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五章 混乱的预赛

第五十五章 混乱的预赛

    “拳崇,你就不能和King好些相处吗?她不是男人婆,那叫英姿飒爽。 .COM”

    “合冰,你知不知道King看到雅典娜时的那副戒备的模样?你叫我怎么对她有好感?”

    “你喜欢雅典娜,但也不能一切以她为基吧?这是不成熟的表现。”

    “反正我还没十八岁,离成熟还有段距离。”

    “你……”

    “有力气教训我,不如好好大预赛。我先睡一会儿,时差还没调好呢。”

    ……

    怎么又想起这种没营养的事情了?我好像该为自己的豪言壮语感到羞愧——我现在可是在预赛赛场上,不可以分心的。

    不过,这个好像也不能怪我——参加预赛的人里有很大一部分也太……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出现了三个学了几个月跆拳道的初中生用新女性格斗家的名义报名!你当是李梅呀?还一来就是三个。

    看来,KOF大众化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神乐千鹤有没有预见到这些呢?但愿没有哪个高手一不心失手闹出人命……

    算了,烦心的事就留给神乐千鹤了,我只需要考虑好自己的事,特别是眼前的三个……对手。

    我不禁斜眼看了看正在看报纸的椎,这也太狡猾了吧?人生最大的无力不仅仅是面对强者,也包括面对弱者!怎么这种欺负人的差使就得我来?

    哎!终于等到“fight”了,我朝对面的三个毛头子招招手:“你们会汉语吗?会的话,告诉我你们的家庭住址,我也好通知你们家人给你们特别补一补什么叫‘事不可为’;对了,再句重要的,你们一起上吧,不然那边那个看报纸的懒鬼会骂我胜之不武。”

    “也许一会儿你就能明白什么是骄兵必败!”为首的子不示弱地冲来。

    还不错,能汉语,不过……拜托!这话谁不知道?但就你们这姿势?真正的格斗家想装出来都难!当然,装得出来的格斗家也不会打扮得像你们这副街舞行头。

    随便一个最基本的藤堂流擒拿之后,我又一个有泰拳味道的勾腿制住第二个:“就你一个了,要过来就快一。”

    ……

    “你学得也太杂了吧?我数数……”椎无聊地扳这指头,“八神流、藤堂流、泰拳、极限流、还有我的……”他索性不再数下去了,“走,吃饭。”

    ……

    虽然很无聊,但比赛还是得一天天地打。直待最后几天,我才碰到了值得我较真出拳的人,可惜他的队友简直是黄花菜,只能是被淘汰的命。但就是在这几天,对手变强的速度越来越快。当亚洲赛区只剩下八个队伍时,主办方竟要分组循环,每组四个队前两名进决赛圈,真不知道神乐千鹤怎么想的,难道是为了商业目的?而且,King的女性格斗家队也和我们在一组,另外,在同组的一个队伍里我看到了一个当我熟悉而惊讶的名字——李梅!

    搞什么?李梅现在的年龄应该是……十二、三岁吧?同名同姓?我猜。

    结果,我还是在赛场上看见了一个玉雕般的稚气女孩。

    忍住往地上找下巴的冲动,我几乎口齿不清地问:“你……是李梅?”

    “是的。”脆脆的声音很清晰。

    还好还好,会汉语,不是她。

    “虽然这次没抱多大希望,但是终有一天我会为韩国拿回KOF的冠军奖杯!”冷不防的一句让我……我还是找找下巴算了……哦不,下巴还在……真是有志不在年高呀!

    现在的李梅大概还没有进金家藩的武馆,身穿的是普通的运动服,但我一眼便看出了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多余的动作,也不像是经过刻意地规范,也许……这就是天赋?不由想起King无数次纠正我在招式和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差距呀,差距!

    “你学武多久了?学的什么武道?”我有些好奇。

    “我……”李梅突然脸红了,“我从比较喜欢打架,武道就不上了,市面上常有的流派我都去过,但都没学多久就学不到东西了……”

    妈的!天才!我忽然恶毒地想:要是老人家在场,不定已经开始了死缠烂打的收徒计划了!而且,今天椎也把报纸卷起来,还不知在哪里找了根绳子拴了起来,弄得好像魔法卷轴,端端正正地看着我们。你,你这不是给我压力么?

    “fight!”不知是出于爱护孩子还是按照的实力排序,李梅竟然是最后出场。不过,她的两个队友倒不是很难对付——不会气功的人再强,我也不怕,当然,拉尔夫和克拉克暂时不在计算范围内。

    两分钟之后,我便把那两个人放倒了——是的,放倒,不然我还赢不了,“其实你们即将要看到格斗的门了,但要真正跨入,或许需要一辈子。”可能是因为李梅的原故,我对他们比较客气,或者他们的确算强了,至少绝对有进入这个八强的实力,但是,比起我这个半吊子格斗家,他们几乎没一样素质都要差上一些,积累起来就是质的差距了。“李梅,该你了。我不会手下留情哟!因为,你似乎是个天才!”

    “fight!”

    李梅双手半垂不垂的,看似漫不经心,但我知道她的功夫大半在腿上。主动出击?她受得住么?十多岁的孩子没学气功,再强也不过是初生的猛虎。

    就在我犹豫的一瞬间,李梅助跑一步,跳起来就是一个凌空踢。我故意用双手去挡,想试试她的力气,结果,我后滑了两步!

    没等我感叹,李梅又来一记回旋踢。我斜推了一下,卸开力道,再一翻手,抓住了她的腿——这算是藤堂流的擒拿,但有些丢脸:真正的藤堂流擒拿双手为锁,单手为引,敌人攻来,根本不用卸什么力道,直接从侧面抓住——目前的我,做不到。

    李梅右腿被制,身子一扭,左腿又踢着我的脸来,这反应,这速度……绝对是打架打出来的经验!只是,力量还不够,我再次轻挡之后抓住。

    突然,李梅的身子一沉。她是要伸手抓我的脚后跟?哦不,以她的身长……我赶紧把她扔了出去,命根子要紧!那可是无防御区!

    李梅双手撑地,打了个滚,利落地站起来,看来没有被摔着。而且,没有喘气,又冲了过来。

    我打架就怎么没有这种劲头?有些郁闷,我一一消挡着她的攻击。

    跆拳道、空手道、泰拳、柔道,还有太极拳……甚至有个手刀的动作看着像剑道!我有儿怀疑要是她玩玩手枪会不会成为个神枪手了。真的是市面上有的都学了,还学得很不错,哦,这下是截拳道。

    要不是King当初给我普及过这些起源知识,我还真看不出这丫头的厉害。

    不过,还是不够。虽然她没有破绽,但是孩子的素质怎么也不够,我只一拳就打出了破绽,再一拳,三拳,四拳……终于她避无可避,双手也来不及护挡,我的拳头迅速而准确地停在了她的鼻梁前。

    呵呵,她的眼睛里没有害怕,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了。我正准备话,忽然腹部一痛,人不由自主地往下一倒。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留情的,所以……”李梅有些慌地扑过来,“那只是习惯性的,不是故意的!”

    “我明白。”实话,你真不可爱,虽然长得水灵,我忍痛想着,“本来用力气赢你就是在欺负你。要是我们同龄,我绝对赢不了你的。”幸好你用的不是撩阴腿,不然我这辈子就交代在这儿了,“你真是天才,KOF总有一天是属于你的。”

    “别搞得像在交代后事。”椎的报纸卷精确地砸在我的头上,“不管怎么,这局算你输了,我还是逃不脱上场的命运。”

    “不,我认输。”李梅摇摇头,“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就凭你刚才扔报纸卷的手法,我就不是对手。”

    莫非……这丫头还学过飞镖?我有些晕了。

    我们胜出了,但李梅坚决要请我们吃一顿,是赔罪。

    我和椎没有反对,白吃嘛!只是有些好奇李梅的队友没有一起来:“他们放心一个未成年人和陌生人在外?”

    “放心,我知道你们不是坏人。而且,这里是韩国,附近的武馆我都去‘认识’过。”李梅有些得意,把“认识”特别加了重音——看来又是一个踢馆狂,而且是行动派的,“对了,还有金师傅那里没去,等过两年我够强了再去。”

    不是吧?两年?你也最多才十五岁吧?就去那里踢馆?你可真能憧憬……

    或许是吃惯了中国菜,韩国的菜肴在我眼里更多算是食物,但也没什么,一起吃饭讲的不过是一个气氛。席间,我纠正了李梅叫我叔叔的错误,也谈了关于KOF的事情。而且,想不到李梅年纪就有愤青的资质:“仇日是我们韩国人的必要素质。”这话一出,我就没注意她继续什么KOF上日本人占了半璧江山,只暗自感叹要是咱中国孩子有这觉悟该多好!

    平添了无数好感:“我梅,我有儿想认你做妹妹了,你好不好?”

    “这个,我得回家问问我爸,好像牵涉到什么继承权问题。”李梅半懂不懂地。

    ……难道是个富家千金?我和椎不约而同地交换了眼色。

    分手时颇有些相逢恨晚不忍离的……酸味,不是穷酸,是富酸,呵呵!半时后,李梅和我们交换了电话,终于打车走了。

    “虽然长得粉嘟嘟的,但真是个练武的天才。”看着渐远的计程车,椎有些感叹,甚至,有丝嫉妒。

    “回旅馆。”我拍拍他,“还有,明天的比赛你打好吗?我得想些事情了……今天的收获不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