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六章 躲了初一再说

第五十六章 躲了初一再说

    是的,我得好好想想了。 .COM和李梅的一场比赛明了很多问题:我是以作弊当天才,但和真正的天赋相比,差距是明显的。而且,普通的格斗到了头,如果没有气功或者什么血统、精神力催动,多半也就我这种境界,但我和真正的格斗家的距离也是明显的。不过,话回来,我能有现在的能力,明King的死亡训练的效果是巨大的,只是变化于一天天中的我不识庐山真面目罢了。想来,就连尤莉每天的“虎煌拳机关炮”也是有莫大好处。

    我,正在成为超人一员的路上,呵呵!

    怀着愉快的心情,我看向正在擂台上无聊地打着呵欠的椎,三局比赛严格地花了他三个动作,都是抓住对手,往台下一扔。这让现场转播的工作人员吹鼻子瞪眼——本以为预赛八强能打得精彩一,谁知道差距这么大!

    “你就不能扔轻一儿?”在离场的路上我埋怨着,“那三个人都得看医生了!”

    “所以我不喜欢和外行人对手。”椎撇着嘴,四望着,忽然望前一指,“合冰,看!那是……藤堂香澄?”

    顺着看去,还真是!我迎了过去:“香澄!你不是在比赛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好像你是和李梅那组打的?结果,哦不,过程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香澄一脸轻松,“我看场地的地板不怎么好,就先演示了一下超降破,于是他们就弃权了。”

    “……你还真会偷懒。”怪不得比椎还快这么多,应该也给了转播人员话题吧?呵呵!“你来应该是找我们吧?有什么事?”

    香澄吐吐舌头:“明天就是我们对决,但我们都出线了,应该就不必打了?你们弃权好不好?”

    “没意见。”我替椎决定了。

    “椎先生没事了,合冰你还跑不了。”香澄的话让我一惊,“尤莉可是看着你杀进决赛的,现在正叫着要检验你努力的成果。这事儿King姐姐也同意了,你是逃不掉的。”

    什么?要检验也应该是King来呀,尤莉……看在King答应的份上,我认了:“好的。”

    “那就定了!明天就到我家来好了,这是你们的机票。”看她掏票的动作,怎么都像是蓄谋已久,“椎先生应该不会拒绝吧?”

    “……”椎一副沉思。难道以白吃白住为己任的椎转性了?突然,他抬头,“你们那里有肉包子吗?”

    “我家附近新开了家卖笼包子的中式餐厅。”

    “那就打扰了!”

    这……狗改不了吃屎!丢我们中国人的脸!

    ……

    香澄的家没什么变化,但还是让我大吃一惊——尤莉没在,却坐着草薙葵!

    “你在比赛中还真是生龙活虎呀!”草薙葵的话让我一寒,“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是的,还差一儿。”就我现在这水平……打死也不能承认!

    “哦?是哪儿?”草薙葵来了兴趣,“我来替你医?”

    “心灵上的创伤!”我无比肯定。

    香澄忍不住笑了,而椎……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难道你打算躲避我一辈子?”草薙葵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味儿来,“那你当时就不要答应呀!现在这么做可不像个男人。”

    “现在这个社会提倡的就是男女平等。”我油盐不进。

    “那好,”草薙葵想了很久,“我给你个机会。听过两天你要和坂崎尤莉打一场?如果你能赢,我就考虑承认你的什么心灵上的创伤。”

    “好!”虽然打不赢,但是,和尤莉拉拉交情,拜托拜托……嗯?怎么草薙葵的眼神看上去这么让人联想到阴谋?

    当晚,目睹了椎在餐桌上关于笼包的丢脸事情后,我习惯性地去了后院的草地。

    就这样进了决赛了?有机会面对三神器,可以再次看到高尼茨了?还有和King的会师的豪言……不是在做梦吧?我拉了拉自己的头发丝,有痛,还好。

    “又在吹冷风了?猜都知道你在这儿。今天我可没给你带被单。”香澄突然把我一拍。

    “别吓我,你这样会出人命的!”以她的隐蔽能力,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人。

    “和我装胆?”香澄并着我坐下,拔了朵野花把玩着,“要装和阿葵装去。”

    “你们吃完了?”

    “椎先生和阿葵现在在道场里研讨,”香澄宛然一笑,“不过,他们还讨论了你的袭胸事件。”

    “那个是她乱定的罪名。”我反驳。

    “可是椎先生建议要你负责认。”香澄笑得更欢,“但阿葵就算你做牛做马都抵不了。”

    好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椎!我一脸愤然:“下辈子他做牛做马,我一定会好好报答!”

    “哈哈……”香澄笑弯了腰,好半天才缓过劲,“话如此,你和尤莉打,有几分把握?”

    “尽力不输就是了。”在尤莉手下晨训了那么久,我对她的实力还是挺了解的。

    “真的?”面对香澄的眼睛,我心虚了:“那……我再到老宅去看看书?”

    “可以。但是,照你、这么看下去,干脆拜入我们藤堂流得了。”着,香澄猛地伸手抓我喉咙,我本能的出手去挡,去被她中途勾手制住,擒拿了个彻底,“按尤莉的法,藤堂武术在你的预赛中可是大放光芒——我们是不是该谈谈知识产权的问题?”

    虽然她一脸笑意,却让我很不轻松:“这……不也是给你们打广告吗?”

    “广告?起来就来气!”香澄秀眉一皱,“你那些动作用出了藤堂流的精髓吗?而且,你还夹杂了多少其他流派的东西进去?”

    “这叫万源归宗,海纳百川……”“你还给自己贴金了?”“不……痛啊!我错了还不行吗?”“记住,要用藤堂流就用好,不要弄出些三脚猫招式,这丢的还有我的脸!”“我尽力……”“嗯?”“啊……我保证!香澄,你放了我吧!”

    “哼!”香澄终于把我往地上一推,“要学就来问我,自己按图索骥算什么?信不过我的能力?”

    “不是,绝对不是!我不是看你一天都没空吗?”我谄笑着。

    “不和你磨嘴皮子了。”香澄擦擦手站起来,似乎在她眼里,比起地上的泥,抓过我的手更脏……郁闷!“我洗澡去了。你一会儿吃什么夜宵不?要就,我好去买。”

    “你还是问椎吧,我还想在这里待待。”其实是她刚才锁得我到现在还痛得几乎动不了。

    “嗯,那我走了。”香澄走出几步,有回过头,“刚才我锁你的动作记清楚了吗?和尤莉打时就用这个好了。”

    “……哦。”我一下没反应过来,直到她走远了才答应了一声。

    难道……她本来就是为了教我才……算了,享受一下夜色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