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二章 KOF96初赛

第六十二章 KOF96初赛

    雅典娜的演唱会很成功,毕竟她是职业水准。 .COM但是我却没什么心思听,一方面是因为熟悉而没有神秘,听多了也就有些淡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很担心自己选择的所谓职业——KOF,貌似对现在的我来,连职业的门都没完全进去。

    和椎打个招呼,拿到钥匙,我独自回到雅典娜的家。老人家还在广西调教他的包包,我也能一个人躺在惬意的沙发上睡。

    当他们回来时,已经是傍晚,据是退场时被歌迷们包围,不厌其烦地问了无数关于KOF的问题,而雅典娜也不厌其烦地回答……她永远是那么和善,不仅椎颇为动怒,就连我设身处地地想想也很不爽。不过,看着她微笑的样子,我什么粗话也想不起来了。

    第二天,KOF96正式开赛。据藤堂家的记载,神乐家现在在英国,却把主会场建在日本,难道是预感到会有大破坏?神乐千鹤的心思……算了,不猜了,这样也好。

    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个没听过的队伍,我暗暗高兴着运气不错,还忍不住祝福了一下神乐千鹤,因为只要进了16强就会有奖金,分发给每个队员的——如果不出意外,我终于能赚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笔钱了!

    不过,想赚这钱好象也得劳动——椎又把任务推给了我:“估计又是些外行,合冰,你一个人去得了,我不想又发生什么出手过重的事故。”

    “啊?这个可是决赛阶段呀!”我也更想和真正的高手对手呀!

    “放心,要是你真的输了,还有我呢!”雅典娜这次没猜出我的心思,用美丽的眼睛鼓励着我。

    “那好,不过……能不能给我做儿其他的中国菜?”我讨价还价起来,“那些包子我都吃腻了。”没办法,只要有椎在,我能吃到的东西总是和面食接近,他还美其名曰什么节约为本,统一管理,增加效率……

    我们的比赛是在早上十,当我们到了那我以前所知的场地时,正看见二阶堂红丸在那里给FANS们签名留念——神乐千鹤呀,你也太抠门了吧?连这个场地都雷同?

    “嗨!二阶堂先生,你们赢了?”雅典娜总是第一个展示出她的友好。

    “没办法,对手太弱了。或许今年我的对手只能在队友里找了。”二阶堂红丸故作无奈地理了理头发,“当然,如果能和美丽的麻宫姐对局,我也会认真的。不过,怜香惜玉是我们绅士的本分……”

    “别给自己贴金了。”椎晃着指头过去,“老实交代,你怎么突然会汉语了?”

    “这个嘛……汉语是门博大精深的……”二阶堂红丸沉思起来。

    “还装!”椎握了握拳头。

    “好好好,我声告诉你……”二阶堂红丸对着椎的耳朵,“其实是我新交的女人是学汉语的大学生……”

    真是个本色……我只能某人在我心中的形象有些印证又有些破灭。哎!算了,男人嘛,总有些缺,而且,追女孩子也不算什么缺,只是从雅典娜的脸色看来,这位二阶堂先生的过去的感情忠诚度应该是容易被动摇的那种。

    随意四看了看,那有过一面之缘的草薙京正站在不远处,似乎不喜欢被人包围的感觉,而在他旁边的赤膊的肯定就是大门五郎了,虽然他的样子很是肃穆,却因为那根额头上的传统的丝带让我看不顺眼。

    “好了,我得走了,京他们估计有些不耐烦了。”二阶堂红丸夸张地微笑一下,“祝你们能多多晋级,不过,更希望不要和我们碰面,毕竟我真的不习惯对女生下重手……好了,走了!”

    不习惯下重手,那轻轻的动手动脚就是强项了?带着怀疑的目光,我看向椎,却得到确认的表情:“彻底一个花心色狼。”

    “拳崇,不要随便别人坏话,”雅典娜提醒着,“不过,二阶堂先生嘛,的确有……”着,她也有儿脸红。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有了兴趣,能让雅典娜脸红的事情可不多。

    “你不会日文,不然你可以经常在报纸上看到某名叫红丸的富家公子在其私人住所门口被某青年女性堵住要求给个什么婚姻的承诺或者给孩子个名分什么的,总之就那么回事,格斗界的耻辱之一……”椎看了看雅典娜的脸色,终于凑在我耳边声,“不过,就格斗家而言,倒是个高手。”

    看来,格斗家也不都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呀!

    没过多久,又清了场,作为对手的那三个人也到了。不过,我很大程度上是用路人甲乙丙的待遇看待他们的,不仅因为我压根没听过这些名号,更因为他们的体形一看就知道是摔交类型的,恰巧,我对藤堂流的研究算是最有自信的了。

    “fight!”

    兴许是在场上的人没有什么知名度,加油叫好的声音基本上被观众的所谓声谈论淹没,倒是给雅典娜加油的人叫得比较整齐,不过……现在代表雅典娜队的人是我呀!

    怀着不少无名火,我冲向了对手——荒咬!

    如我所料,他干练地向我的手抓来。可惜,我是学过藤堂流的。错步,侧身,勾手,一气呵成。末了还不忘在那倒地横放的腿上来一脚重踏,“喀!”

    不好,骨折了……我只能无辜地看着地上那忍痛的可怜人儿:“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分寸。”

    在第二局,我稍微清醒了些,哦不,应该是平静了些,没有主动进攻了,只微笑着看着对手。他显然因为我刚才的行为有愤怒——我的是中文,而他们多半是美国的。

    直拳?不是吧?这体型居然是打拳击的!我诧异了一下,一边退步一边封挡。嗯?化拳为爪……结果本质还是摔交的……要摔我可没那么便宜,手上一翻,挣脱开来,同时一个侧身——龙连牙!

    直接飞出场了?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脚,我什么时候这么强了的?

    “fight!”

    没等我关心我造成了什么结果,第三个人已经来了,而且明显比刚才那人更加愤怒。摆拳?勾拳?这人怎么不去参加职业拳击呀?绝对可以青史留名的……一下下避挡着,我一时间还真找不到机会,毕竟人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那出拳速度,简直是身经百战外加不象是赛场而是黑市拳场上培养出来的。

    终于,我一下子避不住被摆着一拳在肋上,略有腾空——真他妈的痛!

    不过,这也让我拉开了两步的距离。我不管了,什么出手轻重,KOF又不是切磋!嗯……还是很痛……

    趁着他扑来一记勾拳,我一矮身,双手架着他的手,整个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一放手——八稚女!

    一爪,二爪,三爪……我似乎明显感觉到狂暴的气息,也许叫嗜血,或者是失掉理智,反正那血肉横飞没让我感到什么不适,不是第一次杀人都会呕吐吗?照我这样抓,他多半活不下来。而且……我竟然没有停止的念头!

    “够了!”我的背心传来一股柔和的感觉,我也终于停了。

    回头,是雅典娜,她的目光让我感到刺痛:“为什么这样?”

    “……不知道,”我垂头看着手上的血迹,甚至还有儿肉屑,“我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