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九章 一代天娇

第五十九章 一代天娇

    晨光是明媚的,藤堂道场后院的草地虽然久经踩踏,仍在这深秋的朝霞下勃勃生长;露水是清新的,伴随着无名无姓的花们的幽香,正招惹着昆虫鸟;我是坚韧的,虽然在这草地上摔倒了无数次,终究又爬了起来。 .COM

    同时,我也是幸福的。不仅因为香澄由于在我受伤时不能直接给我治疗而格外地在我的食谱上用心,更因为雅典娜在确认我没有大碍后终于通知了King来。

    我不禁舔舔嘴唇,夹杂着精美的早餐以及King的热吻,是谁这么来着——这就是人生啊!

    当King的手摩挲在我的脸上时,那美丽的脸庞上全是怜惜,无限柔情:“你怎么这么不要命?”

    “我要是再那么怕死,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我想紧紧抱着她,却使不出什么力气,“我需要在KOF96上走的比你远——这可是你的。”

    “那也要量力而行。如果你死得轻于鸿毛,我可不会掉眼泪。”King想逗我,自己却哽咽了。

    “孰轻孰重,也只有你去看才有意义。”我抱着她,惹得身旁的香澄偏头,“就是怕你哭,雅典娜他们才没有早告诉你。现在,我都能站起来了,就更不用担心了。”

    King看着微笑着的雅典娜,挺不好意思:“麻宫姐,非常……感谢你……”

    “不用这么,”雅典娜摆摆手,“我早当合冰是一家人。”着,一拉椎,“就不打扰你们温存了,一会儿记得来吃晚饭。”

    想着昨晚,特别是King的……这天空怎么这么晴朗呢?我索性舒展地在草地上写了个“大”字。

    ……

    “哟,竟然有人大清早就在后院里摆‘太’字。”一个女声传来,我的眼角余光中闪过几丝金发,是King来了?

    “不,那只是晨竖,别……”等等,King是不会汉语的!我一骨碌爬起来,寻声看去,“是谁?”

    “你是不认识我的。”一只修长而白皙的手从背后伸来,拂在我的脸上,那指甲映着紫色的光,幽雅而神秘。

    我有些慌乱,这种恐怖的速度只怕快比得上八神庵了!“是吗?”我强装镇定,缓缓地回头!

    天呀!缺氧了!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待我?我的心脏是很脆弱的,现在一定像玻璃一样被震撼成了碎片!

    雍容华贵?风化绝代?出尘脱俗?天人下凡?都是什么狗屁形容……美女,要人命的美女!

    这是梦露么?不,比梦露多出无数典雅巧倩;是赫本?不,比赫本更多一层成熟妩媚。这是……一个名字闪电般地划过:“麦……卓?”

    “哦?”美女惊奇地退后一步,我所看到的也从一张让人窒息的脸拉成了一个让人大脑短路的白领丽人,“你知道我?”

    “八杰集中美丽与速度的代言。”或许是因为她幽谷百合般的气息让我眩晕,我竟不假思索地爆料,“大自然偏心的证明。”

    “哈……”她的声音很勾人,那若有若无的浅笑更是使人沉醉,“既然你知道八杰集,难道不怕我杀了你?”

    “……”硬生生收回了那句“牡丹花下死”的名言,我终于开始收拾三魂七魄归位,“有必要吗?我只是个半吊子格斗者,现在更是重伤未愈,又不是某个惹人厌的巫女。”千鹤大姐,为了命,我就暂时不积口德,你就当是过堂风好了。

    麦卓对我最后一句话果然非常受用:“不错不错,真有些舍不得杀你了。”有些舍不得?那不就是舍得了!不行,还得爆料:“我有什么值得杀的?连高尼茨都没有杀我。”

    “你见过高尼茨?”麦卓一愣,“他在哪里?”

    “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嗯,只要还有话的机会,生命就还在自己的手中,“我们在一间还算考究的西餐厅巧遇,颇为投缘地探讨了一下人与自然的关系,在求同存异的友好气氛中就一些即将发生的事情的解决办法进行了交流。虽然高尼茨先生有些赶时间,以至于洽谈没有达到最令人满意的结果,但我仍从不久发生的某个柴舟老头的遇袭事件中认识到了高尼茨先生的决心。句心里话,我和你们八杰集的理念是殊途同归的——完全可以交个朋友,”着,我亲切地伸出了手,“对了,可以冒昧地问一下吗?美玉无瑕的麦卓姐为什么汉语这么流利?”

    “哈……”麦卓展颜大笑,“我就那么吓人吗?”你真认为我会杀你?还是你对八杰集的误会和普通人一样?“她握住我的手,那感觉仿佛被牛奶包裹着,”你这么会话,既然叫我一声‘姐’,我就当你是我的解语草了。”

    “你是谁!”King的声音飞来,一回头,正件她快步冲来,拉着我的胳膊,“她是谁?”

    “朋友,一个认识不到十分钟的好朋友。”我不好解释,干脆得神秘些。

    “这是你女朋友?”麦卓故意汉语,笑得很似有阴谋,“很有中性美,在KOF上的表现还不错,但是好象挺善于吃醋哟!”

    “你在什么?”King有些生气,“你和合冰是什么关系?”

    “别自卑,女人的魅力并非靠长像而已。”麦卓放开我的手,朝King勾勾,终于了英文,“你也别动怒,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普通的格斗者。”

    “你……”King突然两腿后翻——幻象之舞?不要啊!

    “哈哈……”麦卓轻笑着,在King飞到身前的一刹那,不知怎的一晃,便左手勾住了King的脖子,往我冲来,我似乎看到在King全身覆盖了层灰色的火焰——天国之门?

    “不要!”在麦卓拖着King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一下喊了出来,却仅仅是喊了出来,完全没有能力阻拦,只能回头看那结果。

    麦卓只冲了四、五米便停了,而King则沿着草地滑了十多米,衣衫擦得破破烂烂的,满是尘泥,所幸,没有见血。

    “放心,我只是惩罚一下她的冲动。”麦卓拍拍手,“最多只有些淤伤和烫伤。你呀,合冰,对吧?应该多培养她什么叫心平气和。我还有事,先走了,有机会来找你。”

    看了眼麦卓优雅的背影,我立即跑到King的身边,扶她坐起来:“没事儿吧?”

    “她……是谁?”King的眼睛有些无神,“我……”

    “什么也不了,我只爱你一个人,我真的刚和她认识。”我俯身下去,想用一个温柔的吻帮她找回自信——真的,麦卓那种超越年龄跨度的美不是King比得上的,但是,正如麦卓所,“女人的魅力并非只是美貌。”

    King伸手按住了我的唇:“不是……我是,她怎么那么强?”

    ……还真的首先是个格斗家呀!我有些苦笑不得地搂着她:“别气馁,那是天国之门,不输给大蛇薙的招式。”

    “哦……”King头,勾住我的脖子……呜……King,你又搞突然袭击……嗯?你嘴里有丝草根儿呢……

    ……

    “别害羞,来嘛,我会很温柔的。”我轻声哄着King,指尖上沾了些药膏,温柔地在她肩上一一地敷着——现在我们在香澄给她安排的卧室里,虽然我正抱着她,但绝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仅仅因为,雅典娜和香澄也在,正围着房间中央的桌子坐着,审犯人般地盯着我。不过,这倒不是重——所谓烫伤不算重,痛着让人疯,看到King咬牙的样子,我不禁心疼地吻着她额头上的汗珠,有些埋怨起麦卓来。

    “别把我们当透明。”香澄伸手拉我,“加深感情另找时间。你再详细那个叫麦卓的女人。”

    “真没什么值得的,反正是个大美女,如果仅仅长相,比你们三个都漂亮。也是一个格斗家,比你和King都厉害,雅典娜嘛,”我一边擦药,一边看着脸色逐渐回复红润的雅典娜,“我也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

    “为了救你的命,我的水平倒退回95年了。”雅典娜平静地,似乎这种事情像上街买菜一样简单,“不过,你确定她使用的是灰色火焰?”

    “或者是银色也可以,毕竟只是一瞬间。”

    “那你知道‘天国之门’这个名称,那么知道是什么流派吗?”

    我当然知道,但是现在似乎不是的时机:“不清楚,但我能感觉出这招不比大蛇薙差。”

    “真的?”香澄不信,“而且速度这么快——怎么可能以前一直默默无闻?”

    “她曾经是怒加的秘书。”一个男音从门外传来,“天国之门的确很强。”

    这是……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