么质的飞跃,却也达到了个不错的状态,用King的话来:“你自己当然没感觉了,这确实很好的感觉——你已经有一只脚跨进了格斗家的世界了。”

    今天是儿童节,雅典娜队算是在亚洲赛区,而不知道是甚乐千鹤的喜好还是当地人的努力,亚洲赛区的预赛场地在韩国,我和椎也便得离开南镇。至于King,她倒是很英明地相信着香澄的实力,没有考虑预赛的问题。

    “合冰,我先走了,免得打扰你们依依惜别。”椎难得一次识趣,拎着个包登机去了——他来的时候就几乎是个空手!我又联想到他白吃白住还挑剔没有肉包子。

    “合冰,好好加油,我在决赛等你。”King拉着我的手,捧在我们胸前,眼中满是挂念,但我还是捕捉到在这挂念中的一丝犹豫:“King,有件事情我还是决定问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自从你去了日本,我就发现你看我的眼神不像我们在巴西时那么坚定了。是什么事情让你动摇的?哦不,没有动摇那么严重,你只是在担心。告诉我,是什么难题?我希望也应该和你分担。”

    “……还是被你发现了。”King吐吐舌头,想缓和气氛,但这反常的动作被我毫不留情地拆穿:“别装孩子,你不是尤莉,我一定要知道!”

    “那好。如果你能在KOF96上走得比我远,我就一定告诉你。”King突然吻了我,“快去吧,不然就上不了飞机了……放心,我爱你。”

    “我也是。”既然King实在不,就表明现在的我帮不上忙,知道了也是徒增烦恼。带着她的芬芳,我和她一步一步远离。她是不是正在对着我的背影挥手呢?我猜。

    “你一定要快些变强……这样……我也就不用担心了。”

    这是King的声音,混着机场的广播我不能听清没一个字,但我分明感到心似乎往下一沉,仿佛被什么压住了……那是,责任,一个男人的责任。

    飞机起飞了,椎坐在我旁边饶有兴趣地取经:“吻别的?什么滋味??男人婆的味道应该不怎么样吧?”

    我没有理会。偏头透过机窗看着天空。良久,忽回头问他:“拳崇,你应该也是久伤成医了?”

    “算是吧。当初师傅教过不少,不过多半是中医。”椎对我的话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那就拜托你在预赛,以及决赛时及时给我治疗,不要让我有什么后遗症,先谢了。”我靠在座位上,看着外面的朝霞,淡淡地,却非常坚定,“不能像从前那样懦弱了……终于发现,我的命并不是最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