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章 八神庵的队友

第六十章 八神庵的队友

    在门开的一瞬间,反应最快的便是香澄,条件反射似地往门口一扑:“庵哥哥!”

    不是加深感情另找时间吗?你怎么也不分场合了。 .COM我心里嘀咕着回头,却发现香澄抱错了人。

    “庵哥哥?”这是个身材高大不输于男性的短发女人,但我一眼便知道是谁,“你是八神庵?我可不是呀!”着,她半拎着香澄走进门,“我叫Vice,八神庵的新队友。”

    就在大家震惊时,八神庵出现在门口,完全的无声无息地出现:“香澄,你的反应太外行了。”

    “八神……八神先生。”雅典娜坐立不安地,“你……来了?”估计,要是正在教授学员的椎在这儿,多半连话都不出来。

    八神庵看了看我们,很随意地一眼,那种压力虽然很淡了,却还是存在:“麦卓是我队友,约定今天在这里汇合,没有恶意。”着,他示意Vice放下香澄,自己转身出门,“香澄,我去老宅看书了,你招待一下Vice。”

    “哦。”香澄有些失落地答道,旋即仔细地盯着Vice。虽然八神庵的神情间明显明了他和Vice的关系一般,可毕竟香澄是个单相思少女,于是,她终于问了出来:“Vice……姐姐?你是庵哥哥的……?”

    “队友。”Vice似乎不像麦卓那么好话,找个空位席地而坐。

    看来,八杰集真的并不像我从前所知道的那样,而且,关键的是,Vice看上去感觉不比普通人强多少,联想到麦卓恐怖的实力,我不由猜测这是不是一种隐藏?

    想归想,给King的按摩也没含糊,不过,我的技术明显不够好,King还是时不时地忍不住呻吟。

    Vice只稍微瞄了一眼:“天国之门?”

    “是的。”我感到一希望,“不知Vice姐有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

    “……还是等麦卓来了再吧,我不方便治疗。”

    冷场……

    不过,King终于完全相信麦卓和我是今天才认识的了,那眼神里多了丝幸福,正悄悄在我腿上画圈儿。

    “……我去看看拳崇。”雅典娜第一个撤退,香澄则因为八神庵的叮嘱而不好意思离开,再,她才是主人。呵呵,还是我来替她解围好了:“香澄,难得八神先生来,你不去多买些好吃的回来?”

    “啊?是呀!”香澄感激地朝我眨眨眼,一溜烟就不见了。

    “King,我带Vice姐参观一下藤堂道场好吗?”我另外再她耳边声,“你不会担心我和Vice又……”着,我不由分地努力把King抱上chuang,“你先好好休息休息。”

    King没有反抗,大概比起Vice,她对自己的相貌多少有些自信。呵呵,女人总是在乎自己的样子的,哪怕是King!

    “Vice姐,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带你领略一下在日本也不容易有的庭院,绝对比某种千年家族的老头子的品位好出一大截。”我绅士得有些夸张。

    “好。”显然我对草薙柴舟的含沙射影让Vice眼睛一亮。

    出了房间,来到院子,我慢腾腾地走着:“藤堂家族在隋唐时期自中原迁徙而来,所以,这庭院有着格外的古朴。比如,这些建筑,无论蜿蜒还是紧凑,只要是相连的就算是一个整体,而一个整体包含了一所房子所应该具备的一切设施。正因为有不少建筑是蜿蜒如长龙,在特意布置的山水花草的围绕中更显风韵,你看这……”

    Vice终于忍不住了:“合冰,你不会真的带我只是参观吧?”

    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好,我赶紧切入正题:“难道八杰集不喜欢自然景色?”

    “但这些是人造的。”Vice摇摇头,就近在一水池边沿坐下,“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这不是重。”我并着她坐着,感受到些许清香,近距离看看,她也是个漂亮女人哟!不过,也是个很危险的女人,“我们还是谈谈马上要举行的KOF96吧?”

    “那么,”Vice逐渐郑重起来,“你是什么立场?”

    “我不和三神器一起,但也不同意你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伸手在水里荡着——三神器我还没有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你们嘛,也是不能共事的……

    “也就是,你终究要阻止我们?”Vice的声音有些冷了。

    “我有那能力吗?”我勉强笑起来,“再,和麦卓姐以及高尼茨先生见面之后,我相信大家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你究竟打算做些什么?”Vice也放了只手在水里,看似轻轻一推,却震得我生痛。

    “争取八杰集和三神器都活下来。特别是你和麦卓姐。”我维持着轻松的语调,“红颜薄命可是罪过。”

    “你就确定我们会输?”Vice又是一推。

    “你们和八神庵一起的,那么我请问你,他被疯狂之血引得暴走的可能性有多少?”妈的,你再打水我就翻脸了!你当是鸳鸯戏水呀?“而你们在他发狂之后能够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不知道……”Vice呆了一下,马上又坚定起来,“但八杰集不是怕死的!”

    “只不知道被自己人杀死算不算轻于鸿毛呢?”我再爆个料。

    “庵不是那种人。”Vice咬牙。

    “的确,八神庵讨厌暴力。但是,八稚女使用出来,好象会左右人的性格吧?”我轻轻荡着水,“毕竟,我看过八稚女,也试着用过。”

    “你?你会用八稚女?”Vice不信。

    “打个一折,我还是达得到那威力。”我微微一笑,“需要血液催动的招式我不强求。”

    “一折?一折的威力能有多大?”Vice的口气很是嘲笑。

    “能够伤到草薙家的人。”当然,我的伤更重就是了。

    “谁?你打伤了谁?”

    见她好奇得样子,我有丝满意:“别误会,半年前的草薙柴舟遇袭是高尼茨先生的手笔,我的对手嘛,是柴舟的女儿,草薙葵。”

    “……”Vice偏过头,大概是勉强相信了。

    “所以,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我的手仍在水里荡着,“一切等到大蛇解封了再,换言之,一切对错生死到那个时候再解决好不好?算是再一次给彼此一个缓冲?”

    Vice沉思起来,手在水里一下一下地推着,逐渐加力,我却只能忍着痛,挤着和平的表情。

    “我不能代表八杰集。”终于,她站起来,信步而走,“你争取服高尼茨吧。”

    这算是变相接受?我心里一喜,便要跟去。忽然,还在水里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回头一看,这是……一池塘的鱼虾蛙蟹的尸体或在水底或在水面,没一个活物!

    忍着头皮上发麻的错觉,我有些哆嗦地跟上,继续半清不楚地介绍起庭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