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七章 与雅典娜逛街

第六十七章 与雅典娜逛街

    “雅典娜,我们都还有伤在身,出来逛街真的适合吗?”我们已然出现在了东京的人来人往。 .COM

    “如果是约会,那当然不适合,”雅典娜调皮地笑,但在墨镜与大衣的包裹中仅仅有我才感觉得出来,“但是你觉得像吗?”

    “谁知道呢?”我顺着她的话,“不过,拳崇没有一儿不满,明了你带我出来有正事儿——究竟是什么?”

    “拳崇?”雅典娜有些诧异。

    “不要告诉我不知道他喜欢你。”椎,能帮的我已经帮了……

    雅典娜停住了脚步,盯着自己的脚尖:“……拳崇是认真的吗?很认真吗?”

    “这种话还是你亲自问当事人好些。”我暗叹了口气,“你其实是很倾慕那个作曲家吧?”

    “那又怎么样?人最需要的是有人懂得自己。”雅典娜抬头与我对视,“拳崇是最清楚我的人,是和我最亲的人,但是那不代表他懂得我。而且……我不过是怀着一个梦罢了。”

    “却会让某些人痛苦。”我接着。雅典娜呀……你可能根本不知道吧?这个某些人,一度有我,或许此刻都还有丝隐痛,只不过比起我已经得到的幸福而言,微不足道了。

    “那又怎么样?痛苦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雅典娜得非常潇洒的样子,“我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难道不痛苦?”

    “……算了,逛街!”我从来没有在和雅典娜的唇枪舌战中赢过一次,不禁有些沮丧。

    今天我也戴了回墨镜,也换了身衣服,和雅典娜一起在街上愣是没被人认出来。东拐西扭,雅典娜终于在一家破落的服装店前停住。

    “老板在吗?”拉着我缓步进去,雅典娜的声音仍然不大,这伤看来也不容易呀!

    “在……你是……”从内堂钻出来个老得不轻的男人,年龄……很老,但要具体个年龄,却又不得不往年轻的方向去考虑。

    “上次订做的东西的材料准备好了吗?”雅典娜拉我在前面,“就是这个人,三天能完工吗?”

    老人打量起我来,那双眼似乎很有穿透力,在某些地方有儿像八神庵,但是,显然没有什么威慑力。

    “又是一个苗子。”老人突然发话,“不过,好象是比较偷奸耍滑的那种。三天没问题,到时候我托人送来,还是你们来取?”

    “我来就是了。”雅典娜笑了起来,“偷奸耍滑?比我的评价还要恶劣嘛!”

    “不定他的成就会比你高很多。”老人和雅典娜的对话让我半懂不懂,甚至不算懂,“不过……子,”老人回头看着我,“你的格斗之路如果按部就班的话,死多少次都是应该的。所以,开动头脑也好,耍聪明也好,你这个格斗家得比别人动更多脑子才行。”

    这不是变相我不是材料么?我有些郁闷,但看雅典娜对这老人的尊敬,我还是什么也不了。而且,他的也的确有道理,我靠得最多的就是作弊!

    “好了,你们走吧!我还要做生意。”老人下了逐客令。

    雅典娜很有礼貌地头,拉我离开。

    “他是谁?”我出来没几步就问,难道这老头也不简单?哦不,从他那样子看应该是很不简单!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反正是师傅的老朋友。”雅典娜的眼睛中很是敬佩,“他现在是做衣服的——不是什么老手艺,而是给格斗家做衣服。像我们这些没有家族血液,本身能力也没有出神入化的人,在格斗中不仅要保护自己不受太多的伤,同时也有个美观的问题——你想想,在KOF95里,我被草薙京的大蛇薙打中,如果是普通的衣服,早就被烧没了。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办?”着,她有些脸红了,“而这位老人家可以在衣服中加入特地找来的材料,让衣服能够因为人本身的力量而变得柔韧很多,不易损坏。白了,宝物!呵呵!”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这种能力可不简单!

    “我也不清楚,不过,师傅,这位老先生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对手。”雅典娜有丝崇拜,“仅仅是用最普通的气功而已。那也就意味着,他对力量的运用特别是格斗的经验技巧的掌握完全是一种本能——这是什么样的高手呀!”

    “那么为什么现在他要归隐?”从那老头的口吻我猜他不是个肯真正安分的人。

    “他现在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了,虽然健康得有些匪夷所思。”雅典娜的语调突然感叹起来,“几十年的历史能够书写太多的东西,特别是在那段战争岁月——这是师傅的原话。好了,三天后我陪你来取吧!老先生已经是从一个人的神气中判断什么样式、大、质料适合那人了——不知道到时候你会得到什么样的呢?拳崇当初还为了自己的衣服闹了挺久的。嗯……我们去喝杯咖啡?”

    “啊?”那不真成了约会了?我有些踌躇。

    “给你分析一下今天的比赛。”雅典娜食指戳我,“难道你还以为你魅力很大?”

    “不用这么刻毒吧?”我郁闷地跟上了她。

    “那得怪你不听话。”

    “……”

    虽然不是西餐厅,但我走进这咖啡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起了和高尼茨的碰面——一问才知道,这两家店是连锁的!怪不得这格局,这格调都那么的相似。不过,想到高尼茨,我又有些担心这次KOF来。

    “合冰,今天你的表现不能不好,”稍微抿了一口咖啡,雅典娜便换了张较严肃的脸,“但是,KOF并不是一般的友谊赛,从某种意义上来,称为死亡格斗也不为过,只不过多数的格斗家不愿意随便抹杀生命——也就是,也有的人不会因为是比赛而到即止,甚至因为那场比赛的关系,在很多人眼里,你就是这种人,而举个别的例子……怒加,他就是一个沉迷与追求力量的人,所谓的弱者的死活在他眼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我不会走那条路的。”我赶紧表明态度,而我也确实不会傻到效仿那种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雅典娜摆摆手,端起咖啡,“你的路总是你自己走出来的,我没有资格干涉。我只是提醒你,在高手面前,你还是个弱者,不要因为今天饿狼队的人友善就认为格斗界一片美好。八神先生的警告也可以针对你。在格斗家的历史中,场下亲兄弟,场上不犹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不拿King姐姐做例子——你愿意死在你麦卓姐的手上吗?”

    “我知道,我也常常为此害怕。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学会保存自己。不要以为不在乎生死可以快速提高就真催眠自己是不死鸟,尤莉打伤你,我会救你,哪怕我会付出代价;但要是是真正的高手打伤你,我只会在你的忌辰记得为你扫墓,因为那不是我能救的了。”雅典娜一副到做到的口气,“所谓最概率的事件总是发生在最关键的时刻——那不过是中的安排而已。不管世界上有没有什么神,幸运都不可能降临到不珍惜自己的人头上。记住,武道是一辈子的事情,而生命,只有一次。”完,雅典娜又喝了口咖啡。

    “……我知道了。”不得不承认,雅典娜的话对我非常震动,这可是“神医”的金玉良言。但是,King呢?我和King能等多久?人对未知的烦恼总是想象力丰富的,而我现在恰好很有胡思乱想的条件。

    梭哈,还是不梭?这是个问题!

    不过首先,我问了个憋了一阵的问题:“雅典娜,那老头我得偷奸耍滑,你比对你的评价还恶劣,也就是,对你的评价也很有意思了?告诉我,是什么?”

    “秘密!”雅典娜飞快而斩钉截铁地。;