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七章 初一也躲不了

第五十七章 初一也躲不了

    当晚,我失眠了——是为了香澄……哦,确切地是为了香澄的那一招。 .COM本来还打算去瞧瞧椎和草薙葵研讨了些什么,但是结果在草地思考到天冷得让人忍不住了仍没什么结果。

    我的天分好象真的不怎么样,虽然香澄擒住我的过程我记得很清楚,可是清楚一个用出来的动作根本没什么用。我需要的是学得神似,是从动作中找出精髓,就像龙连牙最重要的是第一记侧身踢时架住或者躲过对手的攻击的那个攻防转换的一瞬间,可惜……不禁想到李梅那花样繁多的各路攻势,没有一次重复的,却让人能感受出每一招分别是什么流派,或者几个流派的糅合。

    那才叫真正的学会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藤堂流更不容易。看了那么多书,我分明觉得藤堂流算是防守反击的始祖,不定可以开个“论藤堂流与慕容世家斗转星移之渊源”的课题,当然,先得考证慕容世家的存在性……瞎猜归瞎猜,从头到尾,除了降破一类,我的确再没从老宅里找到主动攻击的系统性招式了,恰巧,没气功就别想学降破。

    哎!

    接下来的两天,我一直在思考香澄的动作,还去了几趟老宅。这让椎感兴趣,连草薙葵都好是过问了几回,但在香澄的解释下也没怎么打扰我,至于是怎么解释的,我就没心思也来不及关心了。

    然而,我终只能隐约地有些感觉,就像知道从青藏高原发源的长江应该流向东海,可具体一路上该在哪里盘旋,在哪里奔放,就不甚清晰了。或者,每一个招式就像一条河,一条流向大海的河,而具体的河道就是使出来的动作,在不同的地貌中河道是各有区别的,使用招式也是每一次都是不雷同的动作,只不过差异的幅度与观测的人精度不同,看上去就千变万化了。

    那么久,我又真正学会了几个招式?

    算了,再想下去,虚心就快成自卑了……

    尤莉的到来是在第三天的上午。当时我正在草地上反复着香澄的动作,挺专心的,连有人来了都没留心,知道人家到了身后才本能的回手一招,还是葵花!

    但是,我的拳头打空了,反而手腕被人握住,一拉,就顺势飞了出去,在与来人错肩时才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是香澄。

    “我真得相信你是条色狼了。”香澄走过来,蹲在正嚼着泥土的芳香的我的头边,纤指精准地抓到我的耳朵,“随便一招就朝人家的‘重要’部位打,怎么看怎么是本能反应。”

    “别……我这是不知道。”吐着嘴里的青草,我分辨着,“你总得谅解菜鸟吧?”

    “菜鸟?真是菜鸟你就好自为之了。”香澄放过我的耳朵又拽着我的衣领,“尤莉来了,椎先生和阿葵都在道场,就等你了,跟我走。”

    “让我先整理下仪表……”以香澄的身高,被她拽着走路也太辛苦了儿。

    “你当是去像亲?”香澄不为所动,“反正一会儿你也会被打得更狼狈。”

    “唰”地一声,门开了。道场里没什么人,开门后一阵安静。椎难得地穿了身防水运动服,正看着报纸,草薙葵注意着我,又扫了眼香澄,嘴角动了动,而在场中央的尤莉正把左腿举到头,一身格斗装把丫头的身材紧紧地表现了一番,甚至还有夸张的手法。

    尤莉瞧见我,眨巴了下眼睛,突然破口大笑:“哈哈……”

    我茫然地看着香澄,她正捂着嘴脸微红地看着我,忍着笑。没等我开口问,就听到草薙葵的笑声:“合冰,你怎么招惹香澄的?狗啃泥的滋味不错吧?”

    “误会而已。”香澄讪讪地笑,“不过,阿葵得没错,真是色狼本色。”

    就在我要辩解时,椎也收了报纸:“我猜猜……是草薙流的九伤?自下而上,贴身……”

    “什么呢!我家的招式怎么会是色狼招式?”草薙葵食指喷火,在椎面前一晃,如酒精喷灯。

    “那……”椎见事不对,赶紧托着下巴作沉思状,“八神流的葵花,以合冰和藤堂姐的身高对比,全身向前,如饿虎……”

    “庵哥哥可没有那么下流!”香澄打断他,“虽然……合冰的确是用的葵花。”

    “哈!我嘛,这就是草薙家和八神家的区别之……”草薙葵总结着。

    “阿葵!”香澄红着脸就是一个超降破。而草薙葵对着一个比较潇洒的回旋踢,带起一道火墙,刚好抵消了攻势:“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差儿就伤及无辜。”着一指旁边惊魂甫定的椎——人没什么事儿,就是手中的报纸已经灰飞湮灭,“合冰,你和尤莉的较量这就开始?人家姑娘可是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那好。”我踏上前去,“尤莉,好多天不见了,越来越漂亮了……”

    尤莉凑到我跟前,灿烂地笑了个:“不用套近乎,刚才葵姐姐答应我,如果我打得你求饶,她就带我参观草薙城!”虽然这样的条件对我一个外国人而言没什么感觉,但尤莉那一脸期待的样子还是让我心头一暗,而尤莉还在开心地,“放心,我不会下手太重的,只要没死,有三个高手在场,你的生命还是有保障的。”

    我气馁地瞟了眼草薙葵,她正笑吟吟地看我,那眼神像北极星一般明亮,却清楚地在——和我斗,你还不够。

    妈的,就算倒下也不认输!我一咬牙:“那我们就开始了?”

    “恩!”尤莉在我胸前轻轻一推,自己借里后退了几步,“开始!”

    话音一落,马步微蹲,一个虎幌拳便来了。

    我躲!

    又一个?

    我再躲!

    还是?我又玩儿机关炮呀?现在可不是在篮球场时的距离,没出五拳,我就只能硬挡了。

    一声轻响,我后划了半步——这力道不算大,要是椎,根本不用躲,当是飞来一个网球得了。而我嘛,这种攻击拿来对付我……刚刚好。你这不是欺负人吗?真过分,过分!

    忿忿想着,我渐渐被逼到角落,也终于没有再飞来虎幌拳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尤莉累了而是……眼前从天而降的身影明了一切——雷煌拳!

    痛!好痛!尤莉的攻击带上气功的催动让我挡得几乎摔倒……哦,不是我站稳了,而是她及时冲过来抓住了我的衣襟,这是——侮辱性的招式,百烈掌打!

    “啪啪啪……”这频率也太快了,我连眼前飞的是星星还是鸟都没弄清楚就被打飞。

    不行,这样不行!我一甩头,赶紧和她拉开距离再,但……似乎更像逃跑?

    从场上到场下,从墙边到中央……当我又一次打算往场下跑时,尤莉旋转着飞跳过来,一脚踢在我左肩,身形落在我前面的场地边沿:“看不出来你的速度进步还真神速,但现在还跑不过我吧?看招!”着,她冲过来就一拳。

    拼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被玩死,就算半会也拿来用了!

    我尽力侧身,左手去托她打来的拳头,右手去握她的咽喉。

    结果,还是慢了,我托起的不是拳头,而是她的臂;不过,至少尤莉另一只手护向咽喉了。我趁势勾手,配合侧身的腰力,双手搅着她打出来的手臂往身后摔去。

    成功了?哦不!我侧身不够,没有让出足够的距离,和尤莉来了个腿碰腿,力道在这一碰间抵消了。

    “擒拿手?”尤莉眉头一翘,轻轻一带,就要摔我。但是,那么多藤堂家的书可不是白看的,我没能力摔你,也不会轻易给你摔到。

    一转身,我双手一滑,算是灵巧地摆脱了她,腿上熟悉地来了个龙连牙。

    近距离间,尤莉退不了,只能跳起来,抬腿封挡。三踢之后,我很痛,但相信她绝对更不轻松!脚未落地,我又打出荒咬,再九伤,再八锖。

    尤莉还是没有退,挡住荒咬、九伤,硬受了八锖,却伸手搭住了我的双肩。

    投技!我一下猛醒,但拳已经砸在她身上,没办法收回——人家都用苦肉计了,我……认了!

    不过,在她倒地加速摔我出去的刹那,我灵光乍现般地双手一捞,抓住了她的长辫子——摔我?试试谁疼!

    我飞了起来,但很快猛地落地,伴随着尤莉更高的“起飞”——这丫头的头发还真结实,竟然没有断,要不是她痛得尖叫,我还以为是假发呢!

    忍痛爬起来,却见尤莉也咬着牙站定,那手形——霸王翔吼拳!

    不行,我可躲不开也受不起,趁她也痛得有进气缺出气,我一蹬腿——八稚女!

    不过,我的冲量好象不够……就在她打出拳的瞬间,我快停下来了,却还离她有两米……

    飞铲!标准的足球红牌犯规动作。我俯下身子,贴着地面滑去。老人家的望月醉我不会,但这异曲同工还是懂的。

    可是,我突然发现尤莉是在场下,和我有一个台阶的高度差——她的拳劲刚好是沿着地面来的!

    完了,这大概是我最后一个念头,接着毫无悬念地腿上一声清响,我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