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一章 赛前修整

第六十一章 赛前修整

    午饭中大家还算融洽,但除了香澄频频向八神庵引起话题外,就剩我和King的窃窃私语了。 .COM

    不过,这顿饭最终不能平静结束——就在大家都吃得差不多时,麦卓破门而入:“庵,帮我!”那急切的样子绝对让人怜惜。

    话音未落,一道火焰从门外袭来,而八神庵已在瞬间护在了麦卓身前——鬼烧!

    “是你?”八神庵失声道——门口的身形是草薙京!

    可惜,接下来他们便起了鸟语,不懂的我只能问另一个当事人:“麦卓姐,怎么回事?”

    “我去参观了一下草薙城,结果被他发现了。”麦卓整理着衣襟,“要不是躲得快,我不定就受伤了。”

    拜托!参观?真只是参观我现在就去打草薙京得了!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嗯?怎么King一见到麦卓脸色又多云起来?甚至香澄也警惕地看着她……大概是刚才麦卓的表现似乎与八神庵的关系颇好,恰巧她的容貌……咳咳!倒是雅典娜没什么反应,而椎,已经……就当是惊艳好了,反正几个时前我也是差不多的表现。

    没几句,草薙京和八神庵就展开了肢体语言。首先是草薙京踏前一记重拳,而八神庵滑行着最后一步——这是,鬼步?

    “清场。”八神庵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幸好,饭厅的出口不止一个。三秒种之间所有人便蹿了个一干二净,恰好,我是最慢的,最后一眼看见的是草薙京的荒咬引燃了饭桌……

    出了屋子,香澄叹着气:“可惜了这么有格调的木房子了……还好,今天没风,这座房子的饭厅只有一层。”言毕,走了两步,对着饭厅与其他建筑相连的位置站定,吸了口气——超降破!

    大概接近一米宽的缺口把饭厅分割开来,我甚至有些不适应这造成的声响,震耳呀!香澄没有停,跑着去“切割”另一边的建筑,而我们,相互看着,没人话,倒是麦卓看着香澄的眼神有些笑意。

    就在又一个超降破完成时,饭厅里传来巨响,整个儿塌了!

    八神庵快速地退了出来,而倒塌的饭厅里到处是火,草薙京正站在其中,冷冷地看来——香澄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要不是她的超降破,整个建筑都得交代给这火势。

    眼看着草薙京又要动手,香澄大喊一声,滔滔不绝起来。然后,好象是争论,我猜。虽然我不懂他们的什么,却发现八神庵在不知不觉中往香澄靠了几步,隐隐保护着。

    “八噶!”这气急败坏的一句我倒是常有耳闻,而草薙京最终扔出这话后,就愤愤地离开了。

    “香澄,看不出来你还能三言两语退草薙京呀!从前真是低估了你!”我真的很好奇,却突然呼吸困难,是……八神庵,正用杀人般的眼神瞪着我。

    香澄笑笑:“这次,藤堂家终于和草薙家撕破脸皮了。”

    八神庵抓着她的肩膀:“几百年的中立付诸东流,值得吗?”

    “迟早的事情,因为你……”香澄本昂然的头渐渐垂下。

    八神庵的脸抽动了一下:“灭火。”

    ……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只能到外面用餐,这让附近的餐饮业主们喜出望外——KOF的宣传正是铺天盖地的时候,一群参赛选手的连续性光临绝对意味着人气,而且,还都是绝对的帅哥美女……哦,除了我。甚至有家日本料理要特别给我们免费卡!当然,被我和椎严词拒绝——我多数是因为纯粹的讨厌,椎嘛,估计也有这意思,但更多的应该是对饮食的苛求吧……

    也许这个月对我而言是幸福的,因为在本就不错的生活里对我友善的人多了个麦卓。虽然这让我频繁地在King面前赌咒发誓,但有一个美得连鼻血都忘了流的姐姐……值!

    不仅如此,麦卓还对我指导良多,而且是很热心的那种。这些指导不仅仅是武学上的,作为一个职业秘书,她简直可以在商海宦洋里游刃有余,而这些,绝对对我将来成家立业裨益无穷。

    接近一个月呀……大家都恬然地进行着各自的事情,简单的,是……一种家的感觉。没有什么浪漫,也没有什么温馨,倒是很让人惬意的平实。就像八神庵一如既往的把自己关在藤堂老宅里,仿佛什么事情都与自己无关,但有人因为他的存在而感到心安,比如麦卓,Vice,还有香澄……哦不,香澄嘛,因为麦卓的问题,时不时地和King凑在一起一副同病相怜的样子——也许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有些草木皆兵吧,哦,好像男人也差不多……但这何尝又不是我的福气呢?等等,我指的仅仅是King。不过,也有让人不顺心的事情,比如Vice就不像麦卓那样随和,宁愿一个人静静地待着,恰巧,她选择的地方是我几乎已经内定了的后院草地,这不是抢了我的地盘吗!算了,想着她的实力与难以琢磨的性情,我还是……找雅典娜,接受治疗吧!毕竟在她的灌输下,我日新月异得连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这很是使椎心里不舒服,却又不敢什么——呵呵,这很正常,那个年龄的孩子多半不精通怎么恋爱。

    离KOF96开赛还有两天的时候,八神庵难得的在一个傍晚早早地出现在道场大门口——通常集合出去吃饭时,他都是姗姗来迟的。

    “我得走了。”

    他的话还是那么简单,却是正理。每个队伍的主场是天各一方的,只有等到进了八强才能去主会场。真是该死的赛事安排,神乐千鹤你的商业味怎么就这么浓?

    腹诽归腹诽,大家还是决定分别——在香澄和雅典娜的倡议下,似乎理所当然地来了个篝火晚会,地显然是那片草地,中产阶级就是和咱穷人有差别……

    伴着耀眼的火焰,大家都很开心,除了八神庵,还有我。八神庵的原因我不清楚,或许他的性格就是不愿言辞,而我,不管怎样,总能从其他人眼中品出儿离愁来。虽然雅典娜的歌声很美,虽然麦卓的即兴舞蹈很美,虽然……

    后来,事情颇有些算是失控。原由多半是酒的不变神奇,而导火索则是香澄酒量却硬要灌,终于耍起了酒疯,在草地上乱来降破,还美其名曰——写字!然后,椎把他的神龙天舞脚打出来当跳舞,接着King也两眼迷醉地往远处的树枝上打毒蛇击,是表演“枪法”,弄得雅典娜也忍不住拔了些野草,在火堆里燃起火星,配合着使出闪光水晶波,在夜色中发出柔和的彩幻……嗯,看来游戏中的“三式”是没有的了。

    虽然Vice没有亲自“表演”什么,却怂恿椎当了次道具,被麦卓用天国之门绕着大家拖了好几十圈!那飞舞的银色在视线中图画着,煞是好看。不过……虽然麦卓注意了力道,没让椎受伤,但他的衣服……姑且判定是报废了。

    就在他们继续酝酿搞什么花样出来时,中间的篝火突然成了紫焰,微微有爆炸的轻响——这显然是八神庵的杰作。就在大家纷纷看过去时,却只见他的背影,以及空气中飘荡的声音:“机票是明天早上的。”

    于是,大家都各自睡去。我却睡不着,有些因为King不好意思在这种时候来我房间,更多的因为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人难以忘怀。

    舍不得结束啊!

    算了,还是睡吧!筵席,总是为了散而开始的。其实很多让人留恋的事情是不需要记忆的,因为它们在某些时候自然会蹦出来,我也相信这些日子的收获迟早会派上用场。

    不过,要是面对了高尼茨,在三神器和八杰集相碰时,我还能像现在这么自信么……

    ……

    “合冰,你也恢复得算彻底了。我看,也许比受伤前更厉害,这可是雅典娜姐不计得失的结果,你可一定要努力!”

    “放心,King,我这次都没死成,以后更不会怕死。来,走之前亲一个……”

    “哈哈,情不自禁呀,合冰!先好,赛场上姐姐我可不会留情。”

    “……放心,无论这次KOF上发生了什么,结果如何,你都是我的麦卓姐。”

    ……

    “庵哥哥,也许我不该问,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麦卓究竟和你……”

    “香澄,如果你认真看了老宅里的中文记载,就会知道,天国之门是大蛇一族的招式。”

    ……

    “香澄,走吧!到了南镇我给你介绍不知火舞认识……怎么了?你发呆了?刚才八神庵和你了什么?”

    “……啊!没什么。走呀,我们上飞机。”

    ……

    “合冰,八神庵的什么大蛇一族你知道吗?我看你也经常去藤堂家的老宅。”

    “不,我更关心武学书籍。记载嘛……难道有一笼包子在面前你会选择寿司?”

    “你们两个给我快!我的赛前演唱会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